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第228章想要你

热的水蔓延上来,舒服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低低地叹息

幸亏来洗,水温刚刚好。

伸手,将头顶的簪子扯出来,羽冠顿时跌落,我伸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小几上。

侧耳倾听,那边悄无声息的,唯有呼吸声浅浅入耳。

杨戬依旧在床边那里,好像并不曾乱动。

我低头浅笑:这个人倒也老实。

不过若他过来,我该怎么办?

想了想,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一掌将他打昏过去。

哈哈,就这么做。

我伸手掬起一捧水,高高浇在脸上,闭上眼睛,听耳畔水花四溅。

*******

他躺在**,听耳畔水花四溅。

方才那一声低低的叹息,传入耳中,竟如同天地间最美妙的声音。

杨戬手一抖,本来信手拿起的一枚苹果居然骨碌碌滚落在腿上,幸亏他扑过去捉住,才没有落地发出声响。

喉头一动,压抑。

这个笨,果然很笨,她怎么会相信男人的许诺,尤其是在这么暧昧的夜晚,同这个傻傻的,他一直求了半生的人儿在一起,他为了留下而胡言乱语对她说了些什么,基本上连自己都不清楚。

总而言之有一点是清楚的,只要她能留他在这里,就算是说明天把朝歌整个都城灭了,他也能做得到。

从进门那一刹那,他就是有预谋的。

对于他杨戬来讲,只要是遇到了她,紫皇清流,他绝对会化身最为腹黑最为不择手段的那种类型。

对她。他势在必得。

所有的所有,恨不得在她额头印上“杨戬专属”四个字,哦,还要再多四个“闲人免近”。尤其是那些男人。哼。

杨戬伸手捂住嘴,堵住了那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涌到喉咙口的呻吟。

清流。你简直是在折磨人。

虽然不否认,这种折磨,是他自己找来的。

她明明想赶他走,可是,是他千方百计,不顾一切地骗她哄她逼迫着她,又吓又骗威逼利诱地,欺负不懂事小孩子一样。才让她妥协,终于留下他。

只是,这孩子怎么这么好骗。

杨戬心如猫爪挠动。

她居然能相信他说什么……有屏风遮着,就什么都看不到,也不会看的保证。

难道他的第三只眼是白吃干饭的吗?

杨戬心想:其实我并不是故意想偷看的,清流。真地。

我发誓。

我只是,一时无法控制我的神力了,嗯,一定是这样。所以才自动透过屏风,看到那半裸木桶之外的曼妙身体。

白玉凝脂般的肌肤,那优美的颈间曲线,往下,是玲珑的丘壑。在热水的浸润之下散发着殷红的色,随着她地动作而不时地显露。

杨戬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爆血管了。

理智告诉他不能再看,可是就是无法移开目光。

而她伸手将发簪取下。瀑布般的黑发滑落下来,有的搭在颈间,暧昧的湿着。

他想象那是自己的手,搭在那里,替她轻轻地揉搓着娇嫩的肌肤。

然后……

他咽一口口水,目光直直地再看。

她仰起头,浇了一捧水下来。

眉心地烈火纹粉粉的颜色,真好看。

水流向下,滑过那小巧的鼻子,美丽饱满的小嘴,还有脖子,然后然后,是深深地山谷沟壑,那殷红的颜色,让他忽而想到了那么荒唐的一夜,纵然知道不对,却无法控制地想到,那一夜的**感觉,让他每每回想起来,都是无限的痛苦跟无限地快意,想要重温却不能够。

“清流,清流……”在牙缝间狠狠地咬着这个名字。

身体的某一部分早就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杨戬倒身在**,眼望着那边浸泡水中,对这边地变化浑然不觉的人儿,她那张绝美脸上,亦露出**表情。

自然,她是因为热水泡得很舒服。

而天知道,他可没有泡在热水中。

杨戬感觉自己人在火海。

火是欲火。

他欲火焚身。

他的脸上因为强忍而渗出汗滴,双颊出现奇异的粉红色。

该死的,该死的,怎么控制不住。

杨戬绝望而又无比渴望地看着那边那个泰然自若的人儿,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控制的极限,而就在她身子稍微一荡的瞬间,水波一闪,胸前的娇嫩清晰闪过他的眼眶。

那也是属于他的。

杨戬再也忍不住,他很想很想就这么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扑在她的身上,就这么……

荒唐狂暴而不记一切的,无视她的愤怒她的拒绝她的哭叫乃至她以后的种种反应,释放心底对这具身体的无限渴望,对这名为紫皇清流的人儿的无限征服之心,而去反反复复,永不停息地……重温那让他难以忘怀却让她至今心有余悸的一夜**。

*******

心有余悸,是的,心有余悸。

杨戬心底忽然想到这个词。

他忽然想到了她的瑟缩,他不慎提及有关那夜之时,她惊慌的表情。

不……

不能……

现在还不能……

杨戬痛苦地望了一眼那举手揉着肩头的美妙影子,一翻身,倒在了床内。

******

痛苦地一口咬住身下的被子,杨戬流着汗心想:老子真是自讨苦吃。

明明她已经反反复复赶他走,他就是千方百计谎言百出,不离开。

而以他的智慧也没有想到:居然如此轻易就被她挑起火来。

而且熊熊燃烧,有将他烧死的势头。

谁知道这个家伙聪明起来那么聪明,连千万兵马都不放在眼底,蠢笨起来却如此蠢笨,连这种引狼入室的事情都不惮作出。

恨你啊,清流清流……

被子上仿佛有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忽然想起在他骗她说脏兮兮的时候,她脸上那种惊慌不安的可爱表情。

清流!

杨戬在心底无声地嘶吼着念着这个名字,真想……真想……要你,要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日日夜夜,永远厮守,永远不离开。

清流……

给我。

细细的腰拱起,**的人,身子一阵无声地抽搐。

“啊……”一声呻吟,终究没能忍住,从杨戬的嘴角泄流而出。

“杨戬?”屋子里忽然传出清脆的叫声。

杨戬大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