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惊华:冷王的纨绔毒后
字体:16+-

第19章 要这样对质才行

第19章 要这样对质才行

“是啊爹爹,这一个刁奴的话怎么能够相信,她这根本就是居心不良,都不知道是哪些人唆使的!”明敏恨恨地瞥着明月,她现在也是明白,这事情为什么突然这么顺利,明月根本就是挖好坑,让他们踩下去。

好狠好毒的贱人,居然这样陷害他们!

明肖辉沉着脸,深吸了几口气,才望着明月,“月儿,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理大太太,也不理凌氏,但却直接问明月,这显然偏向谁,大家都能够看得出。大太太身子摇摇晃晃,不知道是被气昏了,还是太过惊惧。

“爹爹,是明月没用,你别怪任何人了,月儿只求着别发卖青芝,她是被月儿连累的。”本来明月还看得精彩,却没想到明肖辉首先是问她,只能硬挤着两滴眼泪出来。

这样隐晦的话,大家都能够听出来是承认了青芝说的是事实。

“爹爹,你不能听他们说的就相信了,就算判罪,也要有证据!”明敏大声申诉,又狠狠地盯着明月,“既然大姐姐他们说是库房他们,就让他们来当面对质好了!”

想要这么容易就打垮他们,没那么容易。这侯府上下,都是他们的人,来到这里,明月就知道他们是多么的愚蠢!

“没错,老爷,就这么没证没据的,听了个刁奴的话就污蔑妾身虐待长女,这是妾身怎么都不能接受,不服的!”大太太一听明敏的话,心思就活泛了开来,两个小贱蹄子而已,正好让明肖辉看看谁的话可以相信!

凌氏闻言,有些忐忑地望望明月,这库房账房的人都是大太太的人,这明月可是要怎么对付?

明月心里暗暗地笑着,她等的就是大太太这么一番话,等的就是她们要证据。她都已经把事情揭过了,大太太还要纠缠不休,那可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爹爹,明月身体也没什么大碍,至是好得慢了点,恐怕是厨房一时疏忽了而已,就不用……”明月贝齿咬着下唇,一副为难地劝说着明肖辉。

“大姐姐你这是不敢对质吗?不管你敢不敢,这事情都必须弄清楚,就让库房的人跟这个刁奴对峙!”望着明月畏缩的样子,明敏自然乘胜追击,今天必须趁着这个机会,让明月在侯府永远不得翻身!

“事情的确不能只听一面,就让他们当面对质一番!”一直没有开口的老夫人忽然说话,“青芝已经在这里了,你说说你的说辞,库房的人是怎么说的吧!”

“奴婢当时去账房,账房说每个月领月银是有固定时间,要各方的对牌,过了时间只能等到下个月。奴婢想月银不急,反正小姐也有膳食,所以奴婢接着去厨房,厨房的人居然说每日三餐都有定例,而且还要到点才有,加菜的话要掏钱,奴婢没法只好等到了中午,结果说老太太和二太太他们回来了,东西准备的不够,什么都不剩下,这明明是奴婢先到的,那些厨房的娘子都能吃新鲜的米饭,结果小姐的份例却没有。那奴婢只好库房拿东西自己动手,结果去了库房却说东西没多少,给小姐的都是发霉发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