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07章 我们搞些下酒的喝点

字体:16+-

第307章我们搞些下酒的喝点

“今天看来是到不了新平了!”王贵说,因为此时太阳与前面山头齐平,很快就要淹没在前方那一大片群山之中,而此时他们刚刚过了峨山地区。

“那我们就去前面找个空地休息一晚吧?”已经连续开了一天时间车的楚留香说,由于赶时间,他们并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吃午饭,哪怕是路过滇中地区比较大的城市玉溪时,也并没有停留。

“不用,在网前走,就会到我一个老朋友家,只不过我们要偏离大路一段距离!”王贵指着西北方向说;

“现在去会不会打扰人家啊,我们还是在野外讲究一夜吧?”楚留香担心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说。

“哈哈,不会,只要有酒,他会非常欢迎我们!”王贵哈哈大笑起来说:“不会打搅他的,我们去他会很欢迎的!”王贵指了指车后面自己带的那个包袱,又说:“都是曾经一起上过杀小鬼子战场的兄弟,怎么会打扰!”

“哦,一起上过战场啊,走,还真要去!”楚留香一听是王贵曾经的战友,对于战友之前来说,根本就不存在打扰一说,那种劫后余生的感情,是没有上过战场上的人无法理解的,那真是把对方视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当天上的星星都依稀可见时,楚留香开车驶离了大路,拐入一条小路。小路虽然狭窄,但是却比颠簸的大路要好驾驶得多,小路非常平整,是用一些大石块铺成的道路。

“这条道路以前是马帮走的路,比刚才那条大路不知道要早几百年,都是这附近的乡亲们自己出资出工修建的!”王贵指着在车灯下反射着淡淡光芒的路面说:“路修得越好,经过这里的马帮就越多,自从前面那条大路修好之后,这条小路就很少有马帮走了,不过这里的乡亲们还是每年都出人出工把这条小路修得好好的。”

道路好走,楚留香的车速也快了起来,大约半小时之后,他们看到一处山谷之中,有四五个农家,有一家还在前院燃起了篝火。

“到了,就是哪里!”王贵指着山谷中的那些农家说,由于大山里并没有通电灯,都是昏暗到几乎看不见的油灯。

但周边高耸的大山那黑漆漆的影子在月光的照耀下还是与这几家农舍出现了巨大的反差。

在王贵的指引下,他们在一农舍前停下,楚留香注意到,这农舍是山谷中唯一房顶上有瓦片的房屋,房屋采用木质结构,分为上下两层。

每层有三间房间,一层三间房屋最中间的显然是用来作为客厅大堂使用。

此时,从客厅大堂出来了一位身形消瘦,左手明显带着残疾的中年男子,他向楚留香还有王贵这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贵娃子!”此人快步向王贵还有楚留香走了过来,他离楚留香他们的距离不远,因为楚留香直接把车停在了此人房屋前面的小院内,小院与外面道路没有任何遮挡之物,进出倒也方便。

“老连长,我来看你来了!”王贵也快步迎了上去,并且拥抱了对方。他们紧紧彼此拥抱,并用自己的手掌轻拍对方的背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检验一下对方的身体是不是依然如以前那样强壮。

“不错,身体还是那样强壮,我就担心你妻妾娶多了,身体搞垮了,现在看来还是很有节制的嘛!”这位被称为老连长的人对着王贵哈哈大笑,并用自己的右手捶打了一下王贵的胸口。

“呵呵,老连长你身体也不错啊!嫂子在家吗?”王贵问;

“哦,你嫂子到其他家处理点事情去了,最近那家人老人刚刚去世,她去协调一下分家产的事情,估计应该快回来了,走,快进屋,快进屋,这山谷里,晚上凉!”这位老连长说道,同时也对着楚留香微微笑着,然后退后半步,用手指着最中间那间屋子说。

“老连长,我跟介绍下,这是我的好兄弟,楚留香,一位解放军同志!”王贵指着楚留香说:“他叫楚留香,老连长可以叫他小楚!”

“这是我老连长!”王贵对着楚留香说,楚留香立即上前与老连长握手,虽然此时楚留香穿着军装,但对方并不是解放军的老连长,所以楚留香不能跟对方敬礼。

“到里面说,里面说!”老连长轻轻地推着楚留香的肩膀,意思是让他们赶紧进屋。

进入屋中,楚留香看到屋里的陈设非常简单,正对着大门的一面墙是供奉的地方,墙上挂着天地二字,在两个字的下面有很多灵位,楚留香想应该是这位老连长的先祖们。

在进入大屋的左边,有一张四方桌,但是很矮,高度仅仅到楚留香的小腿肚的地方,他们就在这四方桌边坐了下来,他们坐的也并非什么木椅凳子之类,而是用一种茅草编织而成,圆柱形的草蹲,这种草蹲是云南普通人家最常见的一种家庭家具。

“老连长,我们这次去西双版纳,顺道过来看看你的!”王贵说。

“嗯,你在元谋,去西双版纳怎么走这边?”老连长一边拿过放在房门后面的一只水烟筒,一边问。

他把水烟筒先递给了楚留香,楚留香表示自己不会,然后他又递给了王贵。

王贵接过这水烟筒,放在了自己身边,然后接着说:“我们是从昆明那边过来的!”

“哦,难怪啊!”老连长回答着,然后将一个装有烟丝的竹子做的盒子放到了王贵面前。

楚留香看着王贵抱着的水烟筒只比王贵的头小一圈,一时间他非常感兴趣,王贵要如何抽这样大的一根水烟筒。

“一会你们嫂子回来,我们搞些下酒的喝点,你们饿了吧?”老连长关切地问,然后用火柴点燃了一种特殊的枝条,这种枝条并没有燃烧明火,而是如寺院里所使用的香火那样,是暗火。

楚留香立即感觉这东西应该是可以长时间保留火种的一种植物,于是他对着老连长微微一笑,然后拿起桌子上还没有使用的几根那种枝条放到自己面前自己观看。(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