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308章 吞魔(4)

字体:16+-

第308章 吞魔(4)

“滚开!”

太上长老怒吼着,在他体内有种气息正在不断的乱撞,而那原本与他渐渐融合的兽核,变得极其狂暴,全力抵抗着。

而同时,那种精神上的百倍痛感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使他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噗”

他们瞬间变成了血人,由于剧烈的疼痛,身体各处的经脉纹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杂乱不堪,错综复杂。

“轰”

有着一名最为虚弱的长老不堪任何这等疼痛,轰然炸碎了开来,彻底的死去。

他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死亡,为何融灵的过程会被打断,这不是绝对的领域吗?

难不成这个少年并非是天魂境,而是融灵境吗?

不过,没有人替他解答疑惑,就这么随风而去。

就在他爆碎的一瞬间,本打算六人和为一体,现在却暴躁了起来,一人断,则众人断。

“噗拉”

一团又一团血液从天地之间迸发而出,刹那间,这片空间充斥了血腥的味道。

他们的肉身如同烟花爆竹一样,不断的发出了噗拉的声音,其体内的血液如同瀑布一样向流动。

同时,在他们的身前,渐渐出现了韩凡的虚影,如同分身一般。他双手结印,太极图浮现其中,向着其中三名长老碾压过去。

顷刻间,三名资质十分古老的长老,瞬间爆成了血雾,让其他的长老见到这个景象,更是无比的惊骇,这个少年究竟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门主还未赶来吗?”

太上长老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由于体内的血液精华不断的流逝,自身的气息渐渐的变得萎靡了起来,纵然他是天魂境九重的修为,这样耗下去,迟早也是死。

同时,心中充满乐悲凉,如今他们只能成为别人宰割的鱼肉,这对于他来说简直难以想象。

他们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生死,将普通人当做血食,供他们吞噬,而如今,这个身份调转了过来,他们成为了这个少年的鱼肉,任其宰割。

“这个少年如同战神一般,不可战胜,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能够培养出这等天纵少年,恐怕比之门主年轻时候还要强盛许多。”

“我撑不住了,要炸了!”

其中一名长老相继其他三人之后,也陨落在了韩凡的手中,丝毫没有悬念,现在的他可不是天魂境七重能够抵挡的存在。

“咔嚓”

那之外的灵圈在四人的陨落之下,变得脆弱不堪,轰然爆碎了开来。

现在的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去融合兽灵,能够在这个少年手下坚持一段时间就是一段时间,等到门主来,翻手便能将其镇压。

融灵境与天魂境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的修为,两者的境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一名普通的融灵境修行者在面对十名天魂境九重的修行者,翻手便能镇压,两者的道相差甚远。

“跑啊,这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远处的御兽门弟子惊恐的叫喊着,在他们眼中那一直不可一世,主宰他人生死的长老们,此刻却如同一只小鸡一样,任那个少年揉捏,如果换做是他们,恐怕片刻之间便会成为灰烬,全部想要逃离此地。

“快点将传送法阵开启!”

众多弟子焦急的说道,想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不是已经被外门的长老封锁了吗?”

有的弟子窃窃私语,脸上焦急无比,这个地方与外门相距甚远,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外门一概不知,现在他们也不可能通报外界,来增援他们。

“放心吧,你们也会和你们的长老一样去的。”

韩凡冷漠的看着他们,展开双臂,如同鲲鹏一般,速度快到了极致,在其手臂之处那灵气幻化成了两道极为锋利的剑刃,背后的白莲花绽放出了极为闪耀的光芒。

“我于杀戮之中绽放。”

韩凡平静的说道,随后脚底上升腾起了一朵又一朵白莲花,十分的纯净,而那些白莲花在御兽门的弟子们眼中看来,却是夺命的东西,他们就在接触白莲花一刻之后,全身顿时干瘪无比,体内的精气神全部被吸收而光。

“竖子,我和你拼了!”

其中一名被韩凡盯上的长老,眼看无法逃脱,面露凶狠之色,打算与韩凡同归于尽。

本来他们在施展了魔种之后,自身的灵气变低了许多,气息也随之变得萎靡,现在又和兽灵融合失败,现在的他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气息并没有增强,反而十分的萎靡,恐怕现在就算是来一名天魂境五重的修行者都能将其斩杀。

更别说现在如同魔王般的韩凡,更是无法阻挡的存在。

“噗”

他体内的灵气与魔种相互融合在了一起,将能量压缩到了一个极致的点,向着韩凡冲了过来。

“疯子,别想拉着我下去!”

剩余的四人看着他这般拼命,竟然想要与这个少年同归于尽,当即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天魂境八重的修行者自爆,那产生的能量风暴可不是他们能够轻易阻挡的,如果正面挨上了他的爆炸能量,恐怕自己还没有被韩凡打死,就被他给炸死了。

“想要自爆吗?”

韩凡天眼看中了他的意图,体内的能量变得狂暴无比,凝聚到了一点,向着韩凡冲了过来。

“轰隆隆!”

在接触韩凡百丈的时候,轰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他无法接近韩凡,奋力一搏还是无法追上韩凡,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无奈只好在距离百丈的范围内自爆。

“疯子!”

太上长老脸色铁青,全力阻挡着这能量风暴,原本草色清新,多河流水泽,一片人间仙境的御兽门顿时发生了惊天的爆炸,而下方的成堆的御兽门弟子在这张爆炸之中,彻底的化成了劫灰,形神俱灭,就连神魂也消灭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轰隆隆”、“轰隆隆”.......

爆炸持续了许久,这片地区发生了恐怖的能量波动。

一片山头之上,乱石堆内,韩凡探出了双手,将四周的乱石给推开,“咳咳,还真狠啊。”

韩凡距离他的爆炸最为接近,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创伤,整个双臂之上布满了血液,看起来十分的凄惨,看起来极为的狼狈。

他化为了一道流光,瞬间冲了出去,寻找着剩余的长老们的位置,恐怕这个爆炸将他们震荡的不轻,应该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哈哈哈,你也有现在这样狼狈的模样。”

突然,在韩凡的不远处,其中身穿一身白衣的老道,看到了韩凡这个狼狈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肆无忌惮,似乎在宣泄着内心的不忿。

“笑个屁!”

韩凡还未等他接着说什么,便一拳轰了上去,转眼之间便化成了血雾,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轰”

之后,从一处瓦砾之中冲出了一道抛头垢面的老道,一脸阴霾的看着韩凡,气息萎靡到了极点,在看到了韩凡身上的伤势之后,更是十分的开心,总算是让这个小子受伤了。

紧接着,剩余的几人从底下冲了上来,模样与之前比并没有什么差别,因为已经到达了最凄惨的顶点。

“就剩你们三人了,一起上把。”

韩凡此刻战意充斥着全身,体内流淌的血液然他愈发的强大,气息也比之前拔高了一筹。

而他现在的状态变得越发的旺盛,愈战愈勇,这便是天源神体,一生为战。

“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少年!为什么!天啊!”

一名长老崩溃的叫喊道,此刻的他就连一丝逃跑的欲望都没有了,他无力的跪在了空中,扬天长望。

这个少年为什么受到了如此重的伤势,却依然笑的那么开心,为什么身上的气息没有半分的萎靡,反而愈发的强大了!

“他是天源神体!”

太上长老此刻突然叫了出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内,又一神体出现在了中央帝界,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但是自从知道了是天源神体之后,便很少再有人继续关注,因为天源神体的诅咒无法使得他变得更强。

“竟然是这种神体,难怪,难怪!”

那名崩溃的长老,睁大了眼睛,不断的喃喃道,难怪这个少年能够如此的强大。

因为他是“天源神体”,就连天都无法容下的体质。

“你注定一辈子就是天魂境!”

“哈哈哈!”

他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似乎在临死之前恶心一下韩凡十分的舒畅,这个少年再如何的变态,他的一生也就止步于此了。

“这个你就没有必要担忧了。”

韩凡一个瞬身,星尘电戟轰然将其洞穿,将他钉在了满目疮痍的大地之上。

“哈哈,门主会为我等报仇,你一生注定如此,王氏一族不会放过你!”

那距离韩凡稍微近一点的长老,看到他将那人斩杀过后,便冲向了他,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他放弃了挣扎,融合兽灵的后遗症十分的巨大,一旦失败,之后的境界便会跌倒灵海境,而且一生也就止步于此了,如果能够融合,修为会有短暂的提升,而且修行的速度是之前的数倍,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如今他们赌上了自己的一生的模样,还是被这个少年用某种手段给攻破了,这简直闻所未闻,从未听到过。

“轰”

他嘴角狰狞的笑着,在韩凡接近的一瞬间,相继引爆了自己体内的魔种。

“还来!”

韩凡当即向后极速的倒退,就算他的神体再如何的逆天,也是无法再继续承受这等爆炸,动辄就是方圆十数里轰成了废墟,恐怕就算是他也无法这么轻易的逃脱。

许久,两道看起来十分凄惨的身影呈现对抗的局面,他们静静的对立望着。

“你还想要反抗吗?”

转眼之间,十名长老,仅仅只剩下太上长老一人,苦苦支撑着韩凡的攻击。

现在也只有他有着和韩凡一战之力,但是自从韩凡受伤之后,变得越发狂暴,而他也是在苦苦支撑。

“你就是为那死去的普通人对我御兽门出手的吗!”

太上长老手持紫金锤,阴沉的看着韩凡,他之前一直在留手,融灵也是半融,所以对于他的自身并没有过多的影响。

“单单是这个理由,你们御兽门已经可以灭门上百回了!”

韩凡冷眼的看着他,内心可是震怒无比,这些人为了培养黑狱虎竟然会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如果真的有地狱的话,这些人死后也会受到永无止尽的惩罚。

数百万人的灵魂,数十万的灵兽冤魂,向谁倾诉,难道他们就因为弱就可以谈笑之间,便可以抛之一边吗?

韩凡从来不是什么圣人,斩杀恶人,必先成比其还要恶的人!

“上路吧。”

他双拳汇聚出了无法想象的能量,轰然的向太上长老砸去,一条狂暴的雷龙,转瞬之间便冲到了太上长老的面前。

而太上长老将紫金锤祭放与自己的面前,抵挡着韩凡的恐怖攻击力,正当他感觉自身要陨落的时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无比狂喜。

他大喊道:“门主,救我!”

“住手!”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十分平静的声音,同时携带着无尽的恐怖气息,向着韩凡压制而来。

“哼!”

韩凡面色一狠,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

“啊”

雷龙瞬间穿透了太上长老的整个胸膛,让其化成了灰,随着风落在了天地之间。

此刻的他,有着无尽的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察觉到这个少年如此恐怖,为何不早一点去通知门主,此地与门主闭关的地方相距数百里,就算老七飞上也需要半天,而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连半天的时间都无法支撑,便全部死在了这个少年的手中。

远处,一道恐怖的身影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韩凡身后的不远处。

“你可是想要将我御兽门灭门的人?”

那道身影,周身有着朦胧的气息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