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行刑官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女人的战争

第二十一章 女人的战争

第二天上午,早市基本忙过了之后。隔壁张老板的老婆,就一脸不开心的来找我妈妈聊天。

“张嫂子,你是怎么啦,好像一夜都没睡觉的样子?”妈妈一边清洗着绞肉机,一边对张大婶说道。

张大婶拿着跟油条,一屁股坐在我们家的一张油腻腻的板凳上,无精打采的说:“哎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家侄儿突然就病倒了。老张去了一夜,到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打电话他也不接,我这一夜担心死了。”

“啊,不是吧!前天不是还看到他好好的,在对门王彩琴家办丧酒吗?怎么说病就病了呀?应该不要紧吧?”妈妈停下手里的活,搬出一张椅子坐在张大婶对面,关切的说道。

张大婶没滋没味的嚼着油条,慢悠悠的说:“嗨,就别提办丧酒的事了,我怀疑呀…”她说到这里,又略停了停,四处看了一眼,确认旁边没人之后,才把板凳拉到妈妈跟前,小声说道:“我怀疑就是他们家老王的事有问题。”

妈妈本来就有些疑神疑鬼的,如今终于找到知音了,所以也神神秘秘的对张大婶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呀,我叫我我们家大彪尽量少管他们家的闲事儿。可是没想到…哎,你侄儿可是好孩子呀。”

“谁说不是呢?我也跟我们家那个老东西说过这个事的,可他就是不听,这回真是惹祸上身呢!”

就在她们俩越说越邪乎的时候,对门的王彩琴开门出来了,而且是直奔我们家来了。

我因为昨天晚上无意中看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再加上又看到那个会动的纸灯笼,所以有愧疚,也有些害怕。

毕竟,一个能跟纸灯笼说话的人,估计真有点邪性。

而且她今天穿的衣服就很邪乎,那一身打扮,特别清凉。该漏的漏出来了,不该漏的也漏出来一大半。而且,目测又是真空的。

不过虽然是真空的,但还是如同山一样,要不说年轻就是资本呢。要是换个生过孩子的妇女这样穿衣服,那么即使再大,也是个飞机场。

王彩琴依然一脸和善的对我笑着,只是我因为心虚,所以感觉她的笑容里似乎藏着一把刀。

她刚刚走过来,正要开口跟我说话呢。就听见旁边的张大婶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狐狸精来了,我赶紧走吧。”说完,她就拿着那半根油条,要回她自己家里。而我妈妈看到王彩琴那个样子,也是一脸的厌恶,站起身继续清洗他的绞肉机,根本没搭理一脸热情的王彩琴。

王彩琴热脸贴上两个冷屁股,心里当然不高兴。而且还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声“狐狸精”,脸色顿时就变了。

“你说谁是狐狸精?”王彩琴没好气的对着张大婶的背影骂了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