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上瘾
字体:16+-

第一百八十八章毁灭8

第一百八十八章毁灭8

“当玉媛气消,我自然会放过你,不过待会她来,你可得给我客气点,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拼了这条命,我都会与你同归于尽。”

杨帆突然说着,林浩惊呆。

蓝玉媛从暴露起,一直东躲西藏,这么些天,在邻市住了不少日子,就连林浩被绑架,也是杨帆事后通知,本来她打的算盘,就是让杨帆替她报仇,可惜,一切太的太快,让她手足无措。

时炎羽的本事她懂,前几天风声正紧,她根本不敢回来,趁这几天时炎羽不知忙什么,对这事不放心,她赶忙回来看看情况。

这个房子名义上是杨帆主人的,居住的也只有杨帆和几个佣人,所以对于林浩在这他的主人也不知情。

杨帆偷偷让蓝玉媛回来,让她亲自解决和林浩之间的琐事,当她解气后,再决定怎么处置林浩。

与蓝玉媛分开也尽一年时光,这一年,时过境迁沧海桑田,美好的田园风景还在眼前,他的胳膊上也有蓝玉媛的余温,可现在……

林浩冷笑,抬眸陌然注视眼前一切。

现如今的狼狈、折磨、痛苦,全拜蓝玉媛所赐,事到如今,他仍想问一句,他林浩究竟有什么事对不起她,值得她发了疯的想毁了他。

蓝玉宇远走高飞,身处异乡,林浩仍会时而挂心,担心他没钱花,没工作,会被人欺负,也想寻找将他纳入羽翼下好好保护,可对于蓝玉媛,从最初的不在意,到如今的恨之入骨,一次又一次的死心让他极为怨愤。

林浩默默忍着怒气,等着过会向蓝玉媛发泄。

半小时后,地下室的门被打开,那边光芒万丈,刺眼极了,林浩本能的闭眼,心知对方是谁,又不想如此狼狈还憔悴,便忍着不适,继续注视。

在一片白光中,黑色轮廓身材凹凸有致,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美女,林浩在心中冷笑,这些怕是杨帆的卖身钱,蓝玉媛脏到这种程度,真是看一眼都会觉得污了眼。

杨帆笑嘻嘻的走过去,轻轻擦拭蓝玉媛身上的灰尘,笑谈几句,轻轻在蓝玉媛脸上留下一吻,然后离开地下室,大门一关,唯一的亮光消失,林浩没能看清蓝玉媛的容貌,她今天穿着花裙高跟鞋,头发是染烫过的银白色大卷,看起来非主流极了。

林浩仅一眼就垂下眸子,轻笑道:“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玉宇远走他乡,孤身一人,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你心思不在弟弟上,却只想着报仇,不……怎么是报仇呢?我林浩从未亏待你,却被你恩将仇报。”

蓝玉媛没说话,迈开步伐靠近林浩,在他面前停下,伸出双手捧起林浩的脸,逼他与自己对视。

比起一年前,现今的蓝玉媛苍老许多,尽管化着浓妆,脸上的皱纹依旧依稀可见,眸中的憔更是无法遮掩的。

“林浩,满意你现在看到的吗?”蓝玉媛咬牙切齿。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人。

“怎么能满意!从你给我下药的那刻起,我就该狠狠惩罚你,就算玉宇卖身救你出来,我也该把你送回去,省得被你害成这样。”

想到之前,林浩更加怨恨,为了这个恶女人,善良的蓝玉宇毁了自己下半辈子,就算他在陌生城市,过着正常生活,他的人生依旧存在一大污点,一辈子都洗不掉,这个污点会伴随他一生折磨他一生。

可他的牺牲,非但没救赎任何人,而是将所有人推下地狱,要是他在,估计自责的自杀了。

“玉媛,就算你把我绑在这又能怎样,你以为时炎羽会放过你吗?我出去后会放过你吗?除非你把我杀了我们同归于尽,不然这辈子你定然会栽在我手上。”

蓝玉媛是个自负的女人,以自己为中心,如同之前,时炎羽不爱她,她就把错怪在林浩身上,时炎羽的势力不能为她所用,她就将错怪在时炎羽身上,她自私的将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还理所应当。

所以她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同归于尽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词语罢了。

“同归于尽,你倒是想得开,你这种同性恋早死早好,我才不去陪你。”不敢对视林浩眸中的决绝,蓝玉媛松开林浩,有些害怕的转过身。

林浩轻笑没有说话。

“这么些天,我相信你受的折磨也不少,可惜,不足你给我的三分之一,等我什么时候不怨恨你了,说不定让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就放你走了。”

“笑话,我林浩跪天跪地就是不跪贱人,而且以你小肚鸡肠的性子,又怎会轻易不怨恨,我猜你肯定是把杨帆的钱骗到手,等把我弄的半死不活就逃走,等时炎羽找来,杨帆替你受罚。”

蓝玉媛脸色大变,愤恨的怒瞪林浩。

这真是她的计划。

蓝玉媛初识杨帆,本来也没什么,觉得他只是一个有点小钱的上班族,在后来的接触中,渐渐察觉异常,在杨帆一次醉酒时,将来龙去脉问的一清二楚,借着他对杨帆对同性恋的恨意,一步步达成自己的目的。

等杨帆为她着迷后,慢慢将她苦楚诉说,果不其然,深爱她的杨帆怎会不答应她的祈求而他早已厌倦与男人在一起,便计划此次事过后,与蓝玉媛在一起,过着男耕女织的正常日子。

也只有和蓝玉媛在一起,他才能感觉到安全感,毕竟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奢望正常人家的黄花大闺女看上他。

在蓝玉媛一次又一次的洗脑和**下,杨帆才成了现在的杨帆,不得不说,蓝玉媛还是有一定本事的,倘若用在正途,也会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来不及惋惜,林浩发现蓝玉媛表情不对。

蓝玉媛突然狂笑,偷偷瞥向林浩,又故作娇羞的用手掩着嘴。

‘‘林浩你可能不知道吧,时炎羽最近不知怎么了,好像对你失踪这事不上心了,原本全城戒严,警察天天搜人找你,可这几天,他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就只有那个严希和汤褚,你说他会不会突然醒悟,觉得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功夫,不想理你了。’’

最后,蓝玉媛给了林浩一个我很心疼你的表情。

林浩不想为不值得的事浪费感情,时炎羽那人,别的不好说,估计这几天忙的都睡不着了吧,加上他们的孩子,家长的压力,肯定憔悴不少,偏偏他又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等他回去一定要给他好好补补,家里的顶梁柱可不能就这么倒了。

蓝玉媛说自己的,林浩想自己的,当她反应过来,林浩几乎都快睡着,被忽略的她及其不快,抓住林浩的衣领,本想好好教训,却觉得手上触感不对,仔细一看,衣领上都是血,顿时恶心的收回手,转眼给了林浩一巴掌,大喊了句脏死了。

林浩弯着头,忍不住说:‘‘别忘了,当初我就是把你从脏兮兮的大山里带出来的,也是我不顾安危,讲你从熊熊烈火中救出,导致现在腿上还有骇人的伤疤,这些事我不提你就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明明都是一个父母,小宇比你好太多,他的良心让他对我心存愧疚,不惜离开让我好好生活,可是你,良心莫不是让那场大火烧没了。’’

林浩字字珠玑,不是他故意将陈年往事抬到台面上来讲,他也知道,像蓝玉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根本不会因为任何事有所改变。

可是,他现在有个重要决定。

女人比男人好欺负太多,杨帆身上找不到突破口,就只能在蓝玉媛身上找办法,她是杨帆的心头肉,如果将她挟持,应该是很好的办法。

‘‘林浩,你说的我都不否认,可我有个事不得不说,自从搬到时家,我没有一刻时间不受人鄙夷,你甚至嫌弃到让人指导我的穿戴,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堪一击,丢你脸吗?’’

那段时光对蓝玉媛来说颇为折磨,那种生怕呼吸都会惹人厌倦的滋味,是她噩梦的来源时至今日,梦中忆起那段时光,还是会压抑的不能呼吸。

‘‘那一切都是我的错吗?让你梳妆打扮,是不想让你在名媛中瞧不起,我不是你的父母,能对你做到的照顾我都做到了,你觉得我要对你多放纵,才能不枉你称我一声哥,你把别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还嫌不够,你这么贪婪,自己真的一点感觉不到吗?’’

这么多事,这么多磨难,只让给蓝玉媛的恨意茁壮成长,却没教会她为人之道。口干舌燥的林浩最终没了声音,这算是他在报复前的测试,很显然,蓝玉媛没及格,等他出去,再不会顾忌任何,该报的仇他一分都不会少。

公事私事家族事,因为一个区区蓝玉媛,给太多人造成了困扰,这笔账他记在心里。

林浩再次注视蓝玉媛时,眸中一片死灰,决绝的根本不像他该有的表情,绝望到深处便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