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红警玩修仙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三章 加固?

来到西面那面比较薄的城墙,林牧看了看,城高五米,城墙上各色符阵光芒不断的闪烁,这就是各种符阵没有办法兼容的导致的闪烁。

“看到了吗?那些符阵全部都是曹洛先生布置的,每一个符阵都能挡下化神期的全力攻击而不坏,能把这么多符阵都刻画上去,曹洛先生真的是太厉害了,每次看到这面墙,我都有想要膜拜曹洛先生的冲动。”

“啥?问你个问题,镇内还有别人懂符阵吗?”

“除了曹洛先生别人都不懂。”夏侯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只是一个偏远地区的镇子,所以懂大家都不是很懂这些东西,连镇长都不懂。”

“哦,这就难怪了。”林牧自言自语的说道。

“怎么样很强吧,说真的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符阵居然能全部放在一面城墙上,曹洛先生真的是太强了,你好好观摩观摩,能学到一两个,都够你受用终身呢,要是我也懂符阵的话,我一定天天来这里看。”夏侯洪是一脸的崇拜。

“你要是懂符阵,你就应该去把曹洛卡擦了,这也叫符阵,不管三七二十一,随随便便就往上面加,你以为符阵是这样用的?”林牧心中不断的在鄙视。

说真的,这样的符阵群,林牧只要一根手指头,点上三下,那么这整个符阵群就会全部破掉,而且还会引发连环大爆炸,直接把这面城墙炸成平地!

林牧心下暗道:“这曹洛要么就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没有任何真本事,要么就是心怀鬼胎故意这样的,符阵群要是有这么容易布置,那还要什么复合符阵?直接一个一个往上加就是了,多简单啊。”

“况且符阵之间,就算全部都是防御体系的,但是也不是什么样的都可以弄上去的,兼容性!每一个符阵都是有自己的特殊性,像曹洛这样弄,还不如不弄呢,这也叫加固防御工事?”

林牧叹了口气:“曹洛先生现在应该还在东面主城墙上的吧?”

“哈哈哈,这么快就学到东西了?不错年轻人果然学东西比较快,不过现在曹洛先生应该还在布置防御事宜,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不懂想问的,可以大概问一下,毕竟你算是刚刚完成任务,去询问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占用曹洛先生太多时间才好。”

“呵呵……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的,就一下下就好。”

和夏侯洪快速的来到东面城墙,之间曹洛还在那边布置着什么,远远的林牧听到陷阱什么的。

“哟~大高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你已经把西面城墙加固了?”刘沫一脸的不屑。

说真的林牧一开始还挺喜欢这个妹子的,但是现在他却有点恶心她了。

“呵呵,曹洛先生布置的符阵很是精妙,自然不需要我在弄什么,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向曹洛先生请教。”

曹洛呵呵一笑:“快问吧,我这边还有一些防御工事没布置好呢。”

“那么多符阵全部合在一起,会不会有不兼容的问题?”林牧直接问道。

“不会,那些全部都是防御符阵,因此不存在兼容性一说,而且有些是侧重全面防御,有些是侧重点防御,就跟我们在身上披上铠甲一样,铠甲的数量越多,自然防御就越强,要考虑的就是,一个人能承受多少铠甲的问题而已,不过城墙不存在承受力的问题,而且防御符阵不同于铠甲,不会压坏城墙的。”

“噢~这样啊。”林牧也不点破,懒得点破,一开始确实有打算帮助守城的,不过现在看来,要是自己当面说出他的错误的话,说不定还会被赶走呢。

反正自己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跟沙匪首领打,杀了沙匪首领,那么这座小镇也就守住了,至于其他的,林牧懒得管,也不想管。

要不是敬佩刘祥福的为人,说不定林牧现在就直接走人,沙匪首领要去找的话,虽然沙漠很大,但是也不是找不到。

不过话说回来,守在这里起码知道只要沙匪拿不下这里,那么他们的首领就一定会出来,所以林牧也懒得去找。

至于在这里呆着别人会怎么看他,这关林牧什么事情?一群无关紧要的人,林牧管他们干嘛。

“还有什么问题吗?”曹洛显得很有修养的问道。

“没有了,那没事的话,给我安排一个住的地方吧,等沙匪来了我在出来杀人就是。”林牧确实是什么都不想管了,一群要是和一群无知的人争辩,那是说不清的。

就跟你跟古代人说,有不用帆就会航行的船,有不用马拉就能跑的车,有手指一按就能轰掉一座城市的武器,他们只会觉得你疯了,而不会认为你博学多才。

“你跟我来吧,我给你安排住所。”曹洪说道。

林牧点点头就跟曹洪去了。

“哼,刚刚吹牛还吹得很厉害,要不是有曹洛哥哥在,说不定还真被他糊弄过去了。”刘沫看着林牧的背影不屑的说道。

“呵呵,还不是刘沫妹妹太漂亮,所以他打算在你面前展现一下嘛。”曹洛夸奖刘沫的同时顺便鄙视了一下林牧。

刘沫被曹洪夸的小脸通红,看起来煞是可爱。

林牧懒得理会他们,至于这曹洛是真的草包一个,还是别有用心林牧也不想管。

退一万步说,有林牧在,曹洛就算有什么诡计他能成功吗?只要林牧把沙匪的首领杀了,曹洛还能有何作为?

勾结那什么灵动城的城主?呵呵林牧现在可是特使,一座小城的城主而已,就算杀了他林牧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夏侯洪给林牧安排的住所,是在军营的里面,所有留下来支援小镇的人都住在这边,一人一个房间,林牧的房间不好不坏,里面有一张床几把一张还有一面桌子。

简单,是林牧喜欢的风格。

“你以后就住这里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找这边的守卫,只要能做到的,我们都会尽力完成。”

“嗯,要是有事情的话,我一定会说的。”

“那你就好好的领会一下刚噶曹洛先生的指点吧,要是真的领悟了,你那对你来说可就赚大了呢,呵呵我走了。”

“呵~会好好领悟的,你慢走。”

说完夏侯洪就离开了,林牧关上门,静静的坐在**,他在思考沙匪首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按照玉简内的描述,,只要刀光一闪,那么敌人就一定会人头落地。

照此看来那把刀至少也是元级宝器,而一闪就能夺人性命,那么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那是一个空间天道的元级宝器,第二,那是一把晶行天道的元级宝器,第三这是一个光行天道的元级宝器。

否则没有理由会一闪就能让人人头落地,其他天道都没有这样的可能。

“不对,或许这并不是天道的作用,而是宝器本身的特性。”

最后林牧遥遥头:“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是切割类型的宝器,只要不是针对灵魂的切割,那么对我就是无效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也要小心一点,最好还是要做点准备,生死战提升实力是重要,但是要是丢了性命那可就不好了。”

“而且他能越两个境界杀人,估计那把圆月弯刀还真的是针对灵魂的,在没有成仙之前,灵魂都是很薄弱的,就算有些人的灵魂比较强,但是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是林牧一贯的作风。

而且就算想轻敌林牧也没有那个资格,沙匪首领不管怎么说,也是成名已久的炼虚期高手,如果不小心对待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死。

而且按照林牧的想法,这沙匪首领的实力,应该和妖族的四大族长差不多,甚至还会比他们更强。

这让林牧有点小激动,四大族长为他开启了三百个巧穴,那么这个沙匪首领呢?他能给林牧带来什么?而且他手上的那把武器看来是很不错的样子,而起沙匪已经在沙洲炎冥拥有了上万年的历史的,说不定还会有别的好东西也说不定。

灭了沙匪,抢了他们的所有财富,这绝对是一条发财的好路子,要建造红警军团,那灵元绝对是多多益善。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而林牧也已经想到了要怎么对付针对灵魂的攻击了。

很简单就是符阵,符阵这一个体系里面包含了各种各样的能力,可以说任何天道都能依靠符阵来达成,同样的各种防御方法,各种特殊功能符阵全部都能达到。

而且以林牧不断的对符文进行研究发现,这符文里面绝对有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说不定就跟那所谓的至高天道有关。

想想也有可能,除了神秘的不得了的至高天道,那里还有什么别的天道,是符阵变化不出来的?

而除了那所谓的至高天道之外,还有什么天道能够演化出符文这一个东西?

这样一想,林牧对符文的研究就更加的有动力了。

“一定要把笔戒里面的玉简全部破解,然后一个一个的拿来研究,有符阵大仙留下的那几千个符文作为底蕴,我在符文这一条路上,已经走在了无数人的前面,如果这样我还不能破解符文的全部秘密的话,那我这个穿越者也太不尽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