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52章 他要汇总成书面文字

字体:16+-

第152章他要汇总成书面文字

在前面匍匐前进的伍松突然将自己左手握成拳头,举到与自己头部一样高的位置,并将拳头指向天空!

正欲跟进的郝世杰见状,立即匍匐滚到一处黑暗角落,死死盯着伍松的那只拳头;

不管是伍松还是郝世杰,他们左手手掌都缠了一条白色布条,白色布条在月色下清晰可见;

当伍松握成拳头,而不是手掌摊开,只有后面的人才能看见白色布条,而前面的什么都看不见;

伍松肯定发现了什么情况,才发出这样的信号,郝世杰只有死死盯着白色布条,等待伍松下一指令;

不一会,白色布条左右晃动了一下,意思是后撤;

这种情况,郝世杰立即明白,前面有人;

于是郝世杰从黑暗之中悄悄匍匐而出,同样用白色布条发了信息;

他让伍松先撤;

伍松猫腰轻快地迅速从郝世杰身边经过,并没有丝毫停留,而是到了郝世杰身后20米的地方停下;

当看到伍松给自己发来的信号,郝世杰跟伍松刚才一样,猫腰后撤到伍松身后20米距离,这个距离是能看到白色布条最远的距离;

就这样,他们交互掩护一直退到绝峰山山脚;

在那里,倪不小与铁翼正在等候接应他们;

“老伍,什么情况?”

一直到了此时,郝世杰才小声开口问;

“有两人守在刚才前面的一个山洞里,玛德,他们居然还在吃火锅!”

“吃火锅?我们怎么没闻到火锅味?”

“刚在我们在上风处,你当然没闻到了,我可是闻到了羊肉的味道,他们是吃羊汤锅!”

“羊汤锅?这山连屁都没有,他们日子过得还不错啊!”

“呸!还不是到处抢来的!”

“好了,我们回去汇报情况!”

半小时以后,他们四人来到了楚留香身边,将情况如实汇报!

“你们今天所走的路线,跟黑井军管会带来的那位向导老乡,说的是不是一致?”

“一致,有些地方连坑都一致!”

“那就太好了,你们接着跟向导老乡将山上所有情况都弄清楚,尤其是敌人可能的藏身之处,同时明天中午以前要让所有参加战斗的同志们都清楚!”

“是!”

郝世杰与伍松从楚留香那里出来,就直奔向导而去;

现在大概是晚上12点,他们顾不得打扰向导休息,今晚他们要立即将自己侦察的情况与向导再次沟通;

战斗随时可能打响,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

与向导的交流,谭秀才同样参加了,他的工作是负责记录,记录与向导交流的情况还有郝世杰他们侦察的情况;

他要汇总成书面文字,同时请黑井军管会的同志确认后,让所有参加战斗的战士掌握;

并且谭秀才有可能直接与楚留香一起制定攻打绝峰山的战斗计划,他俨然是一名作战参谋的角色;

在谭秀才的记录中,事后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一段记录,在他们与向导的沟通中,居然有关于羊汤锅的讨论;

几年后,谭秀才将这段记录整理了一下:

楚雄很多地方,吃全羊汤锅已经成为人们的习惯。

很多彝族农户都饲养黑山羊,巍峨茂密的高山给了黑山羊得天独厚的天然草场;

土肥水美的高山草场使得黑山羊有很大的活动范围,让羊肉口感更甘甜细嫩,是彝族做羊汤锅的最好食材。

做羊汤锅是一门传承多年的技艺,不同的人做出来的羊肉汤锅味道截然不同;

彝族做羊肉汤锅,选的都是40-50公斤的肥壮黑山羊;

宰杀后烫褪去毛,开膛洗净内脏;

用火燎去羊头、羊脚上的皮毛,在炭火上烤黄后用锤击碎内骨;

最后连羊血、羊杂、羊肉全部切块一锅煮;

香味溢出,移至小火上慢煮,待肉煮熟时,即可边煲边吃;

煮时只放盐,食用时再佐以花椒、辣椒面、芫荽、薄荷。

不过,全羊汤锅必须要有带皮羊头、羊脚才佳,其味越煮越香,这样既没有膻味,而且汤白、味浓、肉香,营养丰富。

谭秀才从向导那里出来,直接就去找楚留香了;

见到楚留香,只见楚留香正领着倪不小与铁翼在地上摆弄什么;

走进一看,原来是绝峰山极其周边地形的沙盘模型;

谭秀才对楚留香作战前要做战场详细的沙盘模型并不陌生,这是他在二野时期就开始养成的习惯;

今天楚留香特意叫来了倪不小与铁翼,不仅是在教授他们如何制作沙盘,更是让他们继续传承我军的一些优秀传统;

谭秀才悄悄走近他们,生怕打扰他们;

倪不小与铁翼此时正拿着菜刀在沙盘模型中将他们记忆中的绝峰山与周边地理地形雕刻出来,不对的地方,楚留香在一旁及时纠正;

楚留香的教学方式,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让倪不小与铁翼不仅学到了沙盘制作方法,还学会了对战场地理地形的了解;

让他们学会了对战场的分析,进而开始慢慢学习了解排兵布阵、战场策略;

而最后,还让他们学习了炊事班最基本的基本功——刀工;

当谭秀才靠近他们时,倪不小和铁翼跪在地上,撅着屁股用菜刀雕刻着绝峰山那些悬崖峭壁、怪石丛生的山体细节;

对于细节,是楚留香特意要求的难度,即将开始的战斗规模无需制作到如此细节,但作为培养倪不小与铁翼的初心,他还是从严从难要求;

“秀才哥,你别站我后面,要不是早听出是你的脚步声,你信不,你早在一百步以外,我就用我身边这把枪让你嗝屁了!”

铁翼一边跟谭秀才抗议站在自己背后,偷偷地傻笑,一边显示着自己非凡的听力;

铁翼的听力确实异于常人,这他以前并不知道,而是来到楚留香炊事班以后;

一次百里追发电报,离着好远,楚留香他们都听不到,而铁翼则完完全全听的仔仔细细;

后来经过几次实验,最终确定,铁翼能听到比楚留香他们远30多米距离的声音;

“班长,这是郝世杰伍松他们和向导沟通情况的文字!”

既然被发现,谭秀才自然开始说正事,毕竟现在时间不早了;

“班长,世杰哥他们与向导他们沟通,为啥你不去?”

倪不小抬头问着,以前这事情都是楚留香亲力亲为;

楚留香当然知道倪不小这样问,是因为如果他去参加与向导沟通,那么他们俩就不用撅着屁股在这里受罪了;

“该让世杰一个人出来顶大梁了!我看记录一样能了解情况,而且我还能发现世杰他那里没想到,这样对他是最大的帮助!”

这是楚留香真实的内心话,郝世杰不能一直跟着自己,他需要更好的前途;

而他楚留香可能这一辈子将会遵守对炊事班老班长的誓言,留在炊事班给大家做饭,当然,偶尔也可以给人看看病!(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