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57章 楚留香那闪烁的目光

字体:16+-

第57章楚留香那闪烁的目光

地下洞穴的敌人非常知趣,他们首先将自己的武器从洞口丢出,然后抱着脑袋一个接一个出来;

楚留香对于敌人数量的估计一点没错——10个!而且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

在确认敌人说下面没人了以后,铁翼与秀才立即进入洞中;

这是楚留香炊事班平日里训练的程序,像这种搜查搜索的事情,则是由铁翼与秀才完成;

而之前百里追与方宝玉早就爬上这块石板的最高处,背靠背的警戒着四周,防止从什么地方突然冲出敌人;

进入洞穴之中,楚留香发现,这就是一个天然的洞穴,洞口虽然是人工扒开的,但这洞穴确确实实是天然的;

“他们怎么发现这里是一个地下洞穴?”

楚留香一时间好奇了起来,发现没有洞口的地下洞穴这本事,楚留香产生了学习的想法;

“班长,电台是热的,他们发过报了!”

“嗯,好,秀才,把它收起来!”

“班长,要是他们发报说他们被捕了怎么办?”

“无所谓,不管他们发什么,只要昆明城里的特务接收了,就跑不了!”

“好!”

看到铁翼与秀才完成安全检查以后,楚留香就开始关注那酒香药味的来源;

终于,他在洞穴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还有几瓶的酒;

楚留香确认,这跟洞**被抛洒在地的酒是一个味道;

从箱子里拿起一瓶,透过透明的玻璃瓶,楚留香看到这是一种碧绿色的**;

楚留香见过白酒、红酒、黄酒甚至乳白色的米酒,但就是没见过颜色如此碧绿,如此清透的酒;

“这是什么酒?”

楚留香真想打开好好闻一闻、尝一尝,但这是缴获物资,他不能动!

于是,他只好将这几瓶酒连着其他物资一起带回演习指挥部;

当楚留香炊事班带着缴获的物资,押解着俘虏回到演习指挥部时,所有在场的战士都给予他们热烈掌声;

不管刚才那些炊事班如何恨78号炊事班,但那是兄弟之间的恨,并不是阶级敌人的恨。

“不错,不错,铁一团还是原来的铁一团啊!”

首长见到安全回来的78号炊事班,心中一块石头终于放下,因为出去的3支炊事班,其他两支早就回来了。

“报告首长,敌人逮回来了,这是缴获的物资!”

“嗯,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是!首长!”

当楚留香转身要走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

“首长,跟你商量个事情!”

“哦,商量什么事情?”

“首长啊,你看我刚才逮他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东西中,有一种绿色的酒,酒里可能还有草药,你看能不能借我研究一下?”

“是什么?拿给我看看?”

楚留香一听首长这么说,肯定有门,于是赶紧拿出装着神秘绿色药酒的瓶子;

“首长,你看就是这个?”

“哦,是它啊,这酒可不多了,怎么你想喝?”

“不,不,首长,我不喝酒,我只是对这里面有什么药材感兴趣!”

为了验证自己的说的,楚留香立即将自己挎包里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做证据;

“不错啊,年轻人,是个多面手啊!行,我批准了,这瓶酒,就算奖励你们的!”

楚留香没想到首长直接把酒当奖励发放,一时间也高兴的合不拢嘴;

“好啦,特务抓到了,那么,决赛名额没完,继续比赛!”

首长一声命令,刚才中断的比试再次开始;

已经获得决赛资格的楚留香炊事班则没有再返回比赛场地,而是坐在自己帐篷前的草地上,总结这次抓特务的战斗经验;

“你们不看比试了?”

听到这声音,楚留香身体僵硬了一下,他并没有回转头,而是看着郝世杰;

郝世杰就是楚留香肚子里的蛔虫,他知道楚留香所想的一切,除了战斗时候。

“水同志,我们在开战斗总结会!开完就去!”

“哦,我也为你们在开班党小组会,白天不是说要开的吗?”

“是啊,是啊,水同志,党小组会也要开,先开总结会,这样,水同志一起参加把!”

“好啊,我也想听听你们刚才是怎么抓特务的!”

水灵光听见郝世杰邀请,立马答应了下来,大大方方在炊事班中找个位置坐下;

她左边是楚留香,右面是郭大路,对面则是谭秀才!

“好,好,欢迎水同志参加我们的总结会!”

楚留香作为一班之长,不表个态,实在有失礼节;

“下,下面该谁讲了?”

“我!那我就来说说!”

孙玉伯并没有让任何人提醒,很自觉的开始总结这次战斗;

在孙玉伯总结时,倪不小对着郝世杰张大嘴巴,口中没有声音,但从一个字一个字的口型上,谁都看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你真说对了,班长果然结巴!”

“倪,倪不小,同志在发言,不要随意打断,不要做鬼脸!”

“是!班长!”

倪不小承认错误之后,看着大家神秘地笑了笑,这笑大家都知道什么原因;

“我看你们大家都总结了,我来帮你们总结这个东西,怎么样?”

水灵光听完大家的发言,也想参与其中,于是拿起楚留香放在地上的那瓶绿色药酒说道;

“大家欢迎水同志给我们总结!”

倪不小首先对水灵光表示了欢迎,然后带头鼓起了掌,对于水灵光的主动,大家都很高兴,掌声非常热烈;

“这瓶子里的酒,叫杨林肥酒!是昆明特产的一种酒!”

“肥酒?怎么肥法?”

楚留香好像说话没过大脑一般,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楚班长,你刚才还教训其他同志,不要随意打断别人的发言,你现在却这样做了!”

“是,是!接受水同志批评,我知错了,知错了!”

“知错就好,看你第一次犯错,不追究了!”

“是,是!”

楚留香口中应承着水灵光,并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这时,方宝玉偷偷对着谭秀才悄声说到:

“秀才,我们炊事班可能要换班长了?”

“换谁?谁能当我们的班长?”

“谁?喏!”

方宝玉用嘴指了指水灵光,谭秀才才反应过来;

他立即抓起地上的一把草,扔向了方宝玉,意思是不要胡说八道。

而他们的小声嘀咕,也许除了正在讲解杨林肥酒的水灵光没有听见,其他人都听见了;

看着楚留香那闪烁的目光,所有炊事班战士都笑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