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32章 我就陪你一起被红烧

字体:16+-

第132章我就陪你一起被红烧

“老楚,你要的一个排,我都带来了!”

“是刚才进镇子的两支骑兵排吗?”

早就坐在一起的田莲问道,她与东方木老团长他们已经认识了;

“不是,那只是掩护部队,我带来的是我们师里的侦察营一排,本打算明后天,守备区的骑兵排掩护一排的战士分批进驻黑井,到军管会隐藏起来!”

“如果明天还没有郝世杰他们的消息,我看这个排还是要先去找他们!”

“嗯,我跟郭嵩阳已经商量好,今晚他们没人回来,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现在快凌晨1点了,但愿他们不要遇到什么麻烦!”

“班长,我们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倪不小眼光中透露一种失望与懊悔!

“什么事情?”

“关于演习名次的问题?”

“怎么没拿到第一?”

“是的,但是…….”

“但是什么?”

“班长,我把最高峰看错了,登上了另外一座山头!要是不看错,真能拿第一!”

“哈哈,怎么回事?”

“最高峰边上,还有一座山峰,两座山挨得很近,从下看上看,根本看不出那座高,那座低!”

“结果我带路,带错了!”

“哈哈哈!”

“班长你别笑,后面我们才知道,我们登上的那山头,只比最高峰低一点点!”

“我们再下那个山头,又爬上最高峰,时间就耽误了!”

“哦,最后你们拿了第几?”

“第三!第一是1号炊事班,第二是5号炊事班!”

“啊,第三啊!登两座山峰都能拿第三,不错,不错!成绩很好啊!”

“好了,倪不小,登错山,不怪你,那里毕竟我们没去过!第三名,我想大家都很满意!”

“他啊,回到师里,被团部李干事奚落了一顿,这几天心情都不好!”

铁翼把倪不小情绪低落的原因说了出来,原来回到师里之后,到团部汇报演习情况,被李干事一阵冷嘲热讽!

“别人说去,别放心上!”

“可是,李干事说,演习拿第一名,你立了军令状,团长就等你回去红烧了你!”

“这事啊?那就等回去见到团长再说,他要红烧了我,也没办法!”

“那我就陪你一起被红烧!”

清晨一早,楚留香他们正准备上路寻找郝世杰他们时;

郝世杰他们却全部回来了,看得出,他们是连夜赶回来的;

他们身上全被大山里的雾水弄湿,整个人就如被雨淋了一样;

见他们安全回来,大家十分高兴,这下炊事班十二名战士都齐全了;

一时间,整个客栈里洋溢着好久没聚在一起的家人一样,气氛浓烈,满堂欢声;

楚留香并没有因为这样高兴而忘记大山夜晚的雾气对人身体的侵蚀;

没说几句话,就让客栈老板准备热水,给郝世杰他们泡澡;

这次郝世杰他们人多,所有炊事班包括东方木在内都加入了烧热水的行列;

而在客栈那间大屋之内,就是还在客栈休养的食盐中毒病人们也听到了来自客栈大堂的喧哗;

他们非常奇怪,这几天自己的救命恩人从来都是说话小声,今天为何像换了一个人;

“应该是恩人有好朋友从远方来吧!”

躺在**的一位彝族呷西猜测说;

“你看,我们都可以下地走路了,我们该怎么报答我们的恩人呢?”

另一位同样躺在**的彝族呷西询问着一同躺在**的四人;

“你说得对,有恩不报不是我们彝人的做法!”

睡在最靠墙的一位呷西非常赞同要报救自己的恩人;

这间大客房其实就是一张大通铺,是客栈里最便宜的那种;

“可现在我们是呷西,那怎么报答啊?要是几个月前……”

说到这里,大屋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几月前他们都还不是呷西,他们是彝家人打冤家被俘虏的彝家武士。

今天郝世杰洗澡与在大平地那时不同,郝世杰他们是泡澡,而且洗澡水中有楚留香特意放的中药材;

这些中药是这几天楚留香给病人看病,一些药铺送来给楚留香,以便楚留香查看药材药性,诊断下药;

用于泡澡的中药材楚留香并没有用多少,只要能起到祛湿驱寒的作用就行了;

他用的中药有附子、泽泻、艾叶、桃仁、伸筋草、透骨草几味中草药,都是中药材中的常用药材;

中医药浴法是外治法之一,即用药液或含有药液水洗浴全身或局部的一种方法;

其形式多种多样:洗全身浴称“药水澡”;局部洗浴的又有“烫洗”、“熏洗”、“坐浴”、“足浴”等之称,尤其烫洗最为常用。

药浴用药与内服药一样,亦需遵循处方原则,辨病辨证选药。

中药药浴,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

据记载自周朝开始,就流行香汤浴;所谓香汤,就是用中药佩兰煎的药水。其气味芬芳馥郁,有解暑祛湿、醒神爽脑的功效。

洗完澡,客栈老板准备好的早餐早已端上了桌子;

可楚留香并没有马上让郝世杰他们吃饭,要他们洗浴完毕之后一小时才能进食;

在这期间,郝世杰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当王贵马帮遇到牺牲解放军遗体的时候,确实有几名汉人在路边蹲守;

直到王贵他们驮着解放军遗体走后,又跟着走了一段路程,才折转往楚雄牟定县方向;

郝世杰他们就这样一路跟随他们到了牟定县城;

这几位汉人在牟定县城吃喝嫖赌一天,就在这一天,郝世杰与方宝玉首先遇到了跟随线索而来的郭大路与百里追;

叙说中,郝世杰还不忘夸奖了一番百里追的追踪技术比自己高明;

县城呆了一天之后,这些汉人前往牟定县白马山方向,一路跟踪到白马山遇到随后赶来的郭大路他们;

土匪进山之后,郭大路担心山中有暗哨,暴露跟踪行迹;而且距离楚留香要求回黑井镇的时间已经不多,于是决定暂时放弃追踪;

“田大姐,白马山是什么情况?”

楚留香这几天跟田莲已经非常熟悉,而郝世杰他们早已在禄丰县见过,并不陌生;

“据我们所知,白马山并没有土匪,只有一个傈僳族村寨!”

“傈僳族?”

傈僳族源于古老的氐羌族系,与彝族有着渊源关系;

主要分布怒江、伊洛瓦底江支流流域地区,也就是中国云南、西藏交界地区,其余散居于中国云南其他地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