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38章 如何挖到一株滇重楼

字体:16+-

第38章如何挖到一株滇重楼

每向上攀爬10米,楚留香都要停下来观察一下,计划自己下面10米如何前进;

向上攀爬20米之后,楚留香来到悬崖的一处裂缝带,裂缝沿着悬崖壁横向炸裂,如一条腰带捆在悬崖之上。

沿着这条裂缝,楚留香慢慢向悬崖中间而去,此时他已经离开了郝世杰他们所站的半山腰上空;

在他的下面已经是119米左右高的悬崖了。

“小心啊,楚班长!”

“报告水同志,没问题,这里风景很好!”

不知道为何,楚留香发现,只要在跟水同志说话前面加上报告两个字,他的紧张感会消除一半;

但是这话要表达的意思总是有点那么不对味。

当楚留香移动到水灵光所指的重楼下面时,他停了下来,仔细观察周边自己能够依靠的攀爬点;

突然,楚留香双腿一弯,猛地向上一串,右手五指牢牢抓住一块在光滑悬崖上突出,大于有拳头那么大的一块石头;

此时,他的整个身体悬掉在空中,而且抓住那小块突出石头的只是五根手指;

看到楚留香如此行为,水灵光被吓了一大跳,口中不禁大叫了出来,但她很快用自己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她生怕自己的叫声让楚留香分心;

就在水灵光叫喊的声音还没出口时,郝世杰临空向旁边一块空地扑去,根本没有顾及被地上石头划伤的后果;

在迅速收拢绑在楚留香身上绳子的同时,他将自己的双脚顶在一块看着非常牢固的大石头上,身体拼命往后仰,双手死死抓住绳子不放手;

楚留香在抓住突出石头的同时,利用弹跳冲击余力,左手迅速向前伸去,将自己左手五指牢牢抓进一处裂缝之中,最终完成身体主要承重着力点;

左脚在空中探索了几次之后,楚留香最终探到自己预计要踩的那块石头之上;

踩到石头以后,楚留香望着水灵光,呵呵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但这笑容已经说明,他现在并没有什么危险,他已经有三点着力,保持身体平衡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接下来的攀爬,楚留香非常顺利,大约20分钟以后,楚留香离那颗重楼只有10多米的距离了;

在悬崖之下,半山之腰的郝世杰,现在已经将绳子穿过一颗大树,利用单滑轮的原理,双手死死抓住绳子不放,双脚同样牢牢地顶在一块深深嵌入大地的大石头上;

绳子的另一端早已捆绑在郝世杰身上,他已经打算,要死就一起吧。

站在一旁的水灵光同样双手握着绳子,随时准备好帮助郝世杰。

刚才郝世杰的惊吓程度一点都不比水灵光低,他到现在心里还在埋怨楚留香在那样做之前没有给他信号;

当他们都还在侦察连的时候,如果刚才楚留香他做那样危险的动作,一定会给战友发信号的;

也正是这样,郝世杰才没提前做准备,因为之前的那些攀爬危險程度,郝世傑非常清楚,對於楚留香來說,根本不是事情;

當然他也在責罵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大意,他已經決定了,今晚他就要召集班裡開一次黨小組會議,對於楚留香同志剛才的行為提出不留情面的批評。

在這最後十幾米的地方,楚留香這次休整的時間有些長,達到了2分鐘,因為他並沒找到有任何能攀登過去的路線;

楚留香站在那裡仔細地預估著可能的線路,但隨後都被他自己否定了;

他不自覺的看了看腳底下,此時他離地面已經有160多米高了,而且能從這裡看到演習指揮部所在位置;

演習指揮部設置在一個山坳之中,那一排排行軍帳篷錯落有致地排列著,本來他還想看看正在比賽的炊事班什麼情況,可惜沒看到;

在這裡楚留香能看到很遠,他聽說昆明附近有一個美麗的高原湖泊叫滇池,他環顧了一周,也沒有看見。

感覺自己氣息平穩之後,楚留香決定走最短路線;

拿出背後的一把刺刀,楚留香開始在一處石縫里用刺刀不停地向外掏,将里面的碎石头、碎石块掏出;

“楚班长在干嘛?”

“哦,掏个洞!”

“掏洞干嘛?”

“把刺刀卡进去,然后就可以抓着或者踩着刺刀过去!”

“咦,不怕刺刀把手划伤了啊?”

“一点伤而已!”

“一点伤而已,本来采这重楼就是治伤,现在好了,还没采到,伤就有了!”

“不仅白忙活一场,还搞的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浑身伤痕!”

“哈哈,水同志,放心,班长不会受伤的,最多就是老茧丢一块!”

“那也不行,你最好现在就让他放弃,我怕我喊他会吓着他!”

“没事情的,班长知道分寸,实在不行,他会收手的!”

“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这是个人英雄主义,不是革命战士的行为!”

“是,是,水同志,我也认为我们班长今天有些个人英雄主义,要不你晚上来我们班一趟,我准备动员班里党员召开一个班党小组会,对你提出的个人英雄主义行为提出严厉批评!”

“嗯,你这主意不错,我参加!对于你们的智商,我觉得要回炉再造一次才行!”

水灵光看到连郝世杰都看不过去楚留香刚才的所作所为,更加认为必须与这种个人英雄行为做坚决斗争。

当楚留香把第四把刺刀插入悬崖的时候,他已经到达了那块突出岩石下面,离那颗滇重楼只有不到3米;

这3米对楚留香毫无难度,可以说是从开始第一次跳跃以来最轻松的三米。

很快,楚留香就坐在那块突出的石头上,双脚悬空,向着水灵光与郝世杰挥手;

这是一种胜利之后才有的挥手动作,他用这种动作像郝世杰与水灵光表示自己一切都好!

看到水灵光同样跟他挥手,楚留香在这块石头上笑的把白白的牙齿都完全露了出来;

这是楚留香第一次对着水灵光如此高兴的笑,可惜水灵光根本无法看见。

楚留香仔细观察自己面前这株重楼,因为重楼生长在悬崖之上,本身就是奇迹;

重楼一般生长在湿度比较大的地方,而悬崖恰恰就是湿度最少的地方;

经过一番观察,楚留香明白了,为什么会产生这个奇迹;

这块突出的大石头中间是凹下去的,原本石头上面应该还有一块石头,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掉了下去。

经过几百年,大石头凹下去的部分已经慢慢被堆积的灰尘填满,加上有很多随风飘落在这里的树叶已经腐烂,还有一些鸟粪之类;

使得这里里面的土壤变得异常肥沃,还有最关键的是,这块突出的石头,还有边上的悬崖,为重楼构建了一个几乎不被太阳照射的环境;

这里是山体的北面,本身就照不到多少太阳,加上悬崖的遮挡,这才有了重楼生存的环境;

大概在几年前吧,也许是一只鸟儿吃了一株重楼的果实之后在这里栖息,这个种子就随着鸟儿的粪便落在了这里。

楚留香同时也注意到,悬崖壁有一片湿湿的,那是从悬崖内部沁出的水,而这水保证了这小片区域有着非常湿润的环境。

如此之多的奇妙全都汇集于此,楚留香不觉暗自感叹,这世界最大的奇迹创造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