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32章 荒手

字体:16+-

第32章 荒手

狗腿子看着离去的韩凡,内心又嫉妒又恨,看着失去意识的袁师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眼神中充满了侵略的眼神。

“袁师兄,你的第一次是我的!”狗腿子发出了让人惊悚的话语。

这些话韩凡是听不到了,他此时已经向着元金殿走去,每一位内洞弟子都可以去挑选一部法技,韩凡到现在还未去挑选法技,否则到时候突破到灵海一重,如若没有法技使用,就只有空有蛮力了。

不一会韩凡便到了元金殿门口。

门口有着一名老人看守,韩凡从未在其他地方看到他,韩凡缓步向着内门走去。

“姓名,谁的弟子。”老人眼睛紧闭,却能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韩凡,太上长老亲传弟子。”韩凡恭敬的回道。

当韩凡说出他的名字时候,老人原本紧闭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点。

“好了,进去吧,挑选时间半个时辰,不管有没有挑选到,都要出来。”老人摆了摆手,随后眼前的元金殿门缓缓打开。

韩凡向着里面走去,老人看着韩凡离去的地方,“这便是天源神体吗?元天那小子还是不嫌麻烦。”随即闭上了眼睛。

进入元金殿内,韩凡便看到琳琅满目的功法与法技,也有着许许多多的药草与异兽内核,看的韩凡不停的搓着小手。

随后拿起一本,“人技一品《镇元功》”韩凡随即合上了,紧接着又拿出一本,“人技二品《燃血功》”。

挑选了半天,皆都是一品与二品的人技,韩凡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正当他失望的想要回去的时候,灵海中的荒种似乎抖动了一下,突然一本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韩凡循着光芒望去,一本悬浮在远处石台上的书,韩凡一个跳跃便到了面前,石台上有着几本功法。

韩凡伸手去拿着那一本发光的功法书,“地技一品《荒手》”。

顿时眼睛一亮,总算有一本高级的法技了,“《荒手》,没准与《荒经》有着什么联系,就是它了。”于是向着元金殿外走去。

向着老人走去,将功法放在老人那面前。

老人徐徐睁开眼睛,一看韩凡拿着的是《荒手》,顿时眼睛爆发出一阵摄人的凌厉。

“小子,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的?”老人声音有些低沉的询问着。

“它发光了,我就过去拿到了啊。”韩凡老实的回答着。

听着韩凡的回答,老人愣了愣,随即恢复正常,“四个月之后归还。”

韩凡点了点头,将功法放入纳戒中,向着老人行了行礼,离开了元金殿。

看着韩凡离去,老人缓缓抬起头,向着天空望去,眼神里充满了不可言喻的神色。

此时,韩凡向着住处回去,刚到住处,便看到陆师兄站在门口处。

远远的看着陆师兄,他静静的站着那,却彷佛与这天地融为了一体一般,发舞随着风摆动,那身穿水墨色衣,风流韵致,如同水墨中中的画映入现实一般,甚美。

陆师兄侧过头来看到来人之后,嘴角微笑,“韩师弟。”

韩凡小跑着到陆师兄面前,“陆师兄不是去修行了吗?”

“我修行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方呀,以后我们便住在一起了韩师弟。”陆师兄温柔的说着。

韩凡顿时傻了眼,但是没有表现出来,“陆师兄那日后便麻烦你了。”韩凡内心慌慌的。

“不麻烦,日后如有修行不懂得地方,你可以询问我,我会代替师父来教你。”陆师兄笑着回应道。

韩凡看着陆师兄那温柔得美男子的帅气脸庞,不知为何刚刚有些慌慌的内心却有些放松了起来,他的声音如同棉花一般柔软,让人颇为的舒适。

“陆师兄之前我破坏的桌椅都还未新置换,我先去置换。”韩凡找了个话题。

“无妨,我已经打理好了。”陆师兄依旧是那暖暖的笑容与之前在练武场凌厉的话语完全不同,就像是邻家大哥哥一般。

“那陆师兄我先去修行了。”说完便向着房间内走去。

陆风看着向着房间内走去的韩凡有些疑惑,“韩师弟,你要修行为何向着房间内走去?”

韩凡也有些疑惑的看着陆风,“回房修行啊。”

“师父没和你说吗?我们这有着一处灵泉,灵泉是灵气颇为充裕的地方,那里修行起来速度是其他地方的数倍,我带你去灵泉吧。”陆风给韩凡解释道。

随后不等韩凡说什么,陆风缓缓起飞,托着韩凡一同飞向了灵泉。

在空中的韩凡有些无语,内心喃喃道,“师傅可没有跟我说这个地方啊,不回老人家记性不好忘记了?”

“阿嚏”太上长老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奇了怪了,我为何会打喷嚏?”太上长老有些疑惑,此等修为受凉是不可能的了。

此时飞在空中的两人,“陆师兄,灵泉只有我们两个修炼吗?”韩凡询问着陆风。

“灵泉只要是长老的弟子,皆可以修行,长老与洞主、师父他们都自己已经能不借助灵泉外力来修行,灵泉的灵力够弟子们修行了。”陆风解释道。

不一会陆风托着韩凡渐渐落在了地面。

韩凡落在地面的时候,周围泛起了阵阵迷雾,像是阻挡着外人来一样。

正当韩凡看不清楚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牵起了韩凡的小手,这一举动把韩凡惊了一下。

“韩师弟抓着我,别跟丢了,这里有着法阵,只有滴血在阵器上,法阵才不会对你有影响,我先带你去阵器那。”说着说着,陆风便拉着韩凡向着里面走去。

韩凡看着被陆风牵着的手,内心一松,“这陆师兄还是很好的,就是有点把我当小孩子来看待。”

大概走了百米,陆风停下了步伐,拉起韩凡的手,对着韩凡的手指亲亲一挥,一瞬间滴出一滴鲜血滴在了阵器之上。

原本雾气颇浓的周围,顿时渐渐散去,周围的样貌出现在韩凡的面前,周围充满着生机,整个人呼吸都变得舒畅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