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77章 水煮香辣田鸡的食材

字体:16+-

第177章水煮香辣田鸡的食材

云南今天第一场春雨没想到下了两天都没有停;

在听闻王贵解说了云南雨季是怎么一回事情之后,他理解了为什么云南的剿匪到今年还没有完成;

云南自解放之后,到目前为止,剿匪数量已经是全国最多的了,但就是这雨季与险恶的大山,阻挡了剿匪的进程;

很多土匪其实并不是真心要当土匪,所以在剿灭他们上,不必要像歼灭真正的敌人那样,分秒必争;

在云南雨季剿匪如果再搭上战士们的性命那就更没必要;

只要土匪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缓一缓是可以的;

连续两天的大雨,使得身处横断山脉的炊事班不敢轻举妄动;

好几次炊事班都提出冒雨前进,但都被王贵阻止了;

虽然他心里也是万分焦急,但冒雨在横断山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一味强行行进,最后可能没救出自己的妻儿,可能还会让自己身处险境,甚至生命危险,这点,王贵是相当清楚的;

下雨的这两天,被蚂蚁咬伤的铁翼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他的感觉很好;

但炊事班的战士们都感觉到铁翼的反应还是要比平时迟钝不少,这是蚂蚁毒素还没有清除干净的缘故;

而被眼镜蛇咬伤的方宝玉则没有铁翼恢复得那么迅速;

他的脸色依然是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要不是楚留香说明他并没有生命危险了,大家还真为他担心;

方宝玉使用的蛇药真是顶级蛇药,这是元谋军管会出面,要不是给解放军使用,蛇药的制作者还真不会拿出来;

因为其中有两味配药已经很难找到了,据蛇药制作者说,这两味药非要40年以上的,可现在40年以上几乎绝迹了。

这两天没事情的时候,楚留香也拿着这蛇药在研究,可研究来,研究去,最后他放弃了;

这里面至少有70多种药材,楚留香那**的鼻子也只琢磨出二十多种,其他的药材,可能性实在太多了;

此时,炊事班休息的山洞里充斥着满满的香味;

萧石逸正在煮水煮香辣田鸡;

田鸡是一种蛙类,中国原产;

可能由于下雨的缘故,这些田鸡这些天一直叫不停,今天早上,萧石逸、孙玉伯带着倪不小冒雨往田鸡叫声方向摸去;

他们来到了山中的一片小湖,在那里,他们收获颇丰,不仅抓到了很多田鸡,还有很多小鱼苗;

他们出去的时候,都只穿了一条裤衩,倪不小则多背着一把枪;

水煮香辣田鸡的食材都是炊事班一路走来在路边采摘,可谓新鲜至极;

辣椒、花椒、葱、蒜无一不是横断山山脉所赠,包括这几天吃的野鸡、小山猪肉都是横断山无私的赠予;

对于身处潮湿的横断山中,对吃辣椒对炊事班战士的身体是有好处的,这顿饭是在楚留香的建议下,多放了点辣椒;

当然这也是当初水灵光让他们知道如何在大山中保持自己的健康;

水煮香辣田鸡很简单,唯一复杂的就是萧石逸特意为这道菜制作了红油;

没有干辣椒,制作红油的程序复杂了些,但这依然不妨碍萧石逸,最终还是制作成了;

将洗好的田鸡、花椒、一些大段的辣椒倒入制作完成的红油中稍微入味,萧石逸立即加入了一些开水;

煮了几分钟,萧石逸将田鸡捞起,放入了他们采摘的一些野菜;

等野菜煮熟,将之前捞起的田鸡再次倒入锅中,煮了3分钟,放上葱花,起锅。

最后再淋上已经用口缸加热过的热油,一锅炒香辣田鸡即可;而对于病号,楚留香自然也有考虑,炊事班最后为两位病号制作了田鸡鱼肉粥;

这对他们的身体是非常有益处的,而且田鸡本身就是一味中药;

田鸡鱼肉粥的做法很简单,用到的材料只是大米、田鸡、鱼肉、胡椒与姜片;

大米里先放入姜片与胡椒粒,熬煮成白粥之后,加入田鸡肉与鱼肉;

等白粥再次沸腾几分钟之后,这道田鸡鱼肉粥就做好了;

姜片与胡椒粒是楚留香特意嘱咐,尤其是胡椒粒,一定要是胡椒粒,而不能是胡椒粉;

这与其说是一道病号饭,不如说这本身就是一味药;

姜片能驱除人身上的寒气,胡椒能让人在潮湿寒冷的环境中气血通畅,而田鸡与鱼肉本身就是大补之物,他们之间相互搭配,正好可以做到阴阳平和,温补身体;

炊事班战士们直接是围坐篝火边直接就着锅吃了起来;

包括两位病号也是,虽然他们有自己专门的病号饭,但并不妨碍他们一同享受美味的水煮香辣田鸡;

饭还没有吃完,倪不小就嚷嚷着不够吃,一会如果雨小了,他还要去抓;

这道菜可以说非常符合成都人倪不小的口味,他对这道水煮田鸡是赞不绝口,吃一口,就夸一番;

然而炊事班战士们听他的夸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半天之后,大家都明白了,这是夸他自己田鸡捉的好啊;

包括楚留香在内都同意,如果下午雨小了,可以再去抓点;

一来这田鸡个头确实很大,难得有如此机会,二来田鸡对方宝玉与铁翼确实有很好的疗效;

如果下午他们再去捉田鸡,他们不用像早上那样只穿着裤衩出去了,

早上在他们出去捉田鸡时,山洞里的炊事班战士在东方木的带领下,到洞外找了一些棕榈叶子还有一些茅草;

他们用这些棕榈叶还有茅草编制了几件蓑衣;

这些蓑衣能在倪不小他们再去捕捉田鸡时,不再被雨淋湿身体了,蓑衣能给他们提供很好的防水保护;

炊事班的战士们决定除了每人制作一件蓑衣之外,还专门要为他们随身携带的武器制作蓑衣枪套;

这样一来,就算是在雨中行进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们的枪依然可以使用;

如果他们再往前走,遇到土匪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到时候武器不能使用,这会是很大的麻烦;

至于王贵,经过几天的相处下来,他感觉楚留香的人好像都比较熟悉怎么做饭;

要不是这些战士精湛的军事素质,他王贵真以为他面前的这一个班战士是炊事班;

尤其昨天在山洞内,看到大家做地上烟道的时候,他真有这种错觉;(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