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行刑官
字体:16+-

第十七章:丧酒

第十七章 丧酒

我回家对爸妈说王彩琴要赊肉办丧酒后,爸妈愣了一下,很明显对此事也是心怀芥蒂。但是他们最后还是同意了。

只是妈妈说:“你把肉送给她之后就赶紧回来,我看那个老王死得有些蹊跷,你可别惹上麻烦。”

“嗯,我知道的。”

我一边给王彩琴割肉,一边答应着妈妈。

这丧酒也是大有讲究的。我们这一带的人,一般都把喝丧酒叫着“吃大肉”。大肉一般指肥肉,寓意就是说这家的儿女很孝顺,把长辈的丧事办得很丰盛、很圆满。

所以办丧酒的肉,一定要够肥,要让来参加吊唁的亲朋好友吃得满嘴流油。

因此我特意给她选了一块最好的后退肉,又搭上一大块前腿的夹心肉,这两块肉,看上去就叫人眼馋。

我把肉送到王彩琴家的时候,杂货铺的张老板已经把他的侄儿张小三请来了。

张小三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厨子。无论哪家办红白喜事,都是请他去置办酒席的。以前他只是一个人、一口锅,走到哪里背到哪里。而现在他的行头也多了,号称是一条龙服务,什么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甚至包括打杂的、传菜的小工他都一手包办。所以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张小三见到我拿过去的肉,就大声说:“大彪,你这肉选的好啊,是不是想趁机讨好一下王彩琴呀?”

我是卖肉的,所以我和张小三经常打交道。因此见面也不生份,开口就可以开玩笑。而且我们这边办丧事,也需要人开玩笑,为了是活跃气氛。

见他这么说,我也回他一句道:“你在这里我哪敢讨便宜呀,不过我倒是想去你家看看嫂子。你天天在外面忙活着赚钱,嫂子只怕寂寞了吧。”

我刚说完,在场的人就哄堂大笑起来。

大家都知道,张小三去年在外地找了个老婆,长得那叫水灵呀。别的不说,就走路的那个风S劲,就能把所有男人都给迷倒了。所以镇上的人只要见到张小三,就会说他好福气,而且也会随口跟他开开玩笑。

而张小三也不生气,每次都是说:“呵呵,我那老婆只爱我一个,你们去了,她都没眼睛看你们!”

每次他这么一说完之后,大家就会笑得更厉害了。为什么呢?因为张小三长得就像个李逵,又黑、又粗、又糙,而且还满脸的大胡子。把他的相片拿回去贴在门上,绝对可以把恶鬼都吓跑。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说这句话,而是带着苦笑对我说:“嗨,你就是去我们家也看不到我媳妇,我媳妇回娘家去咯!”

“肯定是你这小子又在外面沾花惹草,把人家气走了吧?”我说着就打算往回走。

而这时王彩琴却出来帮衬着张小三说:“大彪哥,这你可不能瞎说啊,这三子哥可是好男人哈,要不然我嫂子怎么会那么爱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