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上瘾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傻子严希

第二十二章傻子严希

“别担心,爸不回有事的。”林浩很是无措,除了心急他也是没了办法。

兄妹两坐在长椅上,林琳哭个不停,林浩也只能让林琳靠在他的肩上发泄。

因为紧张害怕,林浩身躯微颤,不停的望着手术室。

一个护士走出来,林浩他们赶忙走上去。

“请问你们是林彪的家属吧,病人现在情况危急,请你们把字签了,我们好进一步为他治疗。”

林浩一震。林琳哭的更凶了。

林浩颤抖着双手把字签了,那一刻,病危通知书五个字冲击着林浩的眼球。

林浩脑袋一懵差点站不稳,林琳看到林浩这个样子,又急又哭。

三小时后林彪被医生们推入,林浩他们紧跟身后。

“医生,我爸怎么样?”林浩让林琳留下门前,自己去医生办公室询问病情。

医生叹息道“病人情况不太好,车祸的撞击太大,脑部有於块可能会压迫脑神经,病人身体太过虚弱我们没法继续手术,如果天内还没醒情况就危险了,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植物人?”林浩失神的呢喃,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浩赶回看着隔着玻璃的林彪,泪还是忍不住流淌着。

“小琳,我们两先回家把家里钱拿出来。爸……可能会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了。”林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的平稳,就算他再怎么努力隐忍,他的声音还是不停颤抖。

一天,两天,三天。

三天里林浩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几乎每隔半天就会有护士提醒他交费。

经济压力与精神压力压迫着林浩,他又不得不伪装坚强,给予林琳依靠。

三天一过,林浩的希望破灭。林彪成了植物人躺在病**。

林琳已经哭成泪人了,林浩也是难过的很。

“哥,接下来怎么办?钱快没了,爸也成这样,怎么办,怎么办。”林琳激动着。

林浩也是烦恼的很,这几年的存款他已经全都交了,小琳从家里取出的钱也花光,他们手头上钱不多,植物人每天躺在医院打点滴维持生命更是一笔持久的费用。

“你先在医院照顾爸,我去去就回。”

林浩来到公司,支取了薪水,却也是杯水车薪,他又把时炎羽以前曾送给他的一支名表卖了。

那是前不久他回家林彪给他的,原本他准备还回去,现在急需钱他也顾不得了。

那支表价格不菲,林浩回医院把钱全部交了。

十天后,林浩再一次遇到经济问题,医院就是一个无底洞,无论多少钱都填不空。

这次林浩真的没办法了,能卖的都卖的差不多,存款也花完,他现在没钱了。

当林浩一次次被护士催着交钱,林琳也坐不住了。

“哥,家里不还是有个金镯子吗?你把那卖了。”

“不行。”林浩严词拒绝,“那是妈留给你的嫁妆,是她唯一的遗物,卖什么也不能卖那个,好了,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别瞎操心。”

“给我记住,你要是敢把那个偷偷卖了,就不要当我妹妹。”为了断了林琳的心思,林浩不得不说狠话。

“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在这等我。”

林浩赶到时氏集团,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不知要不要踏出这一步。

其实林浩早就想到来找时炎羽要钱的方法,但他怕,怕把这钱要了他就真的是见不得人的地下情人,是那可恶的第三者。

不过现在……没办法了,这分文不值的自尊不要也罢,只要能换回父亲的生命。

林浩深呼吸着,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原本像林浩这种要求见最高领导人的无名者,前台小姐是不予搭理的,谁让林浩长的帅,前台小姐帮林浩问了一下后,林浩就直接来到最高层见到了时炎羽。

“怎么找我有事?”时炎羽正在工作,知道林浩进来后也没抬头。

“我……我来找你……借钱。”林浩小心翼翼的询问。

“多少?”

“一……一百万……”

时炎羽一愣,停下动作。

林浩以为时炎羽准备拒绝,赶忙解释“我会还你的。”

时炎羽冷笑着从一旁的抽屉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万,是包你一年的费用。过来把字签了吧。”

林浩虽然觉得耻辱,一想起医院里奄奄一息的林彪后,鼓足勇气拿了卡签了字。

“既然价钱这么贵,是不是工作的也得努力点?”时炎羽笑嘻嘻的把合同收起来调侃道。

林浩垂下眼眸问道“你想要我怎么办?”

“顺应我点,听话点。”

“好。”林浩点头答应。

林浩的反应时炎羽很喜欢,笑容愈加灿烂。

这些钱时炎羽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晚餐,他也不会白睡人的。

“过来。”时炎羽说道。

林浩虽然不愿过去,一想到口袋里灼热的卡又慢慢的迈开步伐。

来到时炎羽面前,时炎羽一拉林浩就坐在他的腿上。时炎羽抓住林浩的下巴就狠狠的吻上去。

林浩没有反抗,任由时炎羽在他口中肆虐辗转反侧。

渐渐的时炎羽的手也不规矩,林浩也不敢反抗。

结果两人就在办公室做了,不适宜的时间不适当的地点。

做后,时炎羽脸一冷,林浩就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医院。

万不是一笔小数目,足够让林彪住很长时间。

林浩又雇了护工,以后由护工来照顾林彪,而他自己上班林琳上学。

虽然两人都不想离开,但照顾植物人不是几个月就行的。

林浩每天打两份工,晚上时炎羽要是没来他就去医院陪林彪。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林浩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经常出现头晕眼花的毛病,为了赚钱,林浩总是忽视。

直到一天上班林浩昏倒在办公室。

当林浩醒来时就发现他一个人躺在医院旁边还有刘云。

“你醒啦。”刘云关心道。

“我怎么会在这?”

“医生说你太疲劳了,以后得好好辽养。”

“谢谢你照顾我。”林浩看到周围只有刘云一个人便知道在他醒来前肯定是刘云在照顾他。

“不用谢,大家都是同事。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了,要通知你家人来照顾你吗?”

“不用了,没多大事。你赶快回去吧,不然打不到车了。”

“也行,拜拜。”

“拜拜。”

林浩疲惫的躺在**总是觉得这只是一场梦,怎么好好的父亲出了车祸,这个主心骨一倒,你让他们这些小屁孩怎么办?怎么把这个家支撑起来。

你看,一到关键时刻,他林浩只能用卖身来换取生存,还真是好笑。

“你好,你醒啦。”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穿着病服的少年走了进来。

“你是?”林浩迷糊了,他不认识这个少年啊!

“喏,病友!”少年指着身上的病服走到林浩身旁的病**躺下。

“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来时一大群人都把我吓坏了。”少年很善聊,也不顾林浩兴致缺缺。

出于礼貌林浩只能说“累的。”

“哇塞,我也是唉。不过……我们既然在一个病房病情肯定差不多。不过你朋友真多,我数了数上到多岁老头,下到十几岁小姑娘。”少年调侃道。

“那是我同事,老头应该是经理,小姑娘应该是他女儿。”不知为什么,林浩想要解释。可能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他也想找个人畅谈下发泄情绪。

“不是吧,那老头丑的惊天动地,那姑娘美的楚楚动人,他们会是父女两。”少年用着极为夸张的语气,让林浩哈哈一笑。

“对了,我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严希,严是严希的严,希是严希的希。今年岁。你叫什么。”

“你岁?!”林浩惊讶的喊道。

“对啊,不像吗?”严希微笑的歪着头可爱的眨巴眼。

“我估计你说你比较有可信度。”林浩调侃道。

“没办法,我们一家人颜值都高,可惜就是童颜,我妈今年四十多,经常有人让我喊她姐姐,弄的我可无语了,我姐也是,有人说我两是双胞胎,鬼知道她都比我大五岁,还经常装可爱欺负我。还有我爸,最可恶,经常骂着骂着就指着我的脸笑个不停,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气愤,我恨不得他打我骂我,偏偏他笑个不停………”严希话题越扯越远。

林浩也不觉得烦,脑海中自动勾勒出严希一家的幸福生活。

林浩笑道“你们一家人真幸福。”林浩的眼中是满满的羡慕,刚刚发生家庭巨变的他,非常渴望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幸福?还好吧,你都不知道我爸妈他们有多庇护我,庇护的我都接触不到任何人,每天孤零零的受他们欺负,特别可怜。”严希嘟着嘴很是可爱。

“那你怎么会住院?”林浩很是疑惑,照严希这么说,他根本不会出现像他这样的问题。

严希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离家出走,不敢租房子住酒店又不会做饭,只能跑医院这里骗吃骗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