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148章

第148章

“不用了,干嘛搞这么麻烦,坐地铁也就一会儿的功夫。”

打火,发动,车子急速驶向郊区道路,两侧国槐成排,平行延伸。

沈慕南接着刚才的话题:“我记得你驾照不是高考完就拿到手了嘛,怎么没买辆车开开?”

“刚工作那会儿,家里的钱全拿来开工作室了,本来我妈也没多少存款,后来”江北愣了会儿,又道,“反正我就是瞎混日子,其实没挣多少。”

沈慕南了然,多年前的那件事,他于小情人有愧,“有空我陪你去看看,给你买辆车吧。”

江北应道:“好啊。”

手机嗡嗡作响,打破了这段行驶中的安静,江北缓缓睁眼,从口袋里摸索出来,屏幕上是一串数字,有些熟悉。

“喂,你好。”江北说。

“是我,陈新宇,别挂,听我说完,他是不是在你旁边?”

江北没做声。

“看来是了,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你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江北直愣愣地盯着前方,拿手机的手微微颤了颤:“我上次就说过,别再来找我了。”

沈慕南闻言扭头看了江北一眼,已猜出来电者是谁,眼底浮起异色,“陈新宇?”

那边电话还在继续,江北没有挂断的意思,方向盘被打死,“呲”的一声,车胎尖锐地磨蹭地面甩尾而去。

大概半分多钟后,江北挂了电话,形容依旧,看着男人淡淡地问了句:“开这么快,你不要命了吗?”

第77章 请客

车子靠边停下,沈慕南默了几秒:“他说什么, 你都不要信。”

江北觉得好笑, 睨着男人反问道:“你觉得他会跟我说什么?”话顿一会儿, 又继续,“比如周明?”

沈慕南没接话,空气里反常的压抑着,男人侧过身, 一个随手掏烟的动作, 江北按住了他,有些意兴阑珊:“胡老板刚给我发信息说他到了,别让人等久了, 走吧。”

进了包厢,对面坐着的胡老板立马弹身而起,笑着招呼沈慕南坐中间,沈慕南摆摆手, 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见对方还哈腰站着, 投去眼神, 说:“坐啊。”

胡老板执意:“沈总,您坐着这儿。”说着拍拍旁边的椅子,所谓的餐桌“主位”。

“不用,我坐这儿就挺好。”男人说得随意,没有拿捏架子,但就是形容严肃, 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胡老板“哎”了声,慢慢退回到位置上,有点如坐针毡,他看着江北傻呵呵地笑,表情干瘪,到底算半拉子“文艺界”的,不大会逢场作戏说些暖场话。

江北冲他挤挤眼,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镇定剂似的,胡老板一看,登时安心了不少,又难免暗忖:好歹也五十几的人了,怎么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怯什么怯!

他直起腰身,稍微换了副年长者的姿态。

“现在就吃?”江北询问一般的看看沈慕南,再看看胡老板,不等二人表态,直接替他们做了主,“我让他们走菜。”说完走到了门外。

胡老板顺势拍马屁:“小江就是机灵,有眼力见,应酬什么带上他,必须的。”

沈慕南闻言朝门口看过去,恰巧江北转身往回走,两人的视线忽而对视上了,很快,又错了开去。江北低了头,像是在故意掩藏某种情绪,又或者只是碰巧的一个动作。

沈慕南笑了笑,醉心的神态从他的眉眼间一点点收敛,声音却还是醉心似的沙哑:“他是挺机灵。”

“那是。”胡老板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他拿出自己从家带来的酒,不明年份的拉菲,酒是越放越醇的好,这么一瓶看上去价格不菲。

“好多年前朋友送的,好东西,一直没舍得喝。”说着话,胡老板已经用开酒器拧开了木头塞,正要往沈慕南的杯子里倒,男人却伸手挡住了。

“一会儿要开车,免了吧。”

胡老板把着酒瓶,还是一脸的锲而不舍,“晚上回去让小江开啊。”

江北趁机兴风作浪:“一会儿回去我来开,喝点喝点,别拂了我们老板的好意。老板,这酒是几几年的啊?”

“零几年的时候朋友送的,我看看。”胡老板仔细端详着酒标,不一会儿咋舌道,“98年的,嚯,都搁家里放二十多年了。”

江北接过话:“那味道肯定醇。”

胡老板笑笑,见沈慕南没再刻意拒绝,往他杯子里倒了点,香味确实很浓郁,散在空气里浮浮沉沉,江北端起杯子凑到鼻端闻了闻,边闻边品,不消片刻心神荡漾。

“小江,你也来点?”

江北放下杯子,推回到男人桌前,飒爽道:“不了,我一会儿还得当司机呢。”

胡老板当他自家人,索性省去客套,直接把话锋转向沈慕南,工作啊,家常啊,滔滔不绝地聊起来,男人偶尔搭一两句腔,话不多。

酒到半酣,胡老板已经有点“醉生梦死”了,红的喝完,又整了瓶白的,沈慕南每次是浅酌小口,他那是海量大半杯,这会儿说话也颤颤悠悠语无伦次。江北放心不过,想扶他去厕所吐一吐,一面埋怨起男人,“你干嘛给他灌这么多酒,显得你能喝啊!”

胡老板挥开江北,粗着嗓子嚷嚷道:“没事儿,小江,我没事儿,还能整。”

沈慕南没理会,闭眼定了定神,白酒后劲大,他这会儿也有种眩晕感,脑袋顶上嗡嗡地响。

“喂!还行吧!?”江北提高了音量问。

沈慕南倏地睁眼乜着江北,不说话,眼底的红血丝很淡很淡,随着男人的勾唇,红血丝成了江北视线里的洪水猛兽。

斯文皮相下,某处的欲望呼之欲出。

冷不防,江北的手被人从桌子底捉住了,耳边擦过一句很轻的话,“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