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40章 草屋

字体:16+-

第40章 草屋

荒芜萧索肃杀,寸草不生,飞沙走石,唯有一屋如那繁星中最闪耀的一颗光辉,屹立不倒,周围环境甚是。

一阵狂风吹过,卷杂着豌豆般大小的石子,一片巨大的乌云遮蔽星空,挡住了那仅有的一点星华,荒山中更加黑暗了。

一声凶戾的禽鸣自高天传来,穿金裂石,竟源自那片乌云,凶戾声起此彼伏,细看它居然是一只极小的鸟,通体幽黑,成群结队,也不知道飞往何方。

凶戾过后,周遭环境平静了下来,大地却颤动了起来,一道模糊的身影从草屋中走出来,身材矮小,拄着一根通白的拐杖,虽然身材矮小,却犹如万丈高,泄露而出的一点气息,四周的虚空都仿佛有着崩塌的迹象。

凶禽灵兽如遇天威,微微颤颤,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周围原本恶劣的天气,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人每走一步,这片天地就如同被压下一般,面部看不清,一股氤氲气息盘旋在脸庞之上,久盯眼部微微阵痛,让人心生敬畏。

他正眼都没有看从传送门出来的韩凡等人,看了一眼前方的果树,稍作采摘之后,步履轻盈的回到屋中去,顿时天地都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狂风大作,继续席卷着这一方天地。

一阵乌云过后,初升的日光如雨点般滴在脸庞上,竟然让人有着丝丝的放松,暖意。

日光照射在脸上,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悦感,大部分都是还未有着厮杀经历的人,经过昨晚一事情,众人都成熟了许多。

“筌筌长老,这便是边境了吗?”韩凡有些疑惑的问着虚浮在空中的筌筌长老。

周围寂静萧条的景象虽然颇有边境的意蕴,但是只有那草屋存在于这里,并未见到其他人,殊不知陆风师兄他们在何处。

“是的,所有人静悄悄的走,收敛全身气息,低着头向前走,绝对不要去看茅草屋!”筌筌指着前方远处的茅草屋。

原本悬浮在空中的筌筌此时早已落地,玉足踩在淤泥地上,却滴尘不沾。

众弟子在筌筌的指令下,缓步走着,低着头跟随者着,但还是有人好奇,向着茅草屋望去,刚瞄了几眼,眼睛便微微作痛,有些人依旧好奇着,忍着刺痛仔细观察,渐渐眼角处冒出血液,看上去甚是惊悚。

身旁的人这般变化,着实吓住了众人,心里也不升那好奇的念头了。

韩凡还是好奇的看了看,仔细盯着那草屋处看似乎对他并没有多少影响,只是眼睛盯着久了,什么都没有看出什么,让的筌筌如此忌惮。

灵海中那之前的小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顿时一动,转瞬便又沉寂了下去,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原本那人已经回到草屋,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转瞬出现在房屋门外,面露惊色,盯着韩凡等人的方向,神识扫过,皆是蝼蚁般的存在。

当他出来的那一瞬间,一股铺天盖地的气息笼罩在韩凡头顶,头顶的虚空都崩碎了,这一方世界彷佛要崩塌,逐渐幻化成一个无边的手掌向着下面拍去,众人战战兢兢,双腿发软,根本不知道要去跑,在这无边的手掌即将要落下的同时,突然消散而开。

那草屋主人刚刚感受到了一股惊悚的气息,但是转瞬即逝,这气息虽然其他人感受不到,但是却是源自本能的恐惧。

看着韩凡众人渐渐离去,想要出手,以雷霆之势迅速出手,但是却没有见任何人抵抗,紧接着又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禁笑了一下,那笑声充满了自嘲的意蕴,随后他便陷入短暂的回忆当中。

“他们怎么会存在,早已经全死光了,不存在于世了,我竟然会感觉到他们来了,看来是真老了啊。”那人自嘲的笑了笑,身影渐渐消散。

此时韩凡等人全身大汗淋漓,不知他怎么突然想要对众人出手,虽还没出手,但是众人却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下,那等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甚是恐怖。

“呼”

韩凡灵海中刚才突然有着异动,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却明显的感受到了,随后那茅草屋主人便想对他们出手,虽然没有锁定谁,但是明显是冲着他来的,着实惊吓到了。

其他弟子,艰难的迈着沉重的步伐,被吓得抬不动脚步,双腿止不住的颤抖着,刚才的威势太恐怖了,只要那人愿意,一瞬间便能将所有人捏成血雾。

“别回头,继续往前走。”筌筌长老发声,但是在话语中那颤音,暴露此时的心境。

大概走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众人神经都还没有放松下来,直到陆风长老的出现,众人才放下提到嗓子眼的心脏。

“筌师妹,你们这是怎么了,浑身僵硬的,一脸看见鬼一样的表情,师兄我有这么恐怖吗?”陆风依旧微笑着,用手轻轻拍了拍肩膀,摸了摸头,这时候筌筌才反应过来。

“师兄,那草屋的老人不是从来不会管我们的吗?刚刚他出手了!”筌筌牙齿稍微打颤,有点后怕。

原本微笑着的陆风听到那茅草屋的人动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一脸的凝重替代之,看向后放的弟子,一个个都面露惊恐,还未从刚才的状态中缓过来。

“先回去,等会再说!”陆风话落,将众人托起,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一会便携带者众人到达元源天的领地,缓缓落下。

巡视的弟子看到空中突然出现百人,还以为是敌方攻了过来,一看来的是陆风长老与筌筌长老,皆都有些喜悦。

巡视弟子快速的向着那方跑去,看着后方,很多人脸色苍白,一脸被惊吓过的表情,还没有缓过来。

“这是怎么了?”巡视弟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众人。

“陆长老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先带这些弟子,去校场。”陆风说完,便和筌筌长老飞到远处。

这雷厉风行的办事,让巡视弟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