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87章 无上恐怖

字体:16+-

第87章 无上恐怖

前方似乎有着一盏明灯,指引着二人前行,韩凡拉着少女的手向那光芒走去,可是怎么也走不到那里。

韩凡感觉眼前渐渐迷糊了起来,意识似要飘向九幽之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畅感,陶醉其中,两人的神情逐渐恍惚,步伐都有些随意。

似乎听到了仙女的嬉笑声,眼前一切都变得飘渺虚幻了起来,周围没有一点污秽,万物共处,芸芸众生一片祥和。韩凡不知不觉笑了起来,一脸得痴醉,想要抓住前方,不停得向着前方奔跑。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恍惚间,似乎有着一道道声音在耳边徘徊,心情异常的愉快,幸福的气息笼罩在心上,**人前往,前往那传说中的仙界之地。

这是一种无法拒绝的**,人人都想成仙,自由在这片天地遨游,突破寿命的束缚。大道法则,轮回不止,洗净身心所有的罪恶,让人痴迷。

就在接触到那生的光芒的一瞬间,充满生气的世界,变得如同炼狱一般。

无尽地血色雾气在缭绕,血色淹没了着一片天地,阵阵腥风,猩红的血水,汇聚成无边的血海。所有巨大地石柱、岩壁都沾满着骇人地手臂,恐怖的映上了各种生灵的脸庞。那血海中充满了无边的尸体,每一具尸体竟然都在狂笑,满足的神色如同烙铁一样。

无数座尸骨所堆积成的巨山,高耸而立,血光蔽日,滚滚的血液如同瀑布由上而下不停流淌。

而那无数座尸骨山上都有着一具别样的尸体,被束缚着。而这样的地狱竟然有着十八层,每一层都有着无边的骸骨在漂浮。

就在最底层地狱,竟然有着王座,一具充满滔天血魔之气的身影单手持立着脸庞,静静的盘坐在那王座之上。那具身影如同枯骨身旁,时光在消散,无尽的混沌崩开,日月星辰不停的破碎。彷佛是一具尸体,突然他抬动了一根手指,静静的说了一句话,整片世界都在颤抖,要崩溃!

“熟悉的气息?”

就在那身影要睁眼的一瞬间,韩凡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消失不见了,惊的他睁开了双眼,此时他的身体全身打满了汗水,大口的喘气,死亡的气息笼罩在他的心头。

七彩色的灵海汹涌澎拜,遍布着全身,如临大敌,通体冰寒,如坠地狱。

“刚刚那是什么?”嘴中不停的呢喃,似一种大恐惧。

韩凡抬起头看着四周,周围有着淡蓝色的光芒,完全将他笼罩,七彩光抵御着这些淡蓝色的光芒,而那一只脚踩在了空中,脚下便是万丈深渊。

身旁的少女一脸的傻笑着,似乎沉浸在自己的睡梦当中,浩然不知周围的凶险,如果不是韩凡身上的七彩光恐怕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不停的打着寒颤,刚刚的环境实在太真实,如同亲临,那具身影实在太恐怖,如果刚才那具身影出手,他必定血溅当空,这所谓的生的气息怎会突然变得如此恐怖。

就在他考虑着这个事情的时候,少女突然眉头一皱,身子不停的颤抖,如同韩凡刚才的情况,看到这个韩凡拼命的摇晃着她,向她体内注入七彩灵气。

少女的娇躯顿时绽放出祥瑞的气息,玉洁冰清的身子散发出莹莹光辉,格外的美丽。美丽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宝石般的大眼睛。

韩凡体内的金色神物从灵海中而出,护着两人,感觉身体的情况又好了很多,彻底清醒了过来。周围的景象映入眼帘,没有美丽的仙界,没有十八层地狱。

而两人战立在一处无与伦比的峭壁上,向下望去,竟然有着无边的尸骨,峭壁之上爬满了尸骨,惊得韩凡陡然抱住了少女,将头埋入那对傲峰之间。

“喂,小屁孩,你还真想占便宜?”少女使劲得弹了韩凡的狗头,将韩凡推开,转过身子。

“疼疼疼,我这不是怕嘛。”韩凡捂着头,感觉那一下头上有些微鼓,怪疼的。

韩凡一想到自己是站在峭壁上,赶忙拉着她向可靠的地面上走去,少女刚想发怒,韩凡连忙指了指下面。

她一看到峭壁之下的无边白骨,顿时尖叫了起来,赶忙跑到了韩凡这里。

“你看你选的路,这下完蛋了吧,真要死在这了。”少女带着哭腔,同时身子向着韩凡身后靠了靠,拿他当作挡箭牌。

“傻妞,你怕什么,还有我呢!”韩凡拍了拍自己的小小的胸膛。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少女拍打着韩凡的胸口,对韩凡的称呼相当不满。

“我可是有名字的,咳咳,叫我女帝大人就好!”少女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刻在心上。

“呵呵”

韩凡便不理睬她,向着前方探去,说好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呢?你是不是大猪蹄子?要是刚才没有及时醒过来,他们也许就下去和那些白骨陪伴了。

“喂,小屁孩,怎么办现在?”

“我咋知道?你比我大,实力又比我强,见识肯定比我多,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对哦,我实力比你高很多啊!”少女一副恍然醒悟的模样,傻傻的甚是可爱。

“我刚刚明明听到了大道的福泽,感觉自己身处仙界之地,无数生灵膜拜本女帝。可是周围变得无比血腥,无比的难受,但好在你及时叫醒了我。”自称女帝的少女一脸的不解。

“看来她没有看到那道身影。”

韩凡心中不知思考着什么,本来想要探索无边的奥秘,还以为飞入仙界,不曾想差点入地狱,最后应该是这金色神物救了他。但韩凡有些讶异,少女竟然见到和他一样的景色,难道是他的原因。

但是不管如何,现在最重要的便是逃出去。

“那应该便是最后逃出去的方法了。”

韩凡指着正中心泛着血色气息的符篆,上面刻画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字。

“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