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45章 太感谢两位老人家了

字体:16+-

第345章太感谢两位老人家了

“他们的任务很重的,这样的部队往往伤亡率要比其他部队大很多!”西多罗夫同志望着天真的倪不小说。

“伤亡能有多大呢?”楚留香问。

“我们红军曾经有一支特种部队,一场战斗下来,伤亡率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西多罗夫说。

听到这个伤亡率的数字,炊事班所有战士都没有说话了,他们同时望向在操场上飘着的军旗还有国旗。

早操结束,炊事班战士们都开始为苏联专家组还有翻译同志们忙碌着早餐,人数并不是很多,所以只有郭大路带着倪不小还有铁翼在忙着。

“西多罗夫同志,能跟我讲讲你以前所在部队对战士都有什么要求吗?”楚留香与西多罗夫同志坐在小院里聊天,他突然问。

“特种部队要求的战士都是各个部队里的精英,不光是要求技术过硬,思想还要过硬!”西多罗夫同志望着楚留香说:“对于战术标准,我们没有标准,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要最好的战士,任何方面,他哪怕有一点缺点,都不可能入选!”

楚留香听完,他点了点头,他表示理解,没有标准就是最大的标准,最好的战士都进入这样的部队,那该是怎么样的一支部队呢。

“楚,要组建这么一支部队非常不容易,他是需要一批经验最丰富的官兵一生的经验,需要一支军队千百万人的总结!”西多罗夫最好强调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底蕴,任何一支特种部队都是无法建立起来,我说的是真正的建立起来,而不是摆样子的特种部队。”

楚留香明白西多罗夫的意思,对于这一点,楚留香并不不是担心,现在中国有几百万经过战火洗礼的战士,楚留香相信,这些经过战火洗礼的战士们,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经验可以使用。

同时他也隐约感觉到,西多罗夫同志是不是要告诉他一个道理,就是任何一支特种部队的建立,必须依靠自己的军队,要从自己军队中找出一条特种部队的路来。

对于这个想法,楚留香是牢牢地记在心中,他认为这一条一定非常重要,不然西多罗夫不会如此特别强调。

不然为什么西多罗夫故意说这件事情呢?楚留香猜想,这西多罗夫一定有他的用意,不然不会说这句话的。

正当楚留香问西多罗夫一个问题时,其他三位专家还有四位翻译来到了炊事班,现在是早餐时间了。

安排好苏联专家与翻译同志就做之后,楚留香就来到了厨房,他需要最后检查一下为苏联专家听过的早餐是否还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一切检查完毕,楚留香让倪不小还有铁翼立即端了出去,而他则没有出去。

吃完早餐,苏联专家组就在翻译的带领下,去往自己的工作岗位,包括西多罗夫同志也在慕容惜生的带领下去到了铁一团团部。

从今天开始,西多罗夫同志就要开始参与铁一团的一些管理工作了。他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带领铁一团团部成为一个真正能指挥铁道建设的指挥部。

西多罗夫看了一下铁一团现在的组织结构与人员安排,他把他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地说:“谷,你现在的团部还是打战的团部,要改,这样的指挥部是无法指挥铁路建设的。”

西多罗夫的话,让谷团长非常不爱听,因为现在的这套班子,是经历过朝鲜战场的,在朝鲜战场,他曾经依靠现在这套班子抢修过几十次铁路。

古团长将他们在朝鲜的事情说了一下,以证明现在的这套班子是可行的。但还是被西多罗夫同志拒绝了,他认为现在这套班子必须改,有些部门完全没有必要,而有些部门则工作太少,整个团部需要重组。

最后谷团长还是接受了西多罗夫同志的意见,因为西多罗夫同志的理由让谷团长无法反驳。

“那西多罗夫同志,你认为我现在这个团部应该如何改变呢?”谷团长问。

“谷,成都那边的铁道师现在的组织结构就非常符合实际,你们可以互相交流一下!”西多罗夫为谷团长指明了改变的方向。

“哦,好,我立即安排!向师长汇报!”谷团长说。

“很好,成都那边的铁道师在你们先进行改革,不过你们也不要着急,他们要早你们半年多的时间,机构改革要平稳,不可冒进!”西多罗夫同质语重心长的说。

今天楚留香炊事班回家探亲的,除了郭嵩阳以外,假期就到了,也就是说,今天他们都将陆续回来,这不,还不到中午,孙玉伯就率先回到了炊事班。

孙玉伯的归来,立即让炊事班热闹了起来,就像久别的家人重逢那样,大家放下手上的工作围了过来,而孙玉伯也打开自己的包裹,里面有很多他带来的土特产让大家赶紧吃。

“家里可好?”楚留香问。

“好着呢,我那小子已经这么高了!”孙玉伯比划着孩子的个头。

“哈哈,现在就看萧石逸那家伙孩子的高度了!”倪不小一边笑着,一边解下喂猪时候穿的围腰说。

“嗯,你走远点,满身猪味,把我们吃的都搞的没味道了!”铁翼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

“嫌我有猪味是不?那吃猪肉的时候你别吃啊!”倪不小看都不看铁翼,身手就往孙玉伯的包袱里抓。

“那可不行,猪肉又没有你身上那股味道,我为什么不吃?傻瓜才和不吃猪肉过不去!”铁翼满口都是孙玉伯的家乡特产,但还是出言反击倪不小,对于倪不小,他从来就不会在言语上主动认输。

“玉伯哥,你们家乡的这个柿子饼真甜啊!”倪不小对着孙玉伯傻傻地笑着,但是嘴可没有闲着,一口就要来大半个柿子饼。

“我们那里的柿子可甜了,这些都是我家后面那几颗老柿子树上的,我爹妈专门让我带来的!”孙玉伯说。

“啊,那太感谢两位老人家了!”楚留香说:“不知道他们二老身体如何?”

“身体很好,现在日子有盼头,他们身体可好着呢!”孙玉伯说:“因为是军属,在分东西的时候,我家还分到一头小牛,现在都可以下地犁田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