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230章 阴火

字体:16+-

第230章 阴火

希雨在与韩凡愉快的交谈时候,在一处房屋之间,一名男子却迟迟不肯入睡,仿佛心神不宁,不断的蜷缩着身体,嘴中一直喃喃的说道:“那个小子和希雨是什么关系?!”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但是对于韩凡来说却十分的安心。

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显然十分的疲惫,身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加上喝了这么多的佳酿,很快便醉了去。

希雨看着已经睡去的韩凡,发自内心的笑着,嘴中喃喃着,“幸好你还活着。”

“没想到他是你的熟人,你们是什么关系?不会是男女朋友吧?不会吧,你这老牛吃嫩草啊!”

正当希雨要将韩凡放在腿间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让她全身一个激灵。

幕的转过头来,看着一名男子正在用着别样的目光看着她。

这个嘴欠的人正是许飞,没想到他竟然醒了。

听到许飞的话,希雨原本泛着红晕的脸颊一瞬间全红,低下了头,显然被许飞的话弄的有些不好意思。

然而正当许飞还要再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原本害羞的希雨瞬间变脸,原本黑色的瞳孔顺间变的血红,充满了野性。

许飞一瞬间,全身汗毛倒竖,犹如被母老虎盯着一般,让他脊背发凉。

刚欲说出的话,硬生生的给他吐了回来。

“你......慢慢赏月,我去睡了!”

许飞一瞬间一溜烟的躲在了后方,透过缝隙看着韩凡等人显然自己被原本乖乖女模样的希雨给吓到了,但是也不能让韩凡被这个母老虎给吃了。

没想到这个少女也不是什么善茬,看起来修为已经到达了天魂境一重,但是那一股阴寒的气息让他心悸。

这韩黑认识的女子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比如他的姐姐,这一段时间修为在爷爷的指导下,突飞猛进,就快摸到融灵境了,恐怖至极。

相比之下,他和李威以及其他的大寇之子,就是一个混子,在这些变态面前,还是把天骄的称呼收起来吧,免得被人啪啪打脸,那可是受不了。

望着躲起来的许飞,原本冰冷气质的希雨渐渐恢复了原本点模样。

回想起许飞说的话,倒是有些小小的雀跃,但是却没有再做其他动作。

她转过头来,朝着躲在暗处的许飞淡淡的说道:“你将他送到**去休息。”

话音刚落,她的身形便消失在这里,朝着一方快速的飞了过去。

在希雨离开之后,许飞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欲去将韩凡带到房间休息。

便看到韩黑这一小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许飞一个激灵。

“卧槽,韩黑你没醉啊!”

许飞顿时张口芬芳,便看到他正在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破坏了他的好事一样。

但是他还是拍了拍衣袖,一脸严肃的看着许飞。

“说吧,你们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

他走到了许飞的身旁,缓缓的说道。

之前是因为有着外人在这里,他感觉到许飞在隐瞒着什么事情。

要不然以许飞这个混子模样,是不可能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有着什么其他的事情。

望着询问自己的韩凡,许飞无奈的摊了摊手,他也不打算隐瞒他。

“不错,我们来这里是爷爷秘密说的,就算是其他人也不知道,原本是千花姐来这里,但是千花姐还在闭关中,所以由我们来这打探消息。”

“什么消息?”韩凡疑惑的问道,能让大能秘密行事的看来不是简单的事情。

他们也不会是来打探源师的下落的吧,但是这也不算是秘辛,人人都知道有疑似源师的怪物出现在音山附近。

“阴火”

许飞缓缓的开口道,且异常的郑重,显然十分的重视。

韩凡有些摸不着头脑,询问道:“什么是阴火?”

莫不是他所知道那种阴火?只有存在于死者世界的火焰,这种火焰也只是传说,还没有人见过死后的世界。

那不是他们所能触及的存在,没有人能够逃离出这个轮回之中。

“是火又不是火,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爷爷就是让我来这里先打探打探,说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来这里搜寻了几个月一边找你一边找阴火,但是一直没有一丁点消息,之后根据一个线人,听说这里有着阴火的消息,所以来这里,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了。”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四周没有外人,说道:“小白呢?怎么不见它?”

说完就朝着韩凡的怀中看去,平时小白最喜欢呆在这个地方。

韩凡有些落寞的说道,“走散了。”

许飞抬手动作一愣,他刚准备拿出灵丹,来引诱小白出来。

“走散了?!”

他震惊的说道,显然有些不可相信。

“嗯。”

韩凡点了点头,示意这个是事实。

“不会吧,平时它不是在你怀里吗?怎么会走丢了?”

许飞有些傻眼的说道,小白这等神奇的灵兽被任何一方得到都是无法预估的价值,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小白这个灵兽,未知永远是最为珍稀,何况他们相处了有些感情。

韩凡此刻脸色则阴沉了下来,牙缝之间有着咯吱的声音传出,显然他十分的愤怒。

“姬族的长老,将我们打散了......”

韩凡将来到这里的遭遇说给了许飞听,但是阿瓦隆的事情并没有说出来,那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是一方净土,如果走漏漏了风声,将会受到何等的风险,他不敢去赌,现在他好歹是阿瓦隆的王。

他随便说了其他遭遇,以及对那背胖子道士的锅,咬牙切齿。

“坑爹呢,又是那个死胖子?”

许飞顿时跳了起来,显然十分的愤慨,他当即说了别的事情,全是那个胖子道士的锅。

“这么说你是来找源师的踪迹?”许飞有些托了托下巴,陷入了沉思。

现在源师的踪迹可是每一个种族都向得到的,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疯狂。

然而韩凡一个人想进入这个疯狂漩涡,实在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