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68章 会时刻处于警戒状态

字体:16+-

第368章会时刻处于警戒状态

“师长!”

正在师长与东方木老团长回想当初没当兵之前那段岁月,一个粗狂的声音从菜园的大门处传来。

“哦,小谷啊,怎么现在才来?”师长蹲在菜地中间抬头回答说。

“成昆考察队出事了!”谷团长一边往师长还有东方木老团长这边来,一边说着。

听闻是苏联专家组所在的成昆铁路考察队出了事情,师长还有东方木老团长立即站了起来。

“什么事情?”师长问。

谷团长走到师长还有东方木老团长身边,他此时显得有些气喘吁吁,他说:“师长,老团长,考察队的一名战士在营地牺牲了!”

“是侦察营的战士?”东方木老团长惊讶地问。

“是!是的!”谷团长气喘吁吁地回答,他的气喘吁吁并不是因为走路,显然是因为气愤。

“具体什么情况?”师长问。

原来,成昆铁路考察队已经进入到了横断山中,昨晚考察队在一处山谷之中宿营,今天考察队就前往一处考察,由于路线安排问题,这个营地今晚还要住宿,所以就安排了两名战士留守。

但是当考察队下午回到宿舍的时候,这两位留守的战士已经牺牲,其中一名战士显然受到了极其残酷的对待,浑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而另一名战士的头颅却不在了,在附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位战士的头颅,大家估计是被杀害战士的人带走了。

“能确定是什么人干的吗?”东方木老团长简直气炸了,好久没有爆发过的脾气上来了。

“妈的,知道什么人干的吗?”他再次询问。

师长则两眼微闭,他实在想不到,都现在了,他的战士还有人会牺牲。他在静静等待着谷团长回答东方木老团长的问题,他也非常想知道。

“这个目前没有确定!”谷团长的回答,让师长还是东方木老团长失望了。

“会是土匪吗?”东方木老团长猜测地说。

“根据当地军分区的报告,那一片最近没有出现过土匪!”谷团长报告说:“根据伍松跟我说的,现场根本没有搏斗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两名战士要么是被偷袭,要么就是没有任何防范!”

“没有任何防范?没设岗哨?”东方木老团长追问。

“设了,这两名战士轮流放哨!”谷团长回答。

“我看是战士没有防备,没有防范可能性较大!”东方木老团说:“他们是不是在少数民族区域?”

“在,他们在一个苗族区域内!”谷团长说。

“那个苗区进驻工作队了吗?”东方木老团长追问道。

“进了,而且工作队现在还在苗区!”谷团长回答。

“师长,小谷,我认为,这两名战士是不是对化妆成苗民的敌人没有防备,所以才被害的!”东方木老团长推测。

确实,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杀害这两位战士的不可能是大规模的土匪,因为侦察营的战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土匪强攻不可能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

在有岗哨的情况下,东方木老团长知道侦察营的战士不可能没有任何防备,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被敌人迷惑,被敌人的伪装迷惑,而的人最有可能的迷惑行为就是伪装成当地的苗民。

“按理来说,如果侦查营的战士当时被俘虏的话,他们应该可以留下一些线索,但是现场经过伍松再三确认,这两位战士一点暗号都没有留下,这非常奇怪!”谷团长在东方木老团长分析之后,补充说到。

“走,回师部!”师长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嘴唇微微有些发抖。

“我看,不用去师部了,把楚留香找来,我们就在这里商量一下!”东方木老团长建议道。

“也好,小谷,你政委呢?”师长对着谷团长说。

“哦,他还在等那边军分区的一些情况说明,还有我让伍松在仔细地将现场好好在梳理一遍,看看有什么遗留没有,我怕刚才伍松他们情绪激动,有所遗漏,政委正在等着他们的新情况。”谷团长说。

“好,我们就砸炊事班食堂召开一个临时会议。”师长说:“通知师部还有你团部的相关人来这里开会。”

师长的命令很快就传达到了,二十分钟之后,所有人全部来到了楚留香炊事班食堂,楚留香与东方木老团长也列席了会议。而楚留香炊事班其他战士则成为了会议安全警戒人员。赵梅的通讯班早将各种通讯设备安置到位,这里在短短二十分之内就成为一个临时的指挥部。

会议的气氛相当沉重,根据铁一团的统计,铁一团已经有近200天没有战士牺牲了,这其中还有包括在朝鲜的100多天的时间。

“一定要将凶手抓住,为战士报仇!”这句话成为会场被说起最多的一句话。

在整个会议中,楚留香一言不发,并不是他没有资格发言,相反,很多人都愿意听到这位英雄师最好的侦察兵的发言,然而楚留香一言不发。

会场中,只有楚留香与东方木老团长是到过横断山的,而且也在那里进行过战斗,仅仅凭这点,他们的发言就具有相当的份量。

师长看着楚留香与东方木老团长,本来他想点名让楚留香发言,但他正要开口却被东方木老团长的目光制止,师长也不知道东方木老团长什么意思,但几十年的默契让他知道,楚留香心中现在肯定不平静。

今天牺牲的两名战士都是当初楚留香在侦察连时候所带的战士,对于这两位的能力楚留香非常清楚,他们两位都是优秀的侦查兵战士。

在有岗哨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是被敌人活捉的,楚留香也认为,东方木老团长分析的有道理,只是他现在不清楚敌人是如何伪装的。

楚留香比东方木老团长更加熟悉这两位战士,他知道,如果敌人仅仅是伪装成苗民就让这两位经验丰富的侦察兵失去警惕,显然是不可能。

哪怕对方是女性,这两位侦查兵一定有一名会时刻处于警戒状态,而让他们两位都没有处于警戒状态,楚留香目前只想到一种肯能:那就是敌人之中一定有两位牺牲的侦查兵战士认识的人,而且很有可能同为解放军的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