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惊华:冷王的纨绔毒后
字体:16+-

第96章 难道想不负责

第96章 难道想不负责

“看上她?”容隐霜色的薄唇微微地翘了翘,一手扣住明月光滑的下巴,修长的拇指轻轻地摩裟了一下。“这等姿色,六殿下莫不是以为,本王的眼光跟你一样差?”

容隐明面是跟宇文彻较劲,但这话却一下子地给激怒了明月。

“容隐,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月使劲地拍开容隐的手,面容扭曲地质问。发现自己的冷静在遇到容隐之后,是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因为面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可恨的可以!

她现在长得不怎么样又如何了?碍着他还是恶心他了,要这样处处的欺人太甚。

“什么意思?自然就是说六殿下的眼光不怎么样,怎么难不成还没嫁入皇室,就开始为未来夫君说话了?”容隐故意装作听不懂明月的真正意思,收回手慵懒地撑在椅子边上问。

“月儿,你别管他,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宇文彻喝了一声,将明月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着刚刚两人虽然只是在斗嘴,可是宇文彻却发现,明月不会像是跟他相处那样带着一副疏离的面具。这样宇文彻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危机感,仿佛怎么都没办法融入到两人的中间去。

明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错,她的确没必要被容隐所误导,中了容隐的计。

想着,明月将脸瞥向一边,懒得去对着容隐。

“容王既然不是看上月儿,月儿怎么也是侯府大小姐,难道容王殿下想要控制月儿,让她一辈子没办法嫁人不成?”宇文彻继续又问。

既然容隐不承认也无所谓,他总不能一手遮天,连明月做什么事情,嫁什么人都管。

“这个本王既然没办法控制,不过既然小月子现在也算是半卖身给本王,她想嫁人,或者做什么事,自然是得让本王同意的!”容隐笑笑,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宇文彻的话而担心。

这一个理由,很合理,让无论是明月,还是宇文彻,都没办法否认。

虽然对容隐是恨到骨子里了,但明月也不得不承认,容隐这话,无疑是暂时帮了她的。

最起码现在,能够有理由缓和她和宇文彻的事情。

“容王殿下这是在变相的刁难吗?如果得不到容王殿下满意,那不就是月儿不能出嫁?”宇文彻没想到容隐居然来个这样的理由,一下子心里的想好的都被容隐给打乱了。

“六殿下要这样想,本王也没办法的。”容隐耸了耸肩,看起来很是无所谓。

“那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得容王殿下赞同呢?”

“本王想赞同的时候,自然会赞同,她又不是本王的谁,本王可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那么多。”

“那么现在父皇已经同意给本王跟月儿赐婚,本王也要娶月儿为正妃,不知道对我们的婚事,容王殿下是赞同还是不赞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