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50章

第50章

江北咬牙切齿地说:“我当你是我男朋友,没收你那一百万,既然都不是了,那一百万我也不跟你要,这木雕我想怎么砸就怎么砸。”

说完,江北又朝“尸身”使劲踩了两脚。

沈慕南上前抱住了江北,死死箍在怀里,江北拼了命地动弹挣扎,那双胳膊却箍得更紧了。

“放开!”江北逮着什么咬什么。

沈慕南不为所动,任他发泄,良久,大概江北也累了,终于软下了身,倚在沈慕南胸前微微喘气。

“只要你听话,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沈慕南动了动沙哑的喉咙。

“滚蛋!”江北再次试着挣脱开。

沈慕南强硬地掰过江北的身体,两只手按压住他扭动的双肩,眼色沉了又沉,“听我说!”

江北不想听,动脚去踹。

沈慕南稍有不耐,提溜起江北甩到了卧室的大**,覆身压上去,喑哑着嗓子说:“以后你还跟着我,要是嫌这房子小,我给你再换个大的,沈羡北,我说过我会养你,你什么都不用干,我供你吃喝。”

江北用眼睛狠狠地剜着他,“谁稀罕!”

沈慕南的眼圈隐隐红了,似乎是激怒后的暴戾,他寻着那张嘴吻了上去,绝望地吮吸对方的滋味,江北不停地摇头去躲,最后一口咬了上去。

薄唇出了血,沈慕南停下了动作,声音也柔了几分,他像以前那样诱哄道:“听话,以后我每周过来三次,你想去哪儿玩,我都带你去。”

“每周过来三次你当我是我什么?沈慕南,咱俩这样的情分,你让我给你当三。”

沈慕南耗尽了最后一点耐性,他用舌头舔了舔出血的嘴唇,声音里带着几分邪,“不当三,你想当什么?给我当老婆吗?”

江北不说话了,顷刻间手不是手,腿不是腿,像是浮在空中的一团棉絮,抬不起力。

“不把我当老婆,你操我干什么”江北虚软无力地说。

沈慕南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过分,赎罪那般,低头舔向了江北的耳垂,同居一年多,他熟悉男人身上的所有**点。

身上覆着的男人如同毒蛇一样,令江北感到粘腻恶心,也许是胃里的海鲜作祟,他偏头干呕了两声。

沈慕南停了下来,眼中的情-欲之色骤然消退,他冷笑道:“嫌我恶心?”

“脚踏两只船,难道不恶心吗?”

沈慕南微怔,手上的劲儿渐渐松了。

江北趁他松懈之际,脱身站了起来,一句话没说,就去客厅拿走了自己的行李箱和盆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三明治里的鱼的地雷!

小仙女们,中秋节快乐鸭!

第25章 分手(二)

江北手机关机窝在家,还是那套失恋标配套餐, 三菜两汤配点小酒, 咂摸几口, 觉得爱情这玩意儿也就那样吧,人心难测才是最令他寒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