无垢仙

第319章 南域

字体:16+-

第319章 南域

他怎么会不知晓,不过他很快便明了,也许是无妄海的原因,被传送到了这个地方。

“这尼玛也传的太远了吧!”

韩凡顿时有些狂暴了起来,显然自己被这两个字给震的相当不轻,顿时小脸简直比哭的还要难看。

“南域可是一片荒芜的区域,并不像是西域、东域和北域一样。”

他的小脸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这里的危险程度远超其他区域,就连圣地都不愿意在这里过多的停留,这里也算得上是那些得罪了大势力的人逃到此地的最佳打算,这也更加说明了此地的危险,有着很大一部分区域是无人管辖的存在。

但是在南域之中,有着十个超级大的势力,这些都是近百年来新生的势力,但是就是这几百年的时间,已经庞大到连圣地与远古世家都是没有办法轻易消灭的存在。

那里都是聚集着一群强大无比的存在。

“这要怎么回西域?”

韩凡连忙问道,自己还要回去找小白他们,南域的距离可比西域与东域相差了甚远,中间有个一望无际,极其遥远的沙漠,盆地,就算是他恐怕也要十年的左右来跨越。

“在黑水城中有着通向各域的传送阵。”

大牛前辈缓缓起身,走向了小草屋,现在他的情绪已经变得十分安静,韩凡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灵气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黑水城?”

韩凡露出了疑问的表情,他对于南域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仅仅知道了这个南域有着十个超级大的势力,分布在各个地域,而且这里极度的危险,就算他现在有了天魂境七重的修为,那也不是很安全,这里有着融灵境修为的亡命徒多的数不过来,自己现在面对融灵境倒是不惧,打不过就跑,倘若遇到比融灵境还强大的存在,那岂不是.......

“不错,黑水城是整个南域最为疯狂的地域,那里有着你难以想象的人物,但是如果你支付足够的源是可以通过那里的传送阵回到其他的域,这是黑水城的规定。”

大牛轻轻的抚摸着小草屋之上的木桩,嘴角划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那黑水城在什么方位?”

韩凡听到这里,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既然有着传送阵,那就是相当的好了,不过这跨越两域所花费的源应该不是小数目。

“很近,在此西行一百万里便到了。”

大牛前辈说着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在韩凡的耳中,却嗡嗡作响。

“一百万里!”

韩凡顿时不想理他,一百万里算是近的吗?就算是他也要飞上许久,而且这里充斥着未知的危险。

“很远吗?”

大牛前辈看着韩凡的表情,表示很疑惑,不过是一百万里而已,短短几日他便可以飞到。

“不远不远。”

韩凡连忙摇头,表示不远,但是内心却有点小狂躁起来。

“这里有着千斤源,是我当初的积蓄,送给你了。”

大牛前辈大手一挥,地面上顿时出现了闪瞎韩凡双眼的源光,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别提有多么的亮眼,就算是韩凡也被这其中的光芒给刺的眼睛仿佛是瞎了一般。

“多谢前辈!”

韩凡也不是矫情的人,既然都开口送了,那什么委婉的话也就不用说了,道了一句感谢之后,他便将这些源给收了回来,距离十万斤的源,目标又更加的近了一步。

大牛前辈看到韩凡这么利索的收起了源,就连他嘴角都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直到这个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托付的人是不是错了,这倒霉孩子是不知道什么叫委婉吗?

不过他也没有辙,就算眼前的少年再怎么样,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将东西托付了给他,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你还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下面村镇的人都陆续的过来了。”

大牛前辈摆了摆手说道,示意韩凡还有什么问题赶紧说出来。

韩凡听到这个略微有些沉默了起来,语气略微沉道:“前辈可知晓天源神体所受到的诅咒?”

“知晓。”

“您可对于这个知晓多少?”

韩凡连忙询问道,眼前的大牛前辈应该是有着很多的见闻,也许比他知道的还要多。

“千万年来都没有天源神体出现,这个体质在几万年前便已经被诅咒,天源神体一生都无法突破融灵境,在天魂境九重的大关出现的时候,天地会降下最为可怕的天劫,大能在那天劫的面前都会成为一杯黄土,更别说是还未踏入融灵境的天源神体,必定是一个将死的局面,没有逃生的可能。”

“不过,这等神体一旦突破到融灵境,那便是真正的小成,同境界内鲜有敌手。”

他面露怅惘的神色,感慨不已的说道,这等神体要是在神话时代之前,是每个圣地与远古世家所争夺的对象,一旦成长起来,日后可是媲美于帝境的存在,能与大帝叫板,这可不是说说,而是真的有着这等战力,十分的不凡。

“那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

韩凡急切的说道,他现在对于自己能否突破到融灵境还是一个未知,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去打破这个诅咒,一旦自己要突破融灵境,那降下的天劫,就凭借他的修为,就是一个身消道陨的下场,绝无他二的活法,就算体内拥有的神物恐怕都无法阻挡。

“不知,并未对这个神体具体了解过。”

他对韩凡说着实话,毕竟这种体质在现在已经快几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没有人去具体了解过,仅仅是从远古的遗迹中,各个远古世家的记载中有着这神体的略微详细的介绍,而他不过这些岁月,哪会去了解天源神体,毕竟古来也没有多少,不超十尊。

“那前辈可知道有办法破解这个诅咒吗?”

韩凡听完,脸色微微暗淡了下来,眼前的人恐怕来头十分的大,甚至是姬族的嫡系,可是就连他都对这个天源神体了解的实在是甚少。

现在只有人能够记得有着这么一尊神体,但是却不知具体如何,又有了这绝对无法突破的诅咒,对这天源神体执着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不知,恐就算是许多老古董都不知,极少有人能够活几万年,就算是大成的天源神体也只有一万年的寿命。”

“不过你也不要气馁,万物自由定数,该到时候了,那边到时候了,切勿着急.......”大牛前辈顿时说了一堆话,可是在韩凡的耳中却不懂什么意思。

“多谢前辈。”

韩凡弯腰双手放在前方摆做行礼,今日他可是解决了自己内心的一些疑惑,而又赠送了自己这么多的源,这个人情可谓不重。

“你且去吧,时候不早了。”

他淡然的说道,他感知到了山脚下越来越多的村名向着这里聚集而来,是时候让这个少年离开了。

韩凡点了点头,行了大礼之后,刚欲转身,似乎想到了什么,“前辈,为何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

大牛前辈轻轻的挥舞着双臂,一股轻柔的灵气自韩凡下身而起,他被那股柔和的灵气给渐渐的托了起来,缓缓的飞向了天空之中。

“之前你不是已经知晓了,这里就是我的归宿,好了,快走吧。”

说罢,他双手微微一扇,韩凡的整个人身形,便是瞬间飞了出去。

“前辈!”

韩凡还有着想要询问的东西,为何他之前会有着那样的模样,可是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化成了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瓜娃子,你看那里有流光飞过!”

山脚下,一个梳着朝天辫的小男童,抓着身旁的另外一名孩童十分激动的说道。而那个孩童却很淡然的说:“不就是流光吗?以后我给你看天降陨石!”

“吹,你接着吹!”

“哼,你这是在怀疑未来的无上!”

“得嘞,你要是无上,那我就是超级无上!”

“行,走着瞧!”

“行!”

两个孩童正在吹胡子瞪眼的同时,那些村民们发现身前的屏障顿时炸裂了开来,化成了漫天的光辉,投射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快去看看大牛,他有没有出事。”

有的人急切的说道,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手中提着刚农耕完的锄头,之前他老鬼、老张他们说村镇里来了一个小仙人,去见了大牛,他们这伙人生怕大牛出什么事情,便是立马赶了过来。刚在五里之外便听到了雷鸣般的响声,就连地面都在震动,惊的他们刚准备逃离,但是一想到了大牛平日里对他们的照顾,便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

如果是张大爷带来的小仙人出的手,就算是拼了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命也要将他救下来。

“对,快走,大牛哥可不能让假仙人给祸害了!”

“快快!”

一村子的许多的开始急切了起来,拼命的向着山头之上而去。

然而,他们到了山头之后,并没有看到什么小仙长,只有大牛一个人坐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之上,遥遥的望着天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牛哥,你没事吧!”

张三看到大牛之后,马不停蹄的冲了过来,手持着杀猪刀,一幅要干天下人的模样。

“没事,你拿着切菜刀作甚?”

“还有你李四,你把手中的锄头快放下.......”

大牛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些人,内心微微一暖,本以为他们来到这个地方,是为了那个少年而来,但是看来,全都是来找他的。

“你们来这里作甚?”

大牛一幅不懂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淳朴。

“听张大爷他们说了,你这里来了一个小仙长,他可在这里?”

张三将手中的杀猪刀放了下来之后,刚刚热血的心渐渐的落了下来,小心的对大牛说道,生怕那个什么小仙人从哪里冒出来,将他给喀嚓了。

“他已经走了。”

大牛指了指天边。

“呼,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大牛哥,那个小仙人有没有欺负你,看我拿杀猪刀砍他个千万刀。”

张三恶狠狠的说道,听说韩凡走了之后,他的本性又开始冒了出来,一幅天下无敌的模样。

大牛看到他的这幅模样,倒是有些哭笑不得,开玩笑的说道:“就算来一千万个你也是打不过他的。”

“胡说,我的杀猪刀可厉害着呢!”

张三朝着地面之上的石头,不断的磨着刀,一幅蓄势代发的模样。而就在这个时候,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十分苍老的声音,让张三手中的刀顿时一抖,差点将他的脚给劈成了两半。

“小三,你且退下。”

就在远处的老村长拄着拐棍,向着这个地方缓缓的走来,也许是因为年纪实在是过大,走路都有些不平稳,看起来摇摇晃晃的,他的身旁是一名看起来十分沧桑的孙老头,走到近前之后,他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

“村长。”

大牛对着老村长行着礼节。

紧接着大牛看到孙老头之后,更是行了跪拜之礼,“父亲。”

孙老头听到这个称呼之后,脸上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这个大牛似乎与以前不同了,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十分的缥缈,他陡然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说道:“你恢复记忆了?”其他大伙一听,也都是面露惊讶的神色,同时内心有些忐忑了起来,虽然这些年来,他们没有明说,但是知道大牛的来历绝对是非凡的,可能也是修仙的人,只不过是受了点伤,导致他的记忆受损,而如今,他的记忆要是真的恢复了,那他岂不是要离开了这里。

大牛微微一愣,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了。”他事到如今再隐瞒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早点让村民们知道的比较好。

突然,原本叽叽喳喳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略微低着头,有些人则是略微伤感,而有的人却是十分的开心。

“太好了,大牛哥你记忆恢复了啊!”

张三兴奋的手舞足蹈,平时大牛与他的关系属于相当不错,自己毅然将他当做自己的大哥看待。

可是,却有人在他身旁捏了他的腰子,让他当即吃痛,但是看到是谁之后,刚欲想要说什么话的他却是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怂到了一边。

那人正是张三的娘子,虽然他长得并不算英俊,但是他的娘子却是出奇的水灵,她在别人的眼里如同仙子一般温和,但是却在张三的眼里看来如同母夜叉一般,让他十分的生畏,不敢有什么丝毫的造次。

“你给我一边呆着去。”

甄水月一脸恶狠狠的说道,不过模样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凶煞,反而多了几分可爱。

“是是是。”

张三连忙应和,躲在了李四的后边。

就在这个时候,孙老头看着眼前的大牛,却仿佛不认识一般,此刻的他有着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的感觉。

“你恢复了记忆,打算何时离开这里。”

不过在片刻之后,孙老头便是豁然了,大牛已经帮助了他们太多太多,而他从来不奢求任何的回报,就在他的女儿在突然的死去之后,大牛更是变得沉默寡言,但是对于大伙的请求,他丝毫没有退缩,反而是一个一个的去解决了。

事到如今,大牛离开这里也许是天意吧。众人也是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不知道大牛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真的要离开这里吗?

“为何要离开,父亲您不喜我在这里吗?”

大牛微微一愣,看出了孙老头内心的担忧,但是他的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一脸的惊讶。

“不是,你不是恢复了记忆吗?”

孙老头也是一时语塞,但还是将内心的话给说了出来。

“对呀。”

大牛一脸老实的说道,眼神之中有着十分明亮的光芒,仿佛是初升的太阳照射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那你不打算离开这里?回到你真正的家?”

孙老头此刻的眼神略微的期待了起来,在他与自己的女儿和他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是他老人家这一生最为快乐的事情。

可是天来横祸,女儿却不知因何原因,死在了一处山头之上,那时候没有人在旁边,却留下了她的衣衫以及一些血迹。而村里人都是以为是深山里的猛虎所为,那一日他们就变了。

从那之后,大牛一直将自己锁在了这一片山头之上,久而久之便成了他的居所。

“对呀,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为何要离开,我走了谁照顾您老。”

就当大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顿时放松了一口气,有的人脸上甚至是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而那些孩童更是雀跃了起来,围绕着大牛跑了起来。

“你已经出来几十年了,你的家里岂不着急?”

孙老头听到大牛的话语,一直板着的脸上,久违的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家里人知道我没有事情,所以您不必担忧了,而且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地方。”

大牛说出了实情,自己来自遥远的地方,恐怕普通人走一生都是走不完,而家里有感应他没有死去的手段,所以不必担忧。

“天哪,大牛哥难不成你真的是来自仙界,是那里的仙人吗?”

一旁的张三再也忍不住了,顿时惊呼了起来,看向大牛的眼神都有了丝丝变化,与之前的略微不同,多了一分尊敬,敬畏。

“我们只不过是在路途之上罢了,只能算是做修仙之人。”大牛摇了摇头说道,他并不是什么仙人,只不过是在修仙的路途之上罢了。

“修仙的路途?”

村子内的人都是一脸好奇宝宝,坐在了一旁听着大牛的讲解,每一个人脸上都充斥着希翼的神色。

当他们听到了大牛说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之后,更是惊呼了不得。

许久之后,大牛将修行的事情便是告诉村镇内的人,将修行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们。

“大牛叔叔,那我们可以修行吗?”

就在他的大腿胖,梳着朝天辫的男童,扒在了大牛的小腿之上,一脸的童真,眼神十分的清澈。

“当然可以,而且你的资质十分的不凡,未来成就不可想象。”

大牛摸了摸男童的头,一脸温和的笑意。同时他的内心也是略微吃惊,这个孩童体内似乎有着别样的血脉,与人族有什么不同的气息。

看来这个村镇的也许有什么不同,否则仅仅是如此淳朴的人,在面对修行者的时候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虽然修行者很少斩杀普通人,这会增加他们诞生心魔的机会,易导致道心不稳,而那些丧心病狂,专修邪道的人,而是以杀普通人来增强,而这些人恰恰就是在南域之中。

所以,他准备将自己的所学传授给他们,让他们踏上修仙之路,好在南域也有自保的能。

“真的吗?”

男童听到了大牛叔的肯定答复之后,更是激动的跳了起来,跑到了另外一旁的男童面前,十分得意的说道:“瓜娃子,听到了没,我以后可是可以飞天遁地......”

就在他一直向那个瓜娃子炫耀的时候,那个瓜娃子却安静了下来,但是小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仿佛十分的不甘心,豆粒般大的眼泪在他的眼眶不断的打滚,仿佛要随时掉出来一般。

“大牛叔叔,我也可以修行吗?”

瓜娃子眼眶微微有些通红,大眼睛中充满了忐忑。

“当然可以。”大牛一脸笑意的摸着瓜娃子的头,而内心再次震惊了起来,这瓜娃子体内似乎蕴藏的东西比雷娃子还要强大,隐藏的极为深刻,如果不是他的修为通天,恐怕是根本察觉不到。

“真的吗?”

瓜娃子顿时喜极而泣,变得无比开心。

“真的,骗你是小狗。”

大牛与他们的关系一如既往,丝毫没有因为恢复了记忆而有所改变。

“雷大头你听到没,我也是可以修行的!”

瓜娃子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