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上瘾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章订婚?

第一百五十章订婚?

那夜之后,严希未能见到汤褚,他四处打听才知道汤褚回家了,回了汤家,而和他一起住的还有他的未婚妻。

知道这个消息后,严希像被雷劈一样,大脑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不敢想象,夜黑风高时,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压着别人,那个只和他亲吻唇瓣,在别的女人身上点火,更不敢相信,他的专属臂弯已经被别的女人享用。

可现实太过清晰,无论严希怎么欺骗自己,他的心还是血流满地,痛不欲生。

他却不愿臣服,他无法接受汤褚不爱他的事实,他依旧期待着两人误会解除后幸福生活在一起。

那个掰弯他的男人,怎么能在他直不了后抛弃他,怎么能!

严希的小脾气瞬间被激怒,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无论如何不论代价的把汤褚抢回来。

公司不能进,家里也不能进,没关系,他就当回狗仔,死死追踪,趁势将汤褚拿下。

严希的微笑充满坚强,却仍有一丝苦涩。

大清早,他戴上墨镜帽子口罩,身上穿着地摊上淘来几十块的衬衫和短裤,乍看,像是农夫。

蹑手蹑脚的离开家,严希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坐下,进去时,店员差点都要赶他出去,看到他帽子后,笑盈盈的将他迎进去。

三杯咖啡,严希整整喝了一上午,结果汤褚并未出来,食堂饭菜不好吃,严希正担心呢。

公司门前停了一个跑车,女人戴着墨镜,严希却一眼认出那人,汤褚的未婚妻,只见她下车后,手里还拿着饭盒,严希气的都快把杯子摔碎。

过了一小时,女人不紧不慢的出来,身上也没异样,严希这才放下心。晚上,严希都快中毒时,汤褚的车子才出现在门前。

严希大方的搁下两百块,急忙追出去,大晚上的他一双腿怎么跑的过四个轮子,没一会就被丢下。

跑累了,严希在原地大喘息,他将帽子拿下,头发已经湿漉漉了,愤恨的望着远去的车,他怒吼。

望着周围,并没有什么出租车,他快急疯了,好不容易能见面,却没法说话解释,这不存心要他命么。

再气也没办法了,严希咬牙切齿的准备转身,一个交叉口他突然看见熟悉的车影,看到车牌时,他懵了。

汤褚,他并没走,只是在他身后注视他。

严希眉开眼笑,低沉的情绪瞬间活跃,他急忙跑过去,汤褚知道他看到后,就没想躲了,正好他也有些事要和严希说,

走到车前,严希傻笑着打招呼,然后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我就知道你心疼我,不舍得抛下我,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在跟踪你。”

汤褚道:“你都在咖啡店坐了一天,而且视线是公司,保安发现后立马禀报,如果我没认出你的帽子是我给你买的,估计你现在已经在警局了。”

严希也无语了,他没想到一个帽子就将他卖的彻底,不过也无所谓,汤褚既然不舍他被抓,肯定还爱他。

“没办法,你不肯见我,我就只能这样了,不过幸好,第一天我就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不蹲守三四天是碰不到你的,老天待我不薄啊。”严希笑着感叹。

汤褚一直面无表情,听到这话,双眉忍不住紧蹙,他一直不敢面对严希,将眼底的不忍死死掩藏。

气氛即将陷入尴尬时。

汤褚说:“今天你吃了吗?我听保安说,你一整天都在。”

关心的话语,让严希心里暖暖的:“中午吃了面包,晚上也吃了面包。”

“你牙不好,以后少吃甜食。”

严希一愣,汤褚的语气不对,太过低沉。

他还没来得及询问,汤褚说的话让他懵了。

“我和她的订婚日定了,下个月号,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你能不能别委屈自己找我,我们自己还会不去了。”

订婚后是什么,是婚礼,是红本本,这时,严希才觉得两人住一起有什么大不了,又没名分,可现在。

严希连最后一丝希望都要破灭。

他吓得浑身发抖,刚才的笑僵在脸上,他伸出手想碰汤褚,却怎么也举不起来。

周围一片寂静,严希都能听到激动的心跳声。

他抬起颤抖的手,轻轻搭在汤褚的胳膊上,他小心翼翼的摇晃,双眼含泪可怜兮兮的注视汤褚。

“我不过说错话罢了,你为什么要这么骗我,汤褚你怎么能这样,我不都说了我会道歉么,你干嘛不依不饶。快,和我说你只是在开玩笑,只是开玩笑,你说啊。”

严希不能接受,否则伤了的心一定会死亡的。

他必须坚信汤褚是在说谎。

同样,他也在渴望一切都是梦,是一个噩梦,当他醒来,汤褚还睡在他身旁,起身后就会为他准备衣服,准备洗漱用品。

“你把汤褚还给我,你把那个爱我的汤褚还给我。”

汤褚的沉默承认了事实,严希的理智断了线,他疯了般摇晃汤褚。

汤褚什么解释也没有,任由严希发泄。

严希突然抱着头摇着,他努力催眠自己,不停嘀咕:他骗我,他骗我。

严希泪如雨下,配上如今的疯狂,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汤褚很是心疼,却没办法。

他强忍着,不让自己触碰严希不去安慰,在他的理智快要崩溃时,他急忙转身,不看也就不会心疼。

将理智续上,他声音颤抖:“下去吧,她还在家等着我。”

她,她,她。

现在的汤褚张口闭口都是那个她。

突然,严希漠然的注视汤褚,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你不是汤褚,不是他,他不会说这些话的,不行,我得去找我的汤褚,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严希疯狂的打开车门,他疯狂的跑着,每跑几步他就跌了,满身都是脏,汤褚本能的打开车下去扶他。

结果严希爬起来直接跑了,好似汤褚是瘟神。

跑到见不到汤褚的地方后,严希随便找了个角落,靠在那放声大哭。

眼哭红了,哭肿了,哭疼了。

四周一片黑暗,晕黄的灯光更显凄凉,严希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还有谁会要他,汤褚不爱他了,不要他了,他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踉跄着身子,严希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周围已经没有出租车,严希也不想坐,拖着狼狈的身子,他一步一步走着。

两个多小时后,他出现在时家门口,他轻轻的按门铃,然后有佣人来开门,佣人认识他,问他要不要喊林浩上来。

严希说不,带他上去就好。

两人刚到楼层,就听见林浩的和时炎羽的闷哼声。

两人都十分尴尬,严希眼眸闪了闪,他还是离开算了。

刚转身,佣人忙喊他。

声音不大不小,里面人刚好听到。

林浩急忙推开身上的时炎羽,准备下床,又被时炎羽拽了回来。

天大地大,完事最大。

一分钟后,才算结束,林浩两腿都合不拢了,他推了推身上的时炎羽,让他出去看看。

时炎羽不悦,好事被打扰可是一件非常值得愤怒的事。

穿上地上的浴袍,他直接光着身子走了出去,刚打开门,他就看到狼狈的严希。

时炎羽把门关上,小声道:“出事了。”

林浩立马惊醒,在时炎羽的搀扶下从**下来。

穿好衣服,林浩走出去。

严希要走,佣人一直在挽留,林浩出来后就让佣人离开了。

林浩也很尴尬,他脸上红潮未退,唇瓣红肿,脖颈处也被时炎羽留下很多痕迹,更别说他的走姿了,还有他的叫声,严希一定听见了。

“那个……小希你怎么成这样了,浑身脏兮兮的,你先去客房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再出来。”林浩以这个为借口,缓解了尴尬。

严希现在好比如傀儡,别人说什么干什么,一点主见也没。

严希去客房洗澡时,时炎羽道:“估计两人又出问题了。”

林浩感慨道:“小希本来就很笨,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一直都是汤褚在帮他,现在汤褚要和他闹分手,还要订婚,小希肯定会很伤心。我们现在感情稳定,该帮帮他们。”

时炎羽茸茸肩表示没问题,一切听林浩的。

记得当初他去询问好兄弟时,对方说:这个结果对我和他都好,说实话我真累了,炎羽,别看我和小希幸福的在一起,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比你们波澜起伏过的爽,可我们之间的问题都是隐形的,我正是看到了诸多问题才这么做的,你别劝我了我和他就这样了。

虽然时炎羽那时候处理自己的感情都忙不过来,他还是略微注意了汤褚,其实他也不懂有什么问题比他和林浩还多,不过好兄弟都这么说,他也只能暂时放下。

短短时间就变成这样,其实也超出时炎羽想象。

两人低头沉思,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林浩以前甚至期待他们两对一起把婚礼办了,省钱省力还省心,该不会尴尬,不过依现在的局面,他的想法肯定没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祸不知严希承受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