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15章 我们没有野猪猪肉了

字体:16+-

第315章我们没有野猪猪肉了

当楚留香他们重新上路,已经是快中午11点了,他们途中并没有休息,哪怕是路过一个非常重要的墨江县城,他们都没有进去看看。

有元江驻军派出的一名通讯员作为向导,楚留香他们在路上行进的速度快了许多,走的路吉普车足够前进,虽然路很不好走,但没有了以往需要下车为吉普车寻找能行进道路的麻烦事情。

“墨江这地方跟元江不一样,元江的少数民族人口比较平均,没有什么少数民族人口特别地多,但墨江就不一样了,基本都是哈尼族,过了墨江,傣族也越来越多,等到了你们要去的西双版纳,那里基本都是傣族了,我们汉族反而成了少数民族。”临时充当向导的这位老通讯员叫俞阳平给正在路过墨江县城边的楚留香他们介绍道。

俞阳平是一名在东北就参加解放军的老兵,元江驻军的赵连长专门说过此人非常可靠。

赵连长的意思,楚留香他们当然明白,因为他们带着标记有绝密的文件,这话是让他们放心。俞阳平自从解放之后就一直呆在元江,现在作为通讯联络员,经常携带机密文件已经是家常便饭,在政治上那是绝对可靠的。

今日一路上,楚留香并不全开,王贵也开了半天,天色渐渐暗下来,楚留香和王贵并没有停车休息。

他们决定连夜赶路,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而他们还有大半路程需要走,而且越往前走,道路越难行。

“过几年这边就应该好走了,我们得到消息,今年就要把到思茅地区的公路打通,今后从昆明到思茅就有公路了!”俞阳平说;

“什么时候开始休?”楚留香问;

“大概就是今年吧,今年是1953年,应该是雨季过后就动工,现在要进入雨季了,不好修啊!”俞阳平说。

“雨季之后是明智的,一方面工程进度快,二来天气也不是很炎热,如果雨季修,遇到的问题太多了,反而会增加不必要的成本。”王贵在一旁说。

在晚上11点时,楚留香他们已经开了整整12个小时的车,俞阳平对着楚留香他们说:“马上要过到12点了,前面有一段山区晚上12点之后还实行宵禁呢,所以我们到前面去休息吧!”

“为什么实行宵禁?”楚留香问;

“因为现在那一区域土匪强盗还是蛮多的,最主要的是还有一些少数民族部落还不太理解我们,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部落之间也有一些纠纷,为了协调大家和平相处,所以这一带呢就跟所有的少数民族部落协商,夜晚12点以后就宵禁,免得被一些破坏分子钻了空子。”俞阳平解释说;

“哦,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是遵守,我们牵头的事情,不能我们先违反!”楚留香理解地说道;

“嗯,前面我们就到阿墨江边了,那里有座桥,叫忠爱桥,桥边有个亭子,我们可以在那里过夜。过了那桥就是宵禁区域了。”俞阳平指着前面说道。

于是,王贵加大了汽车油门,他想着必须在12点以前到达那里,这样就不会违反任何宵禁命令。

当他们来到阿墨江边,在俞阳平的指引下,他们果然看到了一座桥梁,这是一个看上去颤颤巍巍的木制桥梁,桥面刚刚够吉普车过去。

在一个亭子边,楚留香把车停好,然后就如往常一样,搭帐篷还有准备做饭。

经过楚留香与王贵商量,今后他们就晚上做饭,白天不做饭。所以,晚上也需要把白天要吃的一起做了。

“这顿晚饭,我来做!”俞阳平主动地说:“你们看到我带你那包了吗?是连长专门嘱咐我带来的,给你们做一顿元江的伙食。”

“哦,做什么啊?”王贵饶有兴趣地问。

“气锅饭还有爆炒天火草!”俞阳平回答。

“天火草是什么东西?”正在搭帐篷的楚留香第一次听到这些东西,又说:“气锅饭又是啥?”

“一会你看了就知道了。”王贵神秘的笑了笑,然后也开始为晚饭做着准备。

“这就是天火草!”俞阳平从包袱里拿出一个一根绿色的东西说。

楚留香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走过来接过俞阳平手中的天火草,然后离篝火近一点仔细的看。

“这不就是芦荟嘛!”楚留香仔细辨认了手上拿的东西之后,在明确自己不会搞错的情况下,他脱口而出。

“你说对罗!就是芦荟。”离他不远处的王贵说道,语气之中有一些顽皮的味道。

“在元江,天火草就是芦荟,但只有野生的本地出产芦荟才叫天火草,其他地方的芦荟还有家里种植的都不叫天火草。”俞阳平进一步为楚留香解释。

“本地野生的芦荟有什么特别的吗?”楚留香问;

“据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祖辈相传,天火草可用于刀伤、火伤、烫伤,有杀菌凝血、消炎止痒、增强免疫,对皮肤有极强的再造能力。”俞阳平说:

“作为美味佳肴,可消食通气、排毒抗癌,防治糖尿病,通经活气,改善循环及健康状态,使人达到睡眠充足精力充沛。在元江地区野生天火草被视为珍宝,天赐仙丹妙药,被人们美誉为“火炼丹”、“火不伤”、“打不死”等。”

俞阳平说完,就开始拿起一把小刀开始给芦荟去皮,楚留香看见,去完皮的芦荟鲜嫩多汁,满身翠绿。

把去完皮的芦荟泡在水中,俞阳平就开始拿起一个炒锅,乘着冷锅的时候,放入了一些他自己带来的猪油。

楚留香望着他带来的猪油份量说:“俞同志,你是把你们一个连的猪油都带来了吧?”

俞阳平望了望楚留香,然后笑了笑说:“连长让多带点,一来是给你们被无端关押一夜赔礼,二来也让你们尝尝这元江的野猪猪油,可惜的是我们没有野猪猪肉了,不然连长肯定要让我带。”

“俞同志,那这猪肉少放一点,拿回去给战士们吃,他们才是最需要这些油脂的!”楚留香立即回答道,他知道如果他不吃一点,可能俞阳平回去也难交代,于是嘱咐节省着吃一点。

俞阳平奉命将跟他们一起到思茅,然后再返回元江,根据俞阳平自己所说,从元江到思茅,他这几年光步行一个月都至少要去一趟,如果有车,就要跑好几趟。(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