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42章 炊事班的实战是什么

字体:16+-

第42章炊事班的实战是什么

陈司令的话深深刺痛着在场的每一位炊事班战士,包括楚留香;

楚留香这时才醒悟,演习从开始到现在,演习指挥部在炊事班胜负方面真的没有太多的障碍设置;

从这两回合比赛,所有炊事班的分数并未公开来看,裁判组并没有去营造一种军事技能比赛所具有的那种紧张感;

所有环节设置其实都是让炊事班围绕着如何保障部队伙食展开,而不是围绕着炊事班以及炊事班厨艺展开;

在这场演习中,主角是那些并未出现的野战军战士,而非此时在场地之中的炊事班;

直到现在,楚留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炊事班在昨天、今天的比赛中没有被淘汰,那就是因为他们在比赛之中始终没有把自己当主角。

从昨天的和面开始,他们就一直把如何为保障广大指战员能吃饱、吃好放在第一位;

虽然楚留香一直用获得演习第一名来鼓舞每一位炊事班战士,但在实际当中,却始终对每一位炊事班战士强调实战保障,而不是表演;

炊事班的实战是什么?作战部队需要什么样的伙食保障,炊事班就要完成什么,用心去做菜,用心去对待每一位战友!

即使他们冒着被淘汰的风险,也依然从其他炊事班手里缴获需要为部队提供保障的伙食。

他们这种自觉行为,也许跟他们刚刚从战场走下来有很大关系;

这里的其他炊事班都一直驻守国内,有几年没有打过大规模战役了,相对和平的环境以及低强度的后勤伙食保障,在炊事班队伍中已经出现没有任何战斗经历的年轻新战士了;

也许就是这种和平的环境,让很多炊事班暂时迷失了方向,忘却了心里的责任。

“下面,我说一下即将开始的第三回合比赛规则!”

在陈司令员那番讲话之后,魏子云裁判长再次走到战士们面前;

“这一回合比赛内容:炒饭!”

“规则是炊事班班长带领4名战士,坚守炊事班阵地,其他炊事班同样由炊事班班长带领4位战士去抢夺炊事班阵地!”

“夺取阵地的炊事班班长不仅完成本班需要完成的三十公斤炒饭,还要完成被夺取阵地炊事班所要负责的炒饭数量,在炒饭期间阵地被夺取,则需要重新领取食材后,争夺阵地!”

“夺取阵地的炊事班,由班长完成炒饭,将炒饭送到指定地点,然后返回;”

“返回时,阵地依然存在,则此炊事班获胜!”

“这次比赛胜利者只有10个名额,10名额满,比赛结束!未获得名额的炊事班淘汰,不管前面你们获得什么成绩,都淘汰!”

“获得名额的10名炊事班参加明天的最后决赛!”

“演习裁判组总裁判魏子云宣读!”

哗!!!

当总裁判宣读完,立即在战士们中间议论开了;

尤其是这样一来,前面所有成绩的好坏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了,这让不少炊事班战士情绪瞬间有些失控!

甚至有些炊事班要找裁判组理论,但一时失控的情绪很快就停止了;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服从命令!

演习规矩就是命令,不管之前如何,命令已经下达,作为优秀的军人,你可以对命令有意见,但必须坚决服从,坚决执行。

一直等到战士们的议论声逐渐消失,魏子云裁判长才又开始说话:

“不服气这样做的炊事班可以提出你们的意见,我们会听取,但规则已出,不可更改!”

“下午5点整,在那边的比赛场地开始比赛,现在你们可以准备了!”

“全体注意,起立!”

“立正!”

“稍息!解散!”

随着魏子云总裁判长一声解散命令,所有炊事班战士立即向他们的班长围了过去。

场地立即开始喧闹,有些战士在抱怨,有些战士在反思,但更多的炊事班还是在班长的带领下,立即展开对陈司令员讲话内容与精神的学习和自我反省。

对于即将到来的第三回合比试,并没有多少炊事班在讨论;

尤其是10号炊事班被点名,他们现在情绪非常低落,大家围坐一圈,却始终没人首先发话;

的确,对于10号炊事班来说,有些战士心中是不服气的,但他们也确实明白,当初他们在演习时只想着赢,而且是赢定了;

作为战士来说,赢得战斗胜利是战士存在的原因,战士的存在就是为了赢得战斗;

他们没有错,他们错的是忘记了在赢取战斗胜利时,他们应该肩负的责任。

在没有多少讨论下回合比试的炊事班中,楚留香炊事班就是其中之一;

“班长,我们被表扬了!”

倪不小一到班长身边,立即高兴的说道;

“知道,刚才的事情大家就不要讨论了,现在讨论下回合比试!”

楚留香预感到,刚才的表扬对于炊事班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他这种感觉在没有任何事实发生之前,他也不好跟炊事班的战士说什么。

“规则是由我带四名战士防守炊事班阵地,你们看那四位跟我去?”

“我去,我去!”

所有炊事班战士都举起了手,除了郭大路,他知道,自己是去不了的,这帮小子只会用年纪大来压他。

“郭大哥你的意见?”

楚留香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郭大路;

“我的意见你带着武装组上!”

“大哥,我们武装组有5人,还要留下一个,你看?”

郝世杰知道,这时候留下谁都不行,但又必须留下;

楚留香炊事班经常都会遇到这样的选择难题;

这样的难题,在战斗中,全由楚留香决断,而在非战时,楚留香都会听取大家意见;

最后,一般情况下,都是郭大路决断这难以取舍的问题;

显然,这次大家并没有将下一回合当成战斗,因为现在还有时间商议。

“我看武装组秀才留下!”

郭大路思虑良久,说出了一个方案;

“凭什么我留下?我拼刺刀差吗?”

“秀才,你拼刺刀技术不赖,但是你的体力是个问题!”

“嗯,在体力上,方宝玉的伤还没好!这样一番较量之后,估计要打回原形了!”

“我没事,我真没事,不信你们看!

当方宝玉听见似乎有意不让自己去,立马着急了,还把自己的衣服撩开让大家看看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复原了;

“下一回合,守阵地的炊事班要接受的是车轮战,这不光拼刺杀技术,还要求体能体力!”

“所以把,我觉得我跟方宝玉交换一下,我去!这始终是演习,不能一昧的为了获取胜利,把身体搞坏了!”

“不然,到真正要用身体的时候,反而用不了!”

郭嵩阳也提出自己参加下一回合的理由;

对于他的要求,大家自然不会以什么格斗刺杀体力不济为借口,在这方面,郭嵩阳并不输给武装组;

经过几轮讨论,最后还是楚留香拍板:郝世杰、郭嵩阳、铁翼、百里追参加下一回合。(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