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字体:16+-

第4章

第4章

拔不出,截不断,堵在嗓子眼直难受。

江北属于典型的傻人有傻福,他刚生下来,就被人用花棉被裹着丢在了北市福利院门口,长到六岁时,与他同年进来的小伙伴陆陆续续被领养,只有他一直没着落。

福利院的院长替他寻了许多个家庭,可人家过来一看,不是觉得长得不够机灵,就是觉得太干瘦了,总能挑出许多毛病。

他年纪虽小,可也知道自己是没人要的那个,性子越发怪异,动不动就跟人打架。

那天,他因为打架被院长罚站到外边。

刚下过雨,空气里是雨后青草的味道,温度不冷不热,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噔噔噔朝他走来,在他面前停下,“你叫什么名字?”

江北好奇地盯着女人看,没敢说话。

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江北怯生生地接了过来。

再后来,那个女人就成了他的妈妈。

他的新爸妈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就去福利院领养了他。

福利院的人都说,他走了运,这是个难得的好家庭,男主人是开公司的,女主人是大学老师,教养钱财他们样样都有。

原本开始是好的,江北也确实像别人说的那样,享尽了傻福。

只是他十岁那年,沈父从外面领回了一个四岁小男孩,取名为沈慕南。

早慧的江北知道,这是他爸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也就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私生子”。

打那以后,家里战火不断,不得消停。

每每大人们吵架,江北总喜欢一个人跑到二楼的窗台上发呆,无聊地盯着外面的蓝天看。

“哥哥,他们在吵架。”稚嫩的童音搅乱了江北的思维。

江北转过头一看,小家伙赤脚站在他面前,委屈得快要哭了。

“哭什么?”江北问。

“他们在吵架。”沈慕南说,声音软软糯糯的。

江北把个矮的沈慕南抱到了窗台边,紧紧地攥起他的手,“你妈呢?”

“妈妈住在外边,爸爸说以后要把妈妈接过来。”

“让你妈别过来。”

沈慕南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江北也是一脸童稚,理直气壮地反问:“你妈住过来,我妈住哪儿?”

这下子,沈慕南更加委屈了,浓密的睫毛上扑扇出了泪珠子。

楼下的声音突然没了,江北松开沈慕南的手,把他抱了下来,“他们快吵完了,回你房间去。”

“嗯。”沈慕南强忍住没哭,扑腾着两条小短腿往房间跑。

之后,沈慕南经常来找江北玩,江北虽然大他六岁,可到底是孩子心性,经常仗着自己年纪大欺负沈慕南。

小孩子很好骗,你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好几次江北跟他说,家里有鬼,沈慕南吓得不敢一个人睡,非要挤到江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