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94章 这是首月亮下的歌曲

字体:16+-

第194章这是首月亮下的歌曲

“尤南,通知上级,就说马帮的货物5天之后,从元谋出发!”

“明白!”

尤南在得到楚留香确切时间之后,立即再次消失在大宅院中;

尤南的行踪依然没有逃脱张伟的视线,张伟已经查清楚了尤南的底细;

得知尤南以前参加过国军,后来被俘回到老家元谋务农;

因为自己女人被土匪所抢,几年来一直找土匪报仇,几个月前突然失踪,直到最近几天回到了元谋城;

在张伟看来,尤南失踪的那几个月就是应该投靠了楚留香,而楚留香因为需要元谋本地人,从而招募了尤南,让其成为楚留香在元谋县城的眼线;

尤南的身份背景与解放军八竿子扯不上关系,所有张伟也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得太多,虽然他也有防着楚留香是解放军,但毕竟已经是非常小的可能了。

“赵先生,我们内线传来消息,说马帮的货物5日后,从元谋出发,经富民到昆明!”

第二天楚留香还没起床,张伟就急冲冲地来到楚留香房门外,通报了他刚刚获得的消息;

楚留香悠悠地打开房门,然后慢条斯理地问完张伟所有问题,然后说道:

“那韩爷就不能在原来商议的地方等待了,要赶快来到元谋,一起商议!”

“赵先生说的很对!我这就发电报,让韩爷转道元谋?”

张伟用疑问的方式征求着楚留香,楚留香点了点头;

于是张伟给韩国雨的电报被立即发出了,韩国雨回复立即转道元谋;

韩国雨转道元谋,最近的路自然是经过黑井,穿过龙川江大峡谷;

而楚留香就决定在龙川江大峡谷中,让韩国雨的人马先损失一半,最好能在那里将王贵妻儿救出;

韩国雨只要没了一半人马,那么几天之后,他与吕中斌的人马数量才几乎相等,到时候楚留香的人马就是双方要小心对待的一方了。

这样三方实力都比较均匀的情况下,任何一方都不会轻易退出,如果真是韩国雨的人马一方独大,那么吕中斌很有可能中途退出,那么楚留香之后的计划就很难实施了;

“吕爷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楚留香来到大堂,看到王贵与张伟正在商议马帮要走的路线,似乎在争论什么;

对于预计的伏击点,也就是老猎人说的地方,其实王贵也知道,但他不知道的确实在附近有几处山洞,山洞里能隐藏好几百人。

当初从老猎人哪里得知山洞的事情之后,王贵再次楚留香升起了大拇指,而楚留香回答他的则是: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这是谁说的话?”

“以前在二野时候,我们首长说的!”

现在楚留香问王贵的意思,是当着张伟的面,让张伟也知道吕中斌到来的时间,然后他与王贵要消失至少一天时间;

这一天他与王贵要去埋伏地点实地勘察一番,然后再去富民的大路上走一走,想想办法;

听说吕爷还有二天才到,张伟自己心中也有了打算,韩国雨要到元谋时间会更长,这几天闲来无事,张伟也打算闭关修炼几天;

这是他从鸡足山就开始的一项修行内容,具体做什么,谁都不知道;

只知道这几天张伟不吃不喝,也不准任何人打扰;

当楚留香与王贵找借口出去时,张伟也进入了他的房间;

现在大宅院就只有张伟手下四人还有就是郭大路他们了;

张伟手下的几人早跟郭大路他混熟,尤其是喜爱上了郭大路做饭的手艺;

可以说这几天是他们吃得最好的几天,多少年都没有吃到如此多的美味了;

其实炊事班对张伟还有张伟带的几人还是非常有好感,因为这几人没有一人需要烟土,这在韩国雨的队伍中做到这点是非常不错的事情;

楚留香与王贵一路风尘仆仆赶到预计伏击地点,对于这里,楚留香实在是太满意了;尤其是那几个山洞,如果不是老猎人提醒,谁都找不到;

楚留香准备打的这场战斗,可以形象用打伏击的伏击战来表面楚留香的想法;

首先是土匪要伏击运输货物的解放军,在土匪伏击的时候,隐藏在山洞之中的解放军就要出击,击垮土匪;

当初王贵也不理解为什么楚留香要搞得如此复杂,把土匪带到伏击地,直接干掉不就行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样一来,也可能再也抓不到金丝猴了;

当王贵明白楚留香的意图,对于打这场战斗自然是非常赞同,但后面该如何,他王贵已经无法在帮助楚留香了;

当他们在大路上实地勘察的时候,路边一块大石头引起了楚留香的注意;

这块石头由于前几天的大雨,似乎有了要掉落的迹象;

“对,就用这块大石头把大路堵了,这样所有人不是就要改走小路的吗?”

楚留香心中立即想起当初他们搞破袭战时,经常毁掉道路的事情;

“嘿嘿,怎么现在就不容易想起来了呢?”

楚留香就这样暗自骂着自己,其实现在想不起来,这是因为时代变了,现在中国的一草一木都是人民的,现在爱护都还不不及,怎么还会想到破坏呢?

解决了最重要的问题,楚留香与王贵一路往回赶去;

“王兄,有没有想过参加解放军?”

楚留香突然问出的问题,让王贵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哈,楚老弟,我都四十多的人,怎么参加啊?现在战争都结束了,解放军裁军还来不及,怎么还会要老头?”

“哈哈,看来王兄还是想参加啊,不过我刚才只是说说,你这年纪确实我们不要了!”

王贵并没有因为楚留香那这样的事情开玩笑而生气,他明白如果真有这种可能,楚留香一定会让他加入的;

可惜,现在一切都错过了,他王贵这辈子是跟解放军无缘了;

所以,王贵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楚留香有那么一丝感激,至少楚留香想让他王贵成为自己人;

明白了楚留香的心思,王贵似乎觉得这几天他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昂头挺胸地问着:

“听过云南的一首山歌吗?”

“什么山歌?”

当楚留香还没问完,王贵就唱了起来!这是首月亮下的歌曲!(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