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152章 望月山

字体:16+-

第152章 望月山

“什么?被人捷足先登了是什么意思?”

韩凡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难不成这里的宝贝被人给提前拿走了?

同样,南宫千花脸色微变,这个地方似乎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怎么会被其他人给捷足先登了?

“上面写了什么?”南宫千花急忙询问道,她对远古符文了解一二,但远没有心月狐那般精通。

心月狐咬牙切齿,双眼冒火,道:“被一个道士给挖空了。”

“不会是他吧?”

“没错,就是他!他的造诣比我还要深。”

韩凡与许飞两人一头雾水,她们在说谁啊?

“千花姐,你们到底说的是谁啊?”许飞一脸懵比的询问道,他怎么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南宫千花望着天空,道:“观德道士”

“竟然是他?!”许飞顿时惊得跳了起来,随后怂拉着脸,无奈道:“那完了,他到过的地方宝贝基本挖空,怪不得我感觉这个青石上的符文有些眼熟。”

“这是什么?”韩凡询问道,他的修为竟然连这一大块青石一道裂纹都未曾出现。

“这是一种域,光靠蛮力是解不开的,而且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效用。”

“每次他留下这个符文,总会让一些人暴跳如雷,便会疯狂的攻击这个青石,却砸不开。”

心月狐无奈道,这个隐秘的地方,都被他给捷足先登,看来这里的机缘与她无缘。

“这货拿了东西还这么嚣张?没人抓到他吗?”韩凡傻眼了,怎么听这个道士这么贱呢?

心月狐摇了摇头,道:“有几次差点抓住,但是还是让他给跑了,他的场域造诣不低,竟然能在众强者眼皮底下溜走。”

“那不就是没抓到嘛。”韩凡犀利的补了一句,同时对这个道士有了兴趣。

随后脸色拉了下来,那他们这次不是白跑一趟了。

“那我们这次就是过来逛了一下?”韩凡黑着脸说道。

“不是说这个地方必须要神体的血液才能开启吗?难道这个道士他也是神体?”韩凡又询问道。

“这个并不知晓,他的来历没有查出来,他彷佛就是处在黑暗之中一样,让人琢磨不透。”

心月狐无奈的摊了摊手,刚欲回头,突然又惊异了起来,道:“为何这里灵药这么多?按照他的性格不可能留下这么的灵药。”

“对啊,以他一毛不拔的性格,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许飞眼神一亮,拍了拍手。

“这里肯定还留下了什么!”

“那这里的门道找到了吗?”韩凡听闻一喜,这里恐怕还有什么重宝存在。

心月狐微微一笑,指了指远处的四座人面雕像,道:“那就是。”

众人来到这四座人面雕像处,许飞疑惑道:“门道在哪?”

“就在脚下。”

他们循声望了望下面,不明所以,这里有什么门道?

“韩凡,挤出一滴精血,滴在人面雕像之上。”

闻言,他立马祭出一滴精血拍在了人面雕像之上,同一时间,心月狐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突然,地面渐渐浮现出莹莹之光,将韩凡等人包裹在其中。

而这股气息众人十分熟悉,这居然是一处传送阵,难怪众人寻找了半天。

顿时,周围的景象再次发生了改变,原本的原始森林,消失不见。

放眼望去,山势起伏,缭绕雾霭,前方灵鸟雀跃,周围的山势并不算险峻,反而十分的有规律,云蒸霞蔚。

韩凡他们行走在林荫小道之上,掠过一座虹桥,湖泊澄净而清澈,有着一条条灵鱼在戏耍游动,颇有灵性,阳光照射在它们的身上,闪烁出波光粼粼的银光,这里显然是一处世外桃源。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灵气这般充裕,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许飞赞叹道,这里的环境比之前好的太多。

“小心一点,这里是险地。”心月狐提醒道。

众人恢复了原本的警惕,这里的环境过于优美,丝毫不比瑶池差,这才让他们多看了几眼,放松了心态,也对这里是一处险地。

这里的灵兽十分的无害,甚至过来噌韩凡的腿,表现得十分亲昵。

前行了数十里之后,一块巨大得石碑立在前方,上面刻有三个大字:望月山。

笔力苍劲而雄浑,隐约之间彷佛有一种浩瀚而宏大的气息迎面扑来,直击心灵,让人望而生畏,看来写出这字得也是一位了不得得人物。

小白此刻似乎有着感应,缓缓得飞了下来,向前快速得飞去。

韩凡脸色突变,赶忙追了上去,生怕这个小家伙出点什么事情。

众人也回过神来,紧接着跟了上去。全身精气神调整到巅峰,随时应对而开的危机。

就在片刻,众人行驶了数里,在一处破旧的宫殿面前停了下来。

小白坐在那宫殿面前,就这么静静的望着,一步未动,它感觉到这里似乎有着什么。

“那是?”

众人惊讶的望着前方,那一座破损的宫殿面前,有一座十分小型的雕像,一个大黑狼的雕像,样貌十分的威风,张牙舞爪,却看不出任何的凶性,反而很可爱。

“为何这么气派的宫殿,会有一头黑狼的雕像。”众人疑惑的看着。

而小白却迈动着小步伐,上前去,走到那黑狼雕像的面前,伸出小舌头,舔舐着。

突然,众人感觉到了一种大悲,无形的悲恸缭绕在众人的心头。

那是一种付出了无边的等待与承诺,最后却得到的是一种孤寂与残酷。

相遇是错,相识是错,但是却不后悔,就算化为一杯黄土,依然在等待着你的回归,期待再次重逢的那一天。

“嗷~”

小白不由自主的哀嚎,对着蔚蓝的天空叫了起来,声音之中尽是悲恸。

许飞更是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哽咽道:“我怎么会突然哭起来。”

随后忍不住怒吼了起来,仰天长啸:“我好像见她啊!”

众人恨不得现在就回归亲人的怀抱,回到心爱的人怀抱,这种悲恸的孤寂他们忍受不了,耗尽无尽岁月,只为等你归来的痛,无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