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159章

第159章

沈慕南撩了眼身侧的一大一小,倏地想起一件事,他无所谓地问江北:“你什么时候去他老家?”

江北有些意外,声音压得更低:“下个月,我把洲洲也带过去看看。”

男人默然。

静了许久,耳边似乎只剩下孩子的清浅呼吸,江北没话找话,黑暗中的脸色有点像在开玩笑:“我要真跟你离婚了,你会不会找人揍我啊?找几个黑-社会,我肯定招架不住。”

男人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这茬,神色晦暗道:“那就别离。”

“世界这么大,万一我特想去看看呢。”

“去哪儿看非要离婚,出家当和尚啊。”

“说不定。”

“我看你就是吃太饱了。”

江北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算了,不说这个了,睡吧。”

第83章 离婚(四)

江北拿着视频录像去警-局报了案,几经波折, 两个月后, 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了——郑子浩处以七年有期徒刑。

那天, 沈慕南的车就停在法院对面,他亲眼见着江北一步步走下阶梯,朴素的体恤衫牛仔裤,远远看去, 跟年轻时候的样子相差无几。他没有喊住江北, 而是静静目送小情人走向前面的公交站台。

他想:这个大他六岁的男人简直是为了引诱他而生,不用费多大力就能把他迷得七荤八素,整颗心都要为之颠沛流离。

沈慕南回了神, 打电话过去,视线还是紧紧锁在江北身上:“办好了吗?”

江北蹲下来系鞋带,歪头夹着手机:“办好了,晚上你啥时候回来?”

“七点多钟。”

鞋带系好, 江北拿稳手机,站起来:“那行, 晚上见。”

沈慕南抿抿唇:“嗯。”

宽阔的沥青路面上车来车往, 烈阳高照,空气里灰尘四起,等车的人稀稀拉拉地杵在站台上,面有倦意,提不起劲儿,这天实在是太热了。

江北用手当扇子, 抻着脖子留意一趟趟驶来的公交车,旁边有男生拿着一杯可乐,可乐喝光了,他在用吸管使劲戳下面的冰块,碎冰的碰壁声,呲喳呲喳的,听着神清气爽。

晚上,江北在家里做饭,男人果然准时回来,一餐饭下来,两人都没什么话,未卜的归宿浮出水面渐渐明朗。

阿坤切了水果端过来,江北随手叉起一块香瓜塞嘴里,嚼咽入腹,“还不错,挺甜的。”

沈慕南也叉起一块,尝了尝。

“甜吧。”江北说。

沈慕南兴致不高,淡声道:“一般。”

空气忽然沉淀下来,阿姨陪着孩子在客厅玩小火山,小丫头最开心,不怎么会说话,就一直“呜呜呜”地学火车叫。

“沈慕南,我们离婚吧。”江北突然说。

沈慕南一点不意外,直接问:“为什么?”

江北看着玩耍闹腾的孩子:“咱俩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纯粹,你还年轻,现在从头开始也不晚,我以后可能会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