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9章

第9章

“你俩是堂兄弟?”

“也不是,我跟他家其实没啥关系。”

一个南,一个北,江北他妈又是单身,她理所当然把这俩当成是因为父母离异而被拆散开来的亲兄弟,根本就没往别处去想。

原来,乌鸦终究还是乌鸦,骨子里躺的就不是凤凰血。

要在以前,听到这些话,她也许叹两声就完了,但现在她自诩有了退路,何况还是比原路强上百倍的退路,倒不如甩手走人,一了百了。

有钱男人不是换衣服勤快嘛,她不介意去充当其中的一件。

第5章 偶遇

人都说柳暗花明,连着萧条了三四月,江北终于接到了一个大单子,某个土大款要求给他雕个举世无双的观音菩萨,就供在家里,上可保平安,下可招钱财。

江北对这事很上心,陪着土总选了一天的木材,足迹遍布半个北市,这八月烈日,骆驼它都受不了,土总也觉着有点过意不去,说是要请江师傅吃顿晚饭。

除了他俩,土总另外又叫来了几个生意场上的朋友,无一例外,这些朋友也都是又土又壕的款儿,五米开外就散发出一股大金链子的金属气味。

可能是为了充面子,吃饭的地儿选得还挺奢华,就在东角楼斜对面的一家素食餐厅,别看是素食,里头从厨师到选材,起码是五星级配置,一碟小小的素食豆腐,能给你卖到大几百元。至于口味如何,那不重要,吃的就是它的派头。

大款们整了两瓶五粮液,三杯两盏后就开始一通胡扯,从发迹史谈到如今的公司运营,从大老婆谈到如今的遍地野花,牛逼吹得窜天响,连奥巴马都成了他们的好朋友,江北实在听不下去,就去卫生间透了口气。

“真不是我把他藏着,不带给你们看,他性格冷,不爱跟陌生人接触。”女孩咯咯轻笑了两声,“改天吧,改天我把他骗出来,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回头再聊。”

女孩把手机放回包内,对着镜子抹了几下口红,又拿出粉扑补好妆,白皙精致的小脸上逐渐展露出了自信笑容,她从旁经过,江北闻见了一阵淡淡的柠檬香水味。

“沈少。”一道清亮的女声。

江北无聊地转过头去看,刚才打电话的那女孩正小步翩跹地走向一个男人,男人绕开她,径直朝洗手间这边走了过来。

而江北,不偏不倚就站在男人的视线尽头,藏都藏不了。

餐厅的中式装修使得这条长长的走廊漫着暖色的古韵,江北愣在原地,眼睛里是看不真切的茫然,待沈慕南走近了,他才客客气气地说:“我陪客户来这儿吃饭。”

同时又指了指前面那女孩,“那是你女朋友啊,挺漂亮啊。”

沈慕南从他身旁擦过,一声不响地直接进了男厕,一会儿便出来了,洗净了手,抽出一张擦手纸仔仔细细擦干手上的水,扭头瞥了眼江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