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97章 是对战士的最高信任

字体:16+-

第97章是对战士的最高信任

新生的中国并不被世界大多数国家承认,尤其是西方世界国家,更是采取仇视态度,对新中国采取各种封锁政策,妄想将新生的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

新生的中国急需战后重建,急需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条件,休生养息,各领域都是嗷嗷待哺的状态,很多物资只有到国外购买,然而却没有外汇;

新生的中国,要工业没工业,要商业没商业,而农业的科技水平同样落后,能换取外汇的只有品质极高,在世界都是排名前列的一些农产品;

就如刚才水灵光提到的昌宁与漾濞核桃,绝对是国内顶级核桃,才能换来外汇,否则其他国家为什么要冒得罪世界强国的风险购买呢?

至于以苏联等承认新中国的国家阵营,他们不会接受国内使用的人民币,同样要使用外汇;

野生核桃不管从产量还是出油率都比较低,导致野生核桃油的珍贵,如此珍贵的食用油,仅仅用油炸这种简单的方式来烹饪鸡枞,在很多人非云南人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楚留香望着碗中的油鸡枞,碗中虽不是野生核桃油,然而水灵光将它与昌宁的油鸡枞并列;

如果鸡枞价值相等,那么这碗中的菜籽油?

一道世界级别的美食,其实也可以用普通食材来实现,就像世界顶尖的人才,哪位不是从普通人中走出来的呢?

“同志们,这碗油鸡枞我们不能吃,太珍贵了,我们还给老李!”

听见楚留香的话,炊事班战士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有郭大路表示赞同;

而正喝汤的水灵光则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继续喝冬寒菜汤,就像没听到楚留香说的一样。

冬寒菜是一种古老的蔬菜,我国早在汉代以前即已栽培供蔬食,现在基本沦落为野生,少有种植。

冬寒菜喜冷凉湿润气候,,不耐高温和严寒,,但耐低温、耐轻霜,低温还可增进品质,植株生长适温为15~20℃;

云南野生冬寒菜与全国其他地方不一样之处就是一年四季均有;

其实很多蔬菜在云南都可以四季采收,比如稻米,全国很多地方一年只能收获一季,云南绝大部分地区可以收获两季甚至3季稻米;

当北方大雪皑皑,只能食用地窖内存储的蔬菜时,云南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蔬菜;

“同志们,现在喝着这冬寒菜汤,是不是感觉你们即将去修建的铁路有重大意义呢?”

“灵光姐,啥意义呢?”

“倪不小,你想啊,有了铁路,如果把这冬寒菜运到现在没有新鲜蔬菜的地方,不是让当地老百姓的餐桌上多了道菜吗?”

“是啊,有了铁路,这些都能运出去啊,这样一来,云南老百姓有了钱,其他地方的老百姓多了吃的,这不就过上好日子了吗!”

谭秀才不愧为大学生出身,立即就明白了水灵光的意思;

“那这样的话,以后修成昆铁路,我要努力干,我是成都人,要让家乡的人早日吃到云南的这些好东西,过好日子!”

倪不小语气很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啊;

“哈哈,好啊,你有如此决心,我们这些当哥哥的全力支持!”

楚留香对着倪不小伸出大拇指,对他的态度表示了最大的肯定;

“嗯,倪不小,不光这样,四川的很多好东西也能进入到云南啊,还可以通过云南的马帮到南洋去哦!”

水灵光的话让炊事班战士们从局限于国内这片天地放眼到国际这片更大的天地;

“水同志说的不错,我们不要局限于眼前,我们还有更大的目标,那就是让全世界受苦的人都得到解放!”

楚留香怕战士们没有理解水灵光的话,补充说到;

“以后等国内的修完了,我们就把铁路修到国外去,让全世界都与我们中国连接起来,这才是我们革命的目标,同志们说是不是?”

“是!”

“好啦,好啦,国际太大,现在赶紧把你们自己那个小肚子填饱,才最重要,大家喝汤,这老李做的非常好,配的菜真是很科学合理!”

“就这三个菜,就合理了?”

“嗯!蚕豆是个好东西,但是吃多了不消化,会放屁,但是如果你吃点冬寒菜,就不会放屁了!”

“啊,这就叫科学啊?”

谭秀才吃惊不少,在他的理解里,科学可不是这样子的;

“对,吃多了蚕豆不放臭屁,就是科学!”

倪不小说完,又拿起两个蚕豆粑粑,打了一碗冬寒菜汤;

“这下不用担心你们嘲笑我吃多放屁了!”

“哈哈哈,倪不小,就算你放屁,我们也不会嘲笑你啊!”

“可要是有战斗任务,这放屁碍事!”

“哈哈哈,你小子啊!”

“铛铛!”

此时楚留香他们用来休息的军管会会议室门传来敲门一阵敲门的声音;

会议室门并没有关,敲门是富民县军管会的同志出于客气与礼貌;

“啊,邱主任,军区回信了?”

楚留香看到门口敲门的是富民县军管会主任赶紧上前敬礼,其他同志也放下自己手中的一切行礼;

“大家不用客气,楚班长,这是军区首长亲自回信,签名是首长的个人签名,级别很高啊!”

这位邱主任也算是资格非常老的革命军人了,他明白这样一封战斗计划回复使用首长个人签名意味什么;

在革命军队中,如果一项战斗计划用首长个人名义签名,就意味着这项战斗计划不管什么结果,责任都由首长承担;

这是对执行战斗任务战士的最高信任,这也是邱主任感到疑惑的地方;

楚留香他们并不是首长下属部队的战斗人员,只是刚刚归国的普通志愿军炊事班,为何能得到首长如此信任,如此倚重?

带着这些疑问,这位邱主任才会在进入会议室前敲门,以示自己的礼貌;

看着首长回复的电报,楚留香一时间有些疑惑,军区首长的回复是:

“按战斗计划进行,抵达元谋后,速往军管会报道,同时预祝你们轿子雪山演习胜利!”

将首长的回复念给战士们听以后,战士们同样非常疑惑:

“班长,我们不可能同时执行战斗任务和演习啊?首长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是啊,班长,同时进行,我们没办法啊!”

“就是,我们只能完成一样!”

战士们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除了郭大路与郭嵩阳;

“老楚,你对首长这回复怎么看?”

郭大路想听听楚留香的意见;

“首长这回复既不是命令,也不是指示!”

郭嵩阳也补充着郭大路的话;

“嗯,就是这才为难!”

楚留香非常同意郭大路与郭嵩阳话后面的意思;

其他战士似乎并没有听懂他们之间在打什么哑谜;

“这事情,老楚,你是班长,你做主!党小组支持你!”(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