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133章

第133章

“吧嗒”,沈慕南打开一侧的开关,房间立时明亮了。

“我来接你回家。”沈慕南低哑着声。

江北还是那双水雾蒙蒙的漂亮眼睛,像是大病一场,瞳孔虚弱无光,他哽着哭腔:“我妈不要我了,她把我赶了出来。”

沈慕南没有动,凝视过半晌后,薄唇动了动,“你还有我。”

极度干涩的一句话,恐怕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小情人这辈子最不想扯上关系的人,估计就是他了。

“还有你,”江北在自己的唇齿间重复道,忽而转了脸色,自己跟自己嘀咕:“我才不信”

“回家。”沈慕南更加放低了声音。

江北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红着眼,“回哪儿去!我妈不要我了,我回哪儿去!”

他痛恨现在的一切,痛恨没人肯帮他,更恨老实巴交的傻大个,一声不吭就把他撇下了。

沈慕南绕到床头,捧着那张病态苍白的脸,如视珍宝地看,齿缝里挤出一句话,“不许哭。”说完,他便心疼了,对着那张嘴吻了下去,是撕咬,是啃噬,是拆吞入腹,怀里人简直成了他的命。

嘴唇被摩得发白,江北反咬了他一口,男人粗喘着气,偃旗息鼓,两双眼睛狠狠地互相望着。

“你去给我妈道歉。”江北拼命推着男人,推不动就动手掐,“去啊!你去啊!”他冲男人吼。

何其无理取闹!

沈慕南耸着肩,任他打骂,平时叱咤风云的那股子劲儿,蜕成了此刻“温柔乡”里的甘心俘虏,他就差递一把刀给小情人:动手啊,我的命都是你的。

许久,折腾够了,江北被男人重新搂进怀抱,脸贴脸地抱着,沈慕南闭眼消沉在这一刻,低声道:“跟我回家。”

“我中饭还没吃,晚上也没吃。”江北声若蚊蝇。

“待会儿我们去买关东煮,我再打电话让阿坤做点好吃的,好不好?”

江北吸了吸鼻子,“嗯。”

“穿衣服,我们走。”沈慕南拍了下江北的卷毛脑袋。

出去的时候,周洋一直跟到楼下,怀里抱了箱海南岛的青芒,蘸辣椒盐吃的,他们公司给新员工发的礼品。

“你回去吧。”江北说。

周洋把那箱青芒塞进后备箱,合上车厢盖,站车尾叮嘱江北:“哥,那辣椒盐就搁箱子底下,你回去别忘了蘸着吃。”

“嗯,我知道。”

周洋以为江北是受了欺负,又不好当着男人的面说什么,欲言又止道:“我跟小聪哥都在呢,啥时候有空过来找我们玩啊,江北哥,你、你好好的。”

“上车吧。”沈慕南在驾驶座上催着,他不是很喜欢江北跟周明的弟弟走太近。

周洋瞄了眼车里的男人,沈慕南也赏了他一眼,迥然的气场使他顿感如芒在背,不觉地垂低下头,懦懦道:“我、我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