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20章

第20章

“舒服吗?”沈慕南一步步引-诱。

江北垂头不语,他没法接受自己刚才起了反应。

“要不要再试试?”沈慕南的声音越发喑哑,胸口也在一上一下地起伏。

江北尚还有点理智,“咱俩都是男人,不能这样。”

沈慕南笑了,替他温柔揩去嘴角的津唾,目光柔得能溺死人。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江北没法再继续缩头装憨,他是个直肠子,肚子里藏不住疑惑。

“你是不是对我有兴趣?”

沈慕南失笑,“你说什么?”

江北没回他,短短时间内自己理了点头绪,应该是沈慕南想泡他,那一百万就是“泡资”。

见江北发愣,沈慕南不急不缓地点了根烟,眼睛有意无意乜向江北,他给这个傻乎乎的男人留足了时间,甚至够傻男人想完这十几年的浮华人间事。

“慕南。”

沈慕南摁灭了烟,“想好了?”

江北嘴硬,“想什么,我啥也没想。”

沈慕南收起眼中的那点不耐,薄唇一张一合,“沈羡北,我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了,我俩那时候明明那么亲。”

这话说完,江北又陷入了沉默,沈慕南的这份爱意,来得无缘无故,来得莫名其妙。

江北叹了口气,索性不去想了,“对了,你那套西装我洗好了,在我家,我明天拿给你。”

沈慕南抿抿唇:“不用,你留着吧。”

“太大了,我穿不了。”

“那就扔了吧。”

江北顿了顿,又问:“那,你明天能不能顺便把我的衣服带过来,就上次淋雨时穿的。”

“我扔了。”

江北抬头看他,闷闷地说:“扔了就算了。”

他那牛仔裤是被人忽悠买的,花了一千多,总共也没穿几次,实在心疼。

他这会儿在想什么,沈慕南其实一窥便知。

第11章 生日宴

周三傍晚,江北拎着蛋糕便去了,还是以前住过的那栋别墅,刚到门口自己就被门卫给拦下,对方要求出示邀请函,江北给沈慕南打了电话。

等候的功夫里,江北见到了不少上流社会的贵先生贵太太,应该都是沈父生意场上的朋友,或是同一条利益链上的名流巨贾,这些人大多有一个共同点,穿着讲究气质不俗,任意一个举动都能彰显出他们背后的财力与修养。

不一会儿,沈慕南从里面走了出来,门卫冲他微笑颔首,他不予理睬,而是眉目含笑地看着江北。

四目对视,江北不自然地垂下了头,手里的蛋糕晃了两晃。

沈慕南意欲接过蛋糕,江北用余光瞄见了那只突然伸来的手,以为这人又要搞那些暧昧的小九九,右手随即一缩,连带着蛋糕一起背到了身后。

“两男的拉什么手。”江北嘟哝。

这副高度紧张的戒备反应愉悦了沈慕南,他唇边掠过一丝淡笑,声音略显无奈,“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