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437章 我们去年保存起来的

字体:16+-

第437章我们去年保存起来的

还没有走进小房说的那个山洞,楚留香就发现山洞里有着些许白烟冒出。

山洞里肯定有人,而且看着飘出山洞的白烟,楚留香还知道正正在燃烧的的并不是什么柴火,而是一些受潮的枯草之类。

为预防万一,楚留香还是决定偷偷靠近,万一不是小房的堂姐呢?

不过楚留香的担心还是多余了,不过这样担心也是必要的,作为一名侦察兵出身的炊事兵,楚留香就是要随时具备这样的危机意识。

在山洞洞口不远处,一位身穿白族服饰,年纪在二十多的女子正在燃烧的篝火中靠着红薯。

“这个时候有红薯?”楚留香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个问题,随后他自己也摇了摇头笑了,他发现自己已经是真正的炊事兵,而不是侦察兵了。

如果是侦察兵,首先会想到:这年轻女人是谁,是不是自己寻找的目标,她在这里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等此类的问题。

而不是首先想到红薯什么什么的,也更不会想到这个季节根本不是红薯产出的季节。

楚留香故意弄出了一点响动,让洞穴里的人听到,他这样做是怕自己突然出现吓到这位白族年轻女人。

这轻微的响声让眼前这位白族女人扭头看向洞外,当他发现是一位男性向洞口走来,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身边的那把砍柴刀。

楚留香穿着雨衣,并没有露出自己的军装,他看到白族女子非常紧张,于是主动开口说:“哎呀,老乡,这雨太大了,我赶了很多天的路了,我能进来休息一下吗?”

年轻女子看见楚留香非常客气,她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继续看着自己烤的红薯。

楚留香尽到洞穴里,他脱下了雨衣,露出了早已经浑身湿透的军装,此时,白族年轻女子看到楚留香穿的是解放军军服,她笑了,这次是她主动说话了。

“哎呀,你是解放军啊,你浑身都湿透了,有换的衣服吗?干净找地方换了!”她对着楚留香说,与之刚才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双手已经离开了身边的砍柴刀。

“哦,老乡,没有,不过,能让我在你的火堆边烤烤吗?有了这火,我就不能了,衣服也会很快干了!”楚留香同样微笑着说。

“快,快来烤烤,不过我没有看到什么柴火,雨太大了,我出去就会淋湿了,我只是在洞口附近找了一些茅草来!”白族女人说。

“哦,这样,老乡,我看你有砍柴刀,你借给我,我去砍点柴火回来,这样火就能大一些。”楚留香态度非常真诚地说,他有些担心他一提砍柴刀的时候,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和警觉。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位白族女子非常大方地把砍柴刀递给了楚留香,而且还跟楚留香说了在什么地方可以砍到柴火。

楚留香再次穿上雨衣,他把他的两个挎包放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挎包早已经湿透,也需要用火烤干,否则里面的食物可能会贬值霉烂,但是他并没有把食物拿出来,他想着,还是一会再拿,要先搞清楚眼前这位是不是小房的堂姐。

很快,楚留香砍了很多的柴火回来,白族女子立即拿了几根架在的茅草火堆之上。

由于柴火是潮湿的,表面完全都被雨淋湿了,白族女子并没有立即将柴火放在燃烧的茅草之上,因为那样做,只会让原本燃烧的火堆熄灭。

所有她是架在篝火之上,让篝火先把潮湿柴火里的水分被火烤的蒸发,然后在逐步放入篝火中。

所以,当楚留香看来的柴火架上去五分钟之后,这堆原本并不大的篝火才开始慢慢大了起来。

而在这过程之中,楚留香已经与白族女子聊上来了,并且可以肯定眼前这位就是小房的堂姐。

“老乡贵姓啊?”楚留香首先自保家门之后问着。

“房兰,兰花的兰!”白族女子也不忸怩直接回答道。云南少数民族的女子跟汉族女子最大的不同就是说话办事与男子并没有多少区别,甚至在某些地方,女子还是一家之主。

家里的所有活计,包括地里的庄稼都是女人们操持,相反男人们则不会管这些事情,他们只需要负责保护好自己的家,自己的地,自己的村寨即可。偶尔闲暇时间,男人们也会山上打猎,以获取家里所需的肉食或者为家里换取一些生活用品。

“房大姐,你这大雨天的是要去那里?”楚留香故意表现出自己随口问着。

“我去看望我儿子,你呢?解放军同志?”房兰反问道,她倒是非常明显是故意问的。

她当然知道她现在生活的村寨已经被封锁了,也知道了疫情的事情,但是,她没有想到,有解放军在找她。

“我?我迷路了。大姐,你孩子在那里?”楚留香问。

“我孩子在城里上学,今年二年级,我给他做了一个书包,就是给他送书包去的!”房兰对楚留香没有任何一点戒心,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对解放军保密。

“哎,巧了,大姐我也是回城里,这不迷路了,能一起撘伴回城里吗?”楚留香问,然后表现处一幅非常需要帮助的表情。

“没问题,雨停了我们就上路,这一下雨啊,路就难走了,要比平时慢很多!”房兰非常高兴地答应了楚留香的请求,而且还为楚留香说了道路难行。

“哎,大姐,你烤的是红薯吧?”楚留香指着大姐正在烤的红薯问。

“嗯,不过我们叫紫薯,红薯里面是红色或者黄色的,这紫薯里面是紫色的!”房兰给楚留香说。

“啊,紫色的红薯?”楚留香惊讶地说。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们没见过吗?”房兰并没有看着楚留香,而是看着自己烤的那个紫薯说。

“没见过,也没吃过!”楚留香实话实说,他并不在意自己孤陋寡闻。

“一会就能吃了,到时候你尝尝!”房兰查看了一下紫薯现在被烤熟到什么程度之后才抬起头望了一下楚留香。

“嗯,大姐,我这里也有一些吃的!”此时,楚留香想起来自己挎包里还有很多食物被雨水淋了,于是赶紧伸手去把自己的挎包拿过来。

边拿挎包还边问:“紫薯是这个季节成熟的吗?”

“不是,这是我们去年保存起来的,用来做种子的,这是多余的,于是我就拿来在路上做干粮。”房兰说。(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