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31章 对着师长嘿嘿地傻笑

字体:16+-

第331章对着师长嘿嘿地傻笑

王贵被这粗狂的敲门声音吓了一跳,郭大路看着王贵说:“哦,是老齐,团里的司务长!”

郭大路给铁翼试了一个眼神,铁翼立即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小跑着去开门。

“齐大哥!”铁翼一脸微笑着对站在门口的齐巨山司务长问好。

“叫司务长!”齐巨山严肃地说。

“是,司务长同志,炊事班正在进行日常生活沟通会!”铁翼立即立正敬礼回答。

齐巨山并没有在理铁翼,径直来到郭大路他们身边,然后一屁股坐下,把他带来的一大筐东西往桌上一摆说:“明天早上开始,你们就负责苏联专家的日常生活,这是苏联专家的配额!”

“明早苏联专家吃什么?”郭大路依然坐在凳子上问。

“明天早上牛奶,面包,再搞个咸鱼吧!”齐巨山说:“明天的东西都在这筐里,你们看着安排,苏联专家有牛肉配额,明天给你们送来!”

“好,知道了,倪不小,把这筐东西收好,牛奶放到井水里泡着!”郭大路吩咐着,对于照顾苏联专家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没什么特别的。

“跟你介绍一下,这是王贵!”郭大路指着王贵说:“这是我们团的司务长,以前也是炊事班的!”

王贵跟齐巨山打了招呼,对于王贵,齐巨山早就知道,没有寒暄几句,郭大路就让铁翼给齐巨山那个酒杯来。

“司务长,这是我们炊事班唯一一个酒杯!”铁翼小心翼翼地将一个酒杯放到齐巨山面前,确实,这是炊事班私人用品中唯一的一个酒杯,这是当初一位美军俘虏送给炊事班的,感谢炊事班教了他很多中国菜。

“叫齐大哥!”齐巨山微笑着对铁翼说。

“齐大哥!”铁翼甜甜地叫了一声,其实这样的情况炊事班都不陌生,只是王贵不知道罢了,当齐巨山来谈工作的时候,他就是司务长,现在把苏联专家的事情谈完,坐下来喝酒,那就是战友了。

“你们谈什么呢?”齐巨山问。

“没谈什么,王贵与老三赶了几天路,这不老三连日劳累,又喝了酒,在里面睡着呢,我们刚才聊老三这一路的事情。”郭大路回答。

“他的结婚申请书,字签回来了没有?”齐巨山问。

“没有!”倪不小抢先回答。

“没有?呵呵,那他在团长还是师长那里怎么交代?”齐巨山问。

“这不,我们正在商量嘛!”郝世杰回答着。

“在这里商量有屁用啊,对方姑娘没签字,你们商量什么?”齐巨山听楚留香没搞定,一时间也有一些着急。

“人家姑娘也没说不同意,只是说想想!”郭大路说。

“那还有什么办法?”齐巨山问。

“看来只有在从姑娘的老爹那边再下手了!”郭大路抽着自己的烟斗说。

“给我来一口,你这烟叶不错啊!”齐巨山吸了吸鼻子,对着郭大路说。

“这是王贵兄弟的烟叶,我就这一烟锅里这点!”郭大路说,而此时,王贵找就笑着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放在桌上说:“这里还有!”

齐巨山没有客气,拿出自己的烟斗,从布袋里抓出一点烟叶放在自己的烟锅上,点燃了火柴。

“姑娘的家长是农场的水场长?”大大吸了一口,齐巨山问。

“是的!”倪不小回答的时候,他俯身去看齐巨山的烟斗,他惊奇地说:“齐大哥,你的烟斗是子弹做的?”

“嘿嘿,看出来了?这是我用几颗铜子弹壳拼出来的!”齐巨山瞪着倪不小说,因为倪不小的眼睛都快碰到他的新烟斗了。

“这是美军加兰德步枪的子弹,团里还有?”铁翼吃惊地问;

“早没了,回国的时候,只有你们这个炊事班被团长特批留下了一些,其他全留在朝鲜了,这些子弹壳是我从朝鲜带回来的!”齐巨山说。

“这酒不错,你们那里搞的?”齐巨山喝了一口酒问。

“我们自己酿的!”铁翼说。

“嗯,你们自己搞了个酒窖?”齐巨山问。

“不是酒窖,是这位王贵同志教我们制作的一种用锅来酿酒的设备,这在云南叫小锅酒!”郭大路解释着说。

“那这东西你们可要保密啊,不然跟你们要酒的会很多啊,而且现在粮食宝贵,用粮食酿酒是违反规定的!”齐巨山嘱咐道。

“我们没有用粮食,你看到部队周边山上那些松树没有?我们是采集的那些松子来酿酒的!”倪不小跟齐巨山解释道。

“松子酿酒?第一次听说,不是用粮食就好,好了,我回去了,明天苏联专家早饭时间是7点。”齐巨山说完,就起身走了,他摆了摆手,让炊事班的人不要送,他自己走出小院大门之后,随手就关上了院门。

“好了,我们也休息了!”郭大路见到齐巨山走后说:“明天早点起烤面包!”

大家听话地往自己住宿的地方走去,而郭大路则将明天要烤的面包的面团制作好以后,放在一边让它自然发酵。

清晨5点,炊事班出现在操场上,在楚留香的带领下,开始了一天的早操,在操场的一个角落,有两个人在关注着楚留香,一个就是团部的李干事,一个就是赵梅。

他们两人都非常关心楚留香,因为他们心中都有自己的心思,赵梅并没有主动去跟楚留香打招呼,她似乎并不太想知道楚留香此次之行的结果,但她又想知道,楚留香到底有没有拿回那张已经签好字的结婚申请书。

而那位李干事的心思则单一得很多,他甚至曾经暗中祈祷楚留香此行一切顺利,这样一来,赵梅也许就会彻底死心,接受他的追求。

“小兔崽子,你的结婚申请书呢?”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是师长,昨天因为苏联专家的事情,他并没有过问,今早他在训练场上看到楚留香,他一下子就想起这事情了。

“啊,师长!”楚留香正在慢跑,听见师长这声音,自然知道是喊他。

在这英雄师,也只有师长还有政委敢这样称呼他。他停下脚步,对着师长嘿嘿地傻笑,但没说任何话。(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