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110章 这是一勇敢者的游戏

字体:16+-

第110章这是一勇敢者的游戏

楚留香的第八杯酒刚抛入肚中,原本弹着彝家小三弦的年轻少年们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把彝家大三弦;

原本舒缓悠长的乐曲变成了欢快节奏,敬酒舞也变成了欢快的彝家左脚舞;

彝族左脚舞有1000多年历史,早在康熙41年(1702),就有左脚舞的文字记载;

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是左脚舞的故乡,是云南彝族人聚集区流行最广、影响最深的彝族舞种,被誉为彝族文化的活化石。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世间有一条恶龙,兴风作浪,造成洪水危害;

两位彝族青年阿里和阿罗勇敢地站出来,前去制服恶龙;

彝家人民在阿里和阿罗的带领下,一齐向恶龙开战,恶龙见势不妙,赶紧逃回龙潭;

人们抓住时机,把事先烧红的栗炭往潭里倒,倒满后又抬石头、挖泥土,把龙潭填平;

还怕夯压不紧恶龙翻身,就在上面燃起篝火,边唱边跳边跺脚,三天三夜恶龙终于死了。

为了庆祝胜利,彝家人用恶龙的头、皮、骨、筋制成月琴(小三弦),聚到一起跳脚弹琴,口唱左脚调“阿里罗”以示纪念。

故事很吸引炊事班战士,尤其是谭秀才不停地记录着李长贵讲述的故事,然而当他看到李长贵那看不透的笑容时,一阵不祥的感觉从心里升了起来;

果然,几位彝家少男少女拿着大碗来到谭秀才还有其他战士面前,他们唱着敬酒歌,一种听上去与刚才那首完全不一样的敬酒歌;

“秀才,喝了把,他们拿多少就喝多少!”

李长贵眼里一副悲哀的色彩,唱着敬酒歌所敬的酒,客人不能不喝;

望着眼前十八只装满酒的大碗,楚留香咽了咽口水,解开衣服上最顶上那颗布扣子,卷起袖子,接过酒碗就开始往肚子里灌,炊事班战士也赶紧跟上楚留香的节奏;

彝家人被楚留香炊事班这份直爽感动,歌声更加响亮,十八只碗中都是甜米酒,这种酒楚留香在富民河上洞的时候,与马帮马锅头王贵喝过;

但彝家人的米酒与傣家人的米酒有所不同,最大不同就是米酒里甜度不同,而且彝家人米酒之中酒精度数也稍微高一点;

十八碗下肚,楚留香除了感觉有些涨肚子之外,感觉这酒并不会醉人;

甚至感觉自己还非常喜欢彝家米酒的滋味;

十八碗米酒不光楚留香喝了,在座所有炊事班战士都一滴不洒喝完,对于如此喝酒,只有李长贵一人心里暗暗叫不好,担心今天恐怕无法启程赶路了!

别看彝家米酒现在不醉人,一旦喝醉,可能一天一夜都不会醒,所谓醉的慢,那酒醒时间也会很慢;

好在,十八碗之后,彝家少男少女都不在向炊事班战士敬酒,除了楚留香以外;

一首集体合唱的敬酒歌唱完,十八碗米酒喝完,一首节奏更加欢快的敬酒歌再次响起;

这次是9名少年少女站在楚留香与阿则尔哈面前;

“哈哈,小弟,这是我们彝家人真正的英雄才敢挑战的喝酒方式,来,我与你比试一下,谁英雄谁狗熊!”

阿则尔哈高兴地大笑着,这是在向楚留香发起挑战;

“小弟治病是能手,不知道胆量如何?”

阿则尔哈一副轻蔑表情,他就是要用这种无视态度激发楚留香的斗志,因为接下来喝酒的方式确实需要胆量与毅力;

“大哥要如何比试?”

头脑依然清醒的楚留香如此之说,表示他接受了挑战;

“我们彝家人有一种喝酒方式,叫高山流水,不知道小弟可否与我比试?”

“高山流水,怎么喝法?”

“来人,展示给我弟弟看看,什么叫高山流水!”

已经分别站在他们旁边的9位少年少女立即开始演示;

只见他们将自己手中的碗一只放在一只上面,最上面则是一个酒坛;

“小弟你看,酒从酒坛内倒出,然后从上面一只碗开始,装满就流进第二只碗,这样直到第八只碗,而你则需要将第八只碗中溢出的酒喝完!”

“如果这期间,你把酒洒了,或者没接住,那你就是狗熊了,你不配与彝家人做朋友!”

“而且,狗熊这称号你十年内是去不掉了,大家见到你只会称呼你大狗熊,所以在我们彝家人这里,只有英雄才敢挑战!”

“原来如此,哈哈,来把,大哥,一起来,管它狗熊、英雄,今天大哥痛快就好!”

此时的楚留香在酒精作用下,同样豪气万丈,气势汹汹,加之阿则尔哈一副蔑视表情,楚留香且能认输?

“好!娃子们,上酒!”

早已等待的少年少女立即开始往第一只碗中倒酒;

“为啥要搞这么多碗?把坛子摆在桌子上慢慢喝不行吗?”

谭秀才不解地问着李长贵;

“秀才你不喝酒把?”

“嗯,不喝!”

“难怪不懂!”

“你说说,你说说,有啥秘密?”

秀才追问着;

“等你成老酒鬼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哈哈哈!”

对于高山流水这种喝酒方式包含的奥妙只有会喝酒,而且经常喝酒的人才明白,个中奥妙用语言无法完全将那种意思表达清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总之,这是一勇敢者的游戏!”

李长贵最后决定还是提示下这位好学好问的年轻人;

听完李长贵的话,如在云里雾里的秀才看向了他的班长;

此时,楚留香坐在椅子上,头高高的往后仰靠,这次楚留香喝的不在是甜米酒了;

而是真正经过发酵后的米酒,虽也是低度酒,但酒精含量至少要比甜米酒翻了一倍;

米酒已经从第八只碗中倾泻而出,直接流入楚留香口中,楚留香每喝一口酒都不能把嘴闭上,否则酒就会洒出;

酒洒的太多,楚留香就会被判罚输掉比试成为大狗熊;

这场比试在大多数人看来并不公平,楚留香第一次采用这种方式喝酒,而阿则尔哈则早已精于此道;

大厅的舞蹈与音乐继续欢快着,音乐节奏没有任何改变,楚留香头顶的酒坛足足有四位年轻男子共同支撑,少说都有十来斤重;(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