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68章 今天中午是四菜一汤

字体:16+-

第68章今天中午是四菜一汤

油炸蔬菜肉丸子基本程序都相差不多,只要根据蔬菜与肉馅的不同特征掌握不同火候就可以。

楚留香用小火慢慢煎炸着竹鼠柳芽丸子,当油脂将丸子定型之后,开始慢慢翻动每一个丸子,使每一个部位都均匀受热,油脂充分进入竹鼠柳芽丸子的每一个地方;

在每个丸子与油脂接触的地方,油脂都冒着小泡,并不停发出滋滋的声音;

偶尔因为油温受热不均匀,竹鼠柳芽丸子的某些地方发生炸裂;

随着炸裂而到处飞溅的油脂与食材碎屑溅射到了楚留香的手上;

望着自己手上飞溅而来的油脂与柳芽碎屑,还有极其碎小的竹鼠内脏肉馅,楚留香轻轻的用手抹去;

楚留香并没有因为自己被这些飞溅的油脂和食材碎屑所烫而停止翻动锅内的竹鼠柳芽丸子;

当锅内竹鼠柳芽丸子通体都有些金黄时,用筷子一个一个捞出,摆放在一个干净的盆中;

竹鼠柳芽丸子制作完成时,郝世杰与萧石逸他们带来了一番惊喜;

他们在这里不远处,下到螳螂川之中,活捉了几条鱼;

鱼是螳螂川中非常常见的鲫鱼,这鲫鱼个头很大,有人的小臂那么长;

平时昆明吃的鲫鱼只有成年人手掌那么长,这么大的鲫鱼也只有滇池之中以及与滇池相连的螳螂川才有。

“做汤!”

这是郭大路的提议;

“那大哥你做?”

“不,萧石逸做!难得有鱼,他做!”

郭大路的建议得到大家积极响应,萧石逸自然也非常高兴;

这样要是在部队,按规定,鱼这东西是轮不到他这位红案协理做的,平时鱼要么是班长、要么是红案炊事员来制作。

二话不说,萧石逸就开始收拾起鱼了;

“我的乖乖,今天中午是四菜一汤啊,这是特灶的标准啊!”

“哈哈,倪不小,特灶也才一个肉,你看看,我们现在几个了?”

方宝玉又一次鄙视着倪不小这没出息的样!

“嚷什么,我现在就算算,有竹鼠、鲫鱼、还有螺蛳、还有那些小螃蟹!”

“我的乖乖,4样肉啊!加上那些野菜,比过年吃的还好啊!”

“倪不小,你还忘了,那边的竹笋!”

“哈哈,这要感谢水同志啊!要是昨晚听你的,走大路,估计没这么多吃的!”

“方小哥,你怎么就知道走大路没吃的呢?”

“倪不小,你想啊,大路上人那么多,怎么还会有吃的留给你的呢?”

“嗯,有道理,这次你说的对!”

“哎,水同志呢?”

“谁看见了?”

“倪不小,先别干了,去找找!”

“是,班长!”

“带上武器!总是这样毛毛躁躁!”

看见倪不小起身就要跑,郭大路立即提醒他。

“世杰,你们什么时候去摸的鱼?”

“就在刚才石逸处理完竹鼠去水边洗手,我们刚好也在洗榨油时留在身上的污渍!”

“一不留意就扯到水里有没有鱼,然后一不留意就下水捉了几条!”

“可刚才没看见你们在水里啊?”

“郭大哥,这里不是有女同志嘛,我们就跑远了点!”

“下次走远要说一声!”

听见郝世杰跑他们跑远并没有带武器,楚留香立即厉声呵斥!

听见楚留香的呵斥,郝世杰他们立即伸了伸舌头,他们并没有回答楚留香!

如楚留香刚才那句话说成:“走远要汇报!”,那么郝世杰他们肯定要立即立正回答“是!”

甚至还会受到纪律处罚!

但楚留香说的是走远要说一声,那只是当哥的对弟弟的关怀而已,郝世杰他们几个下河的战士自然也可以调皮一点。

把鱼洗剥干净的萧石逸,将鱼放到案板上,在鱼身两边用十字花刀将其划开;

“这鱼一点腥气都没!”

萧石逸一边收拾鱼,一边称赞着;

“这么清亮的水,鱼自然没有什么腥气!”

楚留香今天在得知有办法解决大家高原反应后,心情确实不错,对萧石逸本来自言自语的话居然做出了答复。

收拾完鱼,萧石逸用桶装了清水架在原来用于烤竹鼠的火塘之上,添加了些许柴火;

然后将所有的鱼,一条一条规整地放入桶内,只要水开之后,加入食盐再炖煮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鲫鱼冷水下锅能使鱼汤颜色乳白,鱼肉不会因为突遇高温而萎缩,肉质保持弹性,不会变的没有嚼劲;

“班长,这鱼最多20分钟就可以吃了!”

“好的,那这些竹笋是现在煮呢,还是晚上煮?这也许是我们的晚餐主食!”

“我看现在煮吧,晚上还不知道能走到哪里!”

“那好把,把竹笋煮了把!!”

“怎么做?现在有油了!”

“还是清水煮吧!当主食清淡一些比较好!”

清水煮竹笋,是郭大路在解放战争时期路过福建学到的一道名菜;

新鲜的竹笋连着竹笋叶子一起放入冷水锅中,水开放入些许食盐,等竹笋熟了之后,捞出蘸着酱油或者其他蘸料食用;

这道菜吃的就是竹笋原始的鲜味,竹笋之中那本身就具有的竹香味道,已经令这道菜让食用者流连忘返。

“饭前准备!”

看到桶里面的鱼快要做好,楚留香发出了命令;

饭前准备的命令,在部队里就是开始在餐桌上摆放碗筷还有饭菜;

而现在,大家则是一起搬动许多石块,临时拼凑起一张餐桌,还用一些石块当板凳;

楚留香则来到行军锅前,他要炒制野鸡冠菜了,这菜只能最后炒,否则凉的快。

他首先将野鸡冠菜倒入鱼汤边已经沸腾的清水桶里;

带野鸡冠菜在锅内煮断生之后,捞起放在案板之上;

将大约1公斤的野鸡冠菜切成中指一个指节那么长的小段;

在行军锅内倒入山茶油,油比平时炒白菜这类蔬菜的油要多一点,这次楚留香毫不吝啬的倒入了300克的油;

多吃山茶油,这是刚才楚留香与郭大路共同制定的吃油计划,为的自然是预防高原反应;

在等待油温起来的时候,楚留香趁这点时间,切了一些小雀椒、野葱备用,一会他就用这小雀椒与野葱作为野鸡冠菜的配菜与调料;

当锅内的油开始冒烟,楚留香首先将野鸡冠菜倒入锅内;

还没等锅内冒起的白烟消散,就立即翻炒了起来;

在高热的上茶油中,野鸡冠菜立即分泌出大量的汁水;

当汁水开始逐渐减少,楚留香倒入早已备好的小雀椒与野葱,翻炒几下之后,加入食盐;

等食盐完全融入野鸡冠菜中,楚留香捞起装盘!

就在他炒菜的时候,炊事班其他战士早就将吃饭的地方安排妥当;

“倪不小还没找到水同志吗?”

“应该是!”

“要问放哨的百里追吗?”

“不用,如果水同志确实走远,他早发信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