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51章 在死气沉沉的绝峰山

字体:16+-

第151章在死气沉沉的绝峰山

绝峰山与龙川江大峡谷之间一处隐蔽地带,楚留香正在观察着绝峰山;

绝峰山看不到一丝绿色,光秃秃一片,寸草不生;

除了形状奇怪的石头,还有奇怪的石头,怪石与怪石是绝峰山仅有的景象;

山风吹过,从怪石间发出的嘶鸣如死神的召唤;

不知道山上的这些怪石经过了多少次坍塌,岩石的棱角如刀锋一样锋利;

从山脚到山顶,只有一条不能称之为路的路;

因为只有从这条所谓的路攀爬上去,才能避免攀登一个接一个的悬崖;

楚留香以绝峰山为中心环顾左右,发现只要在绝峰山上立一门炮,就能把黑井镇与元谋县城之间必须经过的龙川江大峡谷封锁;

“难怪龙骨甸那个小村子以前是用来屯兵的!”

楚留香见到绝峰山扼守如此重要的咽喉之地,也解开了自己当初疑惑为什么龙骨甸这样的地方会有兵驻守。

“伍松,白天看来这绝峰山偷袭很难啊!”

楚留香对着身边的侦察排排长说道;

“老连长,白天不行,晚上呢?”

“你也看到了,就一条路上山,他们晚上要是有人守着,我们根本没办法!”

“那就从悬崖爬山去,老连长,一排大多数都是原来侦察连的老兵,爬悬崖不是问题!”

“不行,这绝峰山悬崖上的石头太松散了,攀爬的时候一旦石头掉落惊动了敌人,战士们只有在悬崖上挨打的份!”

“老连长,那你准备怎么打?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跟以前一样,我伍松皱下眉头,你砍我脑袋!”

“强攻!”

“强攻?好,我立即组织敢死队,这队长,老连长要给我当啊!”

“你去把郝世杰与百里追叫来!”

“叫他们俩?那敢死队队长?”

“没有敢死队,快去!”

不一会,郝世杰与百里追就跑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只热气腾腾的碗;

“班长,吃点!田大姐给每人都做了一大碗~”

郝世杰将端着的碗送到了楚留香面前;

“我不是让伍松去找你们了吗?”

“他到的时候,正好我们就要来,田大姐让他吃完了再过来!”

“这才几点,又要吃东西了?”

“班长,快下午7点了啊!”

“哈哈,是啊,你看太阳都快下山了!”

自从东方木老团长来了黑井镇,楚留香就把表还给了老团长,今天中午老团长去往元谋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现在楚留香没有表了;

“田大姐做了什么好吃?”

“甜白酒煮饵丝!”

“班长,你尝尝,好吃呢,田大姐说这样的吃法,在云南他们都是春节才吃的!”

“春节吃的?今天没超标吧?”

“没有,放心吃吧!”

“嗯,叫大哥注意点,如果田大姐做超标了,我们炊事班就少吃一些!”

“放心吧,郭大哥他心里有数!”

“嗯,味道真不错,大米芳香味好浓,跟昨天吃的大救驾味道完全不一样啊!”

“是的,班长,这饵块真是神奇啊,切成片炒叫大救驾,切成丝叫饵丝;跟什么东西搭配就是什么东西的味道!”

“还有红糖在里面!”

“是,田大姐说,山里晚上凉,大家吃点红糖,晚上不会感冒!”

“对了,班长,你让伍松叫我们来干什么?”

“嗨,伍松吃了这甜酒饵丝把正事给忘了,等他回来一起说!”

“班长,这不能怪他,田大姐拉着让他先吃的,还说,就是现在要战斗,更应该把肚子填饱!”

郝世杰与伍松其实关系很好,他们是一起来到铁一团的同年兵;

后来郝世杰跟着楚留香来到炊事班,而伍松这两年则从战士升到班长,现在是排长了;

“行吧,那我也先吃!”

甜白酒煮饵丝,楚留香第一次吃,不过楚留香觉得跟他吃过的四川醪糟煮汤圆烹饪方法一致;

这两种美食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食材上面是非常接近的,都是用发酵的酒酿与糯米;

四川甜酒汤圆用糯米粉;

云南甜酒饵丝用糯米煮熟以后舂成泥状;

从制作工艺上来说,饵块的制作要比汤圆的制作复杂一些;

汤圆讲究的是绵软糯滑,而饵块讲究弹软香糯;

各自搭配当地出产的酒酿,在同样烹饪方式之下,却得到两种完全不一样美食;

对于喜好其中任一一种美食的人,肯定不会拒绝另外一种;

楚留香还没有吃完,伍松就赶了回来;

“老连长,布置任务吧!”

“你吃完了,我还没吃完,等会!”

楚留香嘴里含着食物,说话闷声闷气,郝世杰与百里追不觉笑出声来;

大口划拉碗里的甜酒饵丝后,楚留香用手背搽了一下嘴,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

“过瘾!”

“下面说任务!”

“百里追,你跟黑井军管会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拿几门炮来,什么炮都可以,越多越好,能响就行!明早之前要到位!”

“是!”

“伍松与郝世杰,你们看!”

楚留香指着绝峰山唯一一条能徒手爬上去的一条路说:

“你们一会跟黑井军管会找来的向导好好聊聊绝峰山的情况,今天我们了解得还不够细致,你们要多了解一些细节!这条路上一块石头,一个土坑都不放过!”

“然后今晚试着摸上去,记住,不要惊动绝峰山上的任何人,如果无法侦察,就退回来!”

“是!”

安排好任务,楚留香望着绝峰山,这样的地形如果真要强攻,是会付出很大代价的;

夜晚来临,郝世杰与伍松慢慢摸索着前进;

他们一前一后,时而匍匐,时而猫腰;

确认前方确实没有隐藏人之后,相互交替前进;

今晚的月亮非常配合郝世杰与伍松,一直躲在云里,偶尔露出来一下,也是为郝世杰与伍松照亮周围环境;

就这样,当月亮躲进云里,郝世杰与伍松就交替前进;

当月亮露出来,照亮绝峰山,郝世杰与伍松就隐藏在怪石丛中观察周围的一切;

绝峰山上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石头,被月光照亮,甚至还将月光反射,照亮了本来处于阴影中的角落;

连草都没有的绝峰山,晚上是绝对碰不到任何动物的;

据黑井军管会派来的向导说,在绝峰山连毒蝎蚂蚁都没有;

死气沉沉的绝峰山,任何一点响动,都会让人警觉万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