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118章

第118章

经常光顾的那家热干面店,老板前些时候回汉城过年了, 卷帘门外悬了块“暂不营业”的塑料牌子, 江北站在门口立了会儿, 隔壁店的老板娘拿只铝盆往店外“哔”地泼了一盆水,水还冒着烟,在清晨里蒸发尽最后一点热意。

“小伙子,吃馄饨吗?啥馅儿的都有。”老板娘把盆抵在腰肚子上, 问他。

江北“嗯”了声, 把围脖解了,就往店里面走。

清晨霜露重,这家店的地理位置又偏, 只寥寥四五个食客,江北点了一份猪肉芹菜馅儿的,老板娘很快就下好给他端了上来。

“差不多都回家过年了,没什么生意, 听口音,本地人呐。”

“土生土长的。”江北笑笑, 给碟子里添了点酱油醋, “老板,我想打听一下,隔壁卖热干面的,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太清楚,估摸着也得过了正月十五吧,他们家生意不错的, 夫妻俩就是汉城人,比别家卖的好吃,就是位置不好找。”

江北搅弄着碗里的馄饨,嘴边噙着笑,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我丈夫也是汉城人,他以前常带我过来吃。”

老板娘听见了,她正坐在空桌旁擀着馄饨皮,“怎么没跟着回汉城过年啊?”

“他家里亲戚多,不大方便。”江北咬了一口馄饨,又接着说道:“年初二就回来了,很快的。”

“馄饨皮好了没——”老板娘的丈夫在厨房里头催道。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老板娘胡乱忙活起来,一副紫红色的套袖上沾满了粉尘般的面糊糊。

江北喜欢像这样骗着过,你说他是真忘了,还是故意的,没人能讲得清。上个月他们班班长要统计十五年聚会的人数,他还另外把傻大个的号码给报了上去,回头人一联系,发现是空号,就问他怎么回事,江北说他也不知道,过阵子得空再帮着问问。

稀里糊涂的,自导自演起一场滑稽戏,不熟悉内情的人只当周明还活着,兴许在某个地方活得风生水起,就是不想联系他们这帮没出息的老同学。

阿平的电话又打来了,这回江北没再拒接,他吞了两口馄饨,舌尖被烫到了,嘶着声问:“啥事儿啊?”

“江先生你可算接了,今天是小年,沈总让我把你接到他们家里去,你这会儿在哪儿呢?”

“我不去。”

阿平婉转恳求着:“你别让我为难啊,沈总就交代了这么一件事,他也没跟我说你会不去呐。”

江北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付过钱,一个人往前边的地铁站走,接连数日的风雪落地成冰,被清洁工用铁锹铲过,马路上只留了层稀薄的冰碴子。

疾风肆虐在脸上,一阵生疼,侧兜的手机又响了,屏幕上显示“沈慕南”。

江北接起电话,“喂。”鼻腔里有股嗡嗡声,像是冻出来的鼻涕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