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21章 赶着大象帮我们拉车

字体:16+-

第321章赶着大象帮我们拉车

随着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楚留香与王贵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今晚并没有明亮的月光,楚留香只是模糊地看见有两个人影坐在什么高大的东西上面,正缓慢地向他这里走来。

“是两头大象,乡亲是赶着大象帮我们拉车!”在一旁的王贵是始终要对西双版纳熟悉一些,他知道那巨大正向他们走来的是大象。

西双版纳属于热带地区,这里的风光风貌与内地完全不一样,就连植物、草就完全不一样。

楚留香是第一次来,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十分好奇,要不是现在时间不允许,他很有可能会走遍这里的山山水水。

他明白了,为什么王贵会对这里如此钟爱了,其实,楚留香他自己也喜爱上了这里。

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一点**在外面的泥土,这是物产丰富,气候宜人,楚留香听说这里从来不用穿什么厚的衣服,最冷的时候穿一件普通的外衣就够了。

这里人们善良淳朴,信仰专一,谦虚谦和,做事情讲究诚信,不愧天地良心。

“解放军同志,把这绳子拴在车上,让这两个大家伙帮你们拉车,它们力气很大的!”刚才说回去找东西拉车的那位中年人跟在大象的后面说。

而大象的脖子上则是骑着两位年轻人,楚留香与王贵一人拿了一根绳子分别系在了卡车前面两个拉车钩上,然后楚留香坐回了驾驶室。

而王贵则走到那位中年人身边,此时,王贵这才知道面前这位中年人是傣族,在这不远的地方有条小河流,他们傣家寨子就在那里。

他是这寨子的村长,也是刚刚上任的,前不久他们寨子完成了土改工作,作为贫苦傣家奴隶的代表,他当上了这个傣族寨子的人民公仆。

这个村子有傣家姓名与汉家姓名。为了便于跟汉族沟通,很多见过世面的傣家家族都有自己的汉族姓名。这个村子的汉族名字也是前不久请土改工作队的给起的,到现在他只会说,还不会写。

他姓衣,衣这个发音是傣语中非常常见的发音,土改工作队的队员根据他傣族名字的发音,就给他取了“易”这个汉族百家姓中的一个,但是很多傣族人都认为这样容易与汉族同姓的混淆,经过多次修改,最后确定了“衣”这个姓,作为这个村寨整个寨子的汉族姓。

这个傣族寨子之所以要有如此特别的姓氏,这跟傣族的婚俗分不开,因为傣族有一个同姓不通婚的习俗,如果使用了很多人都是用的姓名,那么可能会对年轻人的婚姻产生影响。

在两位年轻人同步驱赶大象的动作下,汽车被一点一点地拉出了深陷的泥潭,为了保证汽车不被再陷入,两位年轻人依然驱赶着大象往前走着,大概一直往前走了两公里,确定前面再没有这样的泥潭之后,这些傣族老乡们才将大象套着的绳索解开。

楚留香他们依依不舍地与这些善良而热情的老乡告别,临走的时候,寨子里的乡亲们还拿了两根香竹糯米饭给他们路上吃,他们已经知道了楚留香是为了什么事情,也知道了现在时间不多,于是并没有留他们。

“这是正宗的香竹糯米饭哦!”王贵坐在楚留香边上,他一边问着散发着迷人气温的竹子,一边跟楚留香说着。

“这竹筒饭啊,我刚到昆明没几天,我就做几百个!”楚留香对于王贵认为他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云南的事情有些感到不满。

“哦,做了几百个?”王贵差异地问着。

于是楚留香就跟他说了刚来云南就奉命参加演习,在演习时候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哦,教你们做竹筒饭的居然是禄丰的解放军!”王贵听完说:“但你做的可不是这种竹筒饭。”

“有什么区别吗?”楚留香问。

“竹筒饭分为普通竹筒饭和香竹糯米饭两种。”王贵说:“普通的竹筒饭,哈尼、拉祜、布朗、基诺族群众都常煮食竹筒饭,大多见于野炊时自烹自食。”

“煮竹筒饭,只需砍一节新鲜嫩竹,将米放在竹节内加水,然后放在火塘上烧煮焖熟,再剥去烧焦了的外皮,即可取出米饭食用。这种米饭包着一层白色竹瓤,米饭带有竹子的清香,令人体验一种独特的山情野趣。”

“而我手里的则是香竹糯米饭,在傣语里称为“考澜”,是用一种具有特殊香味的香竹“埋考澜”煮制而成。”王贵说:“香竹属于禾本科竹类,杆细如酒杯,竹节长两尺有余,内壁粘有一层具有特殊香味的白色竹瓤。煮制香竹饭要选用当年长成的嫩竹,依节砍下,每段留一竹节。”

“做饭跟我演习的做法一样吗?”楚留香问,但他并没有扭头看王贵,而是专心致志地盯着路面,任何他怀疑有问题的地方,他迅速绕过。

“完全不一样,做香竹糯米饭要提前泡软淘洗好的优质糯米,装入竹节,略加清水,然后用芭蕉叶塞住竹筒口,置于炭火或烤炉内用微火烘烤,至米饭接近熟时,取出竹节顿上几下,再继续烤至米饭熟透。食用时,用刀或木锤先轻轻锤打竹节,使米饭与竹子内壁松开,剥去竹片便可食用。”王贵将他知道的制作香竹糯米饭的详细步骤跟楚留香说了一遍。

“哎,刚才衣村长说到了路口往那条路走?”这时,楚留香面前出现了一个岔口,是三岔路口,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村长说过,并没有三岔路口。

“沿着大路走!”王贵说;

“你知道路?”楚留香疑惑地看着王贵。

“你媳妇所在的那个村子我不知道,难道去布朗山的路我不知道吗?”王贵依然拿着手中那几根香竹糯米饭在问着,然后又说:“既然车停下了,先把这吃了,这东西凉透了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楚留香听闻,一把就抢过王贵手中的一根香竹糯米饭,两手用力一掰,竹筒就裂成两半,他将装着糯米饭的那半竹子上的糯米饭咬了一口。

“好吃!”刚到嘴里,楚留香就评价了起来,此时他口中的糯米饭还没开始咀嚼,说话声音也是瓮声瓮气。(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