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行刑官
字体:16+-

第八十章:七彩香囊

第八十章 七彩香囊

我正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这时,韩警官却神情慌张的冲进了病房,并且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外面到底怎么了?”我把爸爸的伤脚轻轻的搁在一张椅子上,紧张的问道。

韩警官一看到爸爸的伤口,就惊讶的说道:“不好,叔叔也染上了瘟疫。”说着,他又转身去开门,可是门刚刚被打开一条缝,他就又犹豫着退缩回来了。

“你说什么呀?什么瘟疫?”我糊里糊涂的拉着韩警官问道。

韩警官这才回过头对我说:“我刚刚从曹院长哪里回来,他跟我说,他怀疑这些受伤的人都染上了一种瘟疫,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任何和这瘟疫有关的资料,估计是一种全新的病毒。”

“全新的病毒?会比SAS还严重吗?”我也慌张的说道,同时脑海里立刻回忆起当年SAS病毒流行时的恐怖场景。

他点点头说:“你没有听到外面那些人惊慌的吼叫声吗?有些病房里的人已经瞬间腐烂成一堆白骨,十分恐怖。”

“那,我爸爸他~”我回头看着爸爸受伤的脚,竟然发现他的伤口也在开始恶化了。那些可怕的白色小虫,就像一个个小小的恶魔一样,不停地啃噬着爸爸的伤口,也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伤口的中间已经出现一块很大的空洞了。而且隐隐约约的,我们还可以看到一块白惨惨的骨头。

“我们要怎么办!快想办法救我爸爸呀!”我慌乱的跪在在爸爸身边,伸手想去触摸那伤口,却又害怕的下不了手。

妈妈也坐在**挣扎着要过来帮助爸爸,可是却被王彩琴死死的抱着,压在了**。

“老魏呀,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妈妈实在挣扎不动了,就伸出手,紧紧的握着爸爸的手。

但是爸爸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疼,他的表情甚至极为淡定。

“叔叔,难道你不疼吗?”韩警官有些诧异的问道。

爸爸机械的摇着头说:“我没感觉到痛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怪呀,这么多虫子在撕咬你的伤口,怎么会不疼呢?”我也奇怪的问道。

爸爸想了想,然后猛然说道:“大概是因为这个的缘故。”她说着就从身上取出一个漂亮的香囊。

香囊很精致,并不大,只有一个成人的大拇指大小。

那是妈妈当年送给爸爸的定情信物。

妈妈出生在云南,十岁时跟着我外公到本省经商,后来就定居在省城了。

虽然她后来很少回云南,但是云南姑娘的看家本领做香囊,她却学得很熟。那都是十岁以前跟着我外婆学的。

云南山高林密,空气潮湿,荒郊野外经常出现瘴气,那是一种可以致人于死地的毒气。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时候,就曾经被瘴气所阻。后来幸亏得高人指点,才得以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