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第230章给你糖吃

再迟钝,也能听出他话语之中的不怀好意。

“你想干什么?”声音如同蚊虫鸣叫,不知为什么,大概是刚洗澡过所以没什么力气的缘故吧,再加上刚才担心他,又耗费心神替他把脉,此时此刻,浑身上下竟软绵绵的,难以动弹,连一根手指都是酥酥麻麻的。

杨戬轻而易举地抱住我身子,低声地说:“清流想我干什么?”

“你,你回自己房间睡觉去。”

我立刻说。

“真是孺子不可教。”他无奈地叹息一声,“你这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

“是你让我说的。”我微微仰头,看他面色。

“你就是一个不解风情又孺子不可教的坏。”他恨恨地盯着我。

“嘻嘻。”我忍不住低声一笑,感觉他恼怒的样子甚是有趣。

“真想……你这样永远躺在我怀里。”他忽然大发感慨。

“我好累,想睡觉。”我低头看着他半掩的衣裳,微微有些凌乱,伸手替他扯了扯,低声地说。

“很累吗?”杨戬伸手,摸摸我的头,“头有点热,是刚洗澡的缘故吧,累了就睡吧。”

“可是你呢?”我仰头看他。

“清流是想我留下还是走呢?”杨戬又是一笑。

我一笑,他却忽然伸手,捂住我的嘴。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我不听,就不用照着做了。”他冲我眨眨眼睛。

“唔……”我试图说什么。

他抱着我身子,向着床内一倒,将我放在床内侧,又伸手勾住我肩膀。将我抱入他怀中,才说:“睡吧,我保证绝对不会趁着你睡着而……”

我瞪着他看了一会,才垂下眼眸。

“怎么,不信我?”他向前凑过来。

“我相信。”我低声回答。不敢看他。

“真的?”

“嗯。”

“笨蛋。”他伸出手指,捏了捏我鼻子,“知道你累了,睡吧,我不烦你。”

“嗯。”我答应一声,抬眼看他一会,这张脸上,平静温和。双眸脉脉含情看着我,没有其他神色,我很是心安,冲着他笑了笑。

“乖宝宝,睡觉觉……”杨戬轻轻地抚摸我的后背。

我噗嗤一笑,情不自禁向着他怀中钻了钻。

******

一夜睡得很是安稳。杨戬的身边温暖的很,他伸手臂抱着我,我拱起身子缩在他的臂弯里,感觉就像是个小小地房子。

早上醒来。迎面是他闪闪发亮的眼睛,我望着他:“你……没睡?”

“醒了。”他望着我,慢慢低头过来,在我额上轻轻一吻,“看你睡觉的样子真好。”

我垂眸一笑:“你又说呆话了。”

“才不是呢。”他笑着。又轻吻我的耳垂。

“别。”我急忙低头,缩起身子躲过。

“你……”他一笑,“算了。来日方长。”

我这才抬起头来看他:“杨戬,你的伤全好了吗?”

“嗯。”他不以为意答应一声,“就算今日让我出战都没问题。”

“才不用你呢,”我急忙说,“你再好好地休息一下,今天……我来就行了。”

“你要做什么?”杨戬问。

“没什么。”嫣然一笑,坐起身来,“不是很难地事情,想必很快就会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啦。”

“既然不用动手,站着也不会累。”他坚持地说。

“那……”我迟疑地想了一会,“那好吧。”

“好极了。”他高兴地笑,笑容绽放,顿时张开双臂,将我抱住,重重在我脸上亲一下。

“别这样。”我低声抗拒。

“知道了知道了,又没做其他的什么。”他嚷嚷着,不满地放了手。

****

我起床整理衣物,杨戬开始还趴在**不动,后来就忍不住跳下床,替我将袖子挽起,好让我浇水洗脸,洗脸过后,他又递过毛巾来,我笑道:“杨道兄你还真是服务周到,态度一流啊。”

杨戬望着我:“那也要看是对谁……清流,这还不算周到的,改天……”说到这里,牙齿咬住嘴唇,眼睛却肆无忌惮在我身上打量。

我将湿了的毛巾向着他怀中一扔:“你就做梦吧。”

杨戬笑道:“经常做梦证明我童心未泯。”

“是是,你还是孩子呢,乖,等会姐姐给你糖吃。”

“我现在就想吃……糖。”杨戬双目一亮,整个人贴了上来,手探到腋下,将我拦腰抱住。

“喂,又要胡闹。”我笑骂。

他不以为意:“是你说要给糖吃的,给我吃。”

“你还真……”我还没说完,他已经低头下来,将我的嘴唇牢牢封缄。

“唔……”我无奈发出一声低呼。他却吻住我的唇,慢慢吸吮起来,动作温柔和缓,并不急躁粗暴,含着嘴唇细细地吸吮了好一会,这才舌尖一滑,已经探入我双唇之间。

我猝不及防,“嗯”地低吟一声,他却捕获我的舌尖,不由分说交缠一起。

一股古怪地热力从身体内散发而出,我闭上眼睛,任凭他予取予求,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竟也失控,不知不觉双手搭上他腰间,仰着头承受他的吻,渐渐地竟然也有一种莫名的渴求,于是反而也顺从地吻住了他。

嘴里不停发出浅浅的唇齿相吻的声音,感觉到彼此的舌尖撞着舌尖,干涸地鱼一样紧紧缠在一起,杨戬身子向前一撞,将我重重抱入怀中,低低吼了一声,再吻过来,已经加大了力道。

我对这种突然加大的力道觉得颇为惊恐,可是不知为什么,心底竟还另有一种古怪的渴望,喉咙里发出呻吟,不知道是抗拒,还是祈求。

杨戬低声在我耳边急促地说:“清流想要吗?”

我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双腿,稍微控制了一下心底的躁动不安,低头说:“不……不行。”

“为什么……你明明也已经情动。”他说着,又在我脖子上轻轻地一吻。

“不,我今天……要施法,不可以。”我低声,身子略微向后,稍微离开他。

杨戬一愣,这才叹了一声,整个人离开我:“那……好吧。”

不胜惆怅地看我一眼。

我看他嘴角水水地,红的非常,不知自己的怎样,抬手不自觉地擦到嘴唇上,这才觉得嘴唇似乎有点疼,想必是刚才他一激动,咬的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