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203章后宫佳丽

姬发一直询问我有关城外战事,别的倒也绝口不提,我一一回答,只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我倒是不排斥,如此宁静,无关儿女私情,反而有几分喜欢。

交谈完毕,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门外有宫人来传:“淑妃娘娘派人来说:哪吒公子吵着要见紫皇大人呢。”

姬发哈哈大笑:“清流,看样子你还真是让人放不下呢。”

我脸上一红:“让大王见笑了。”

姬发却站起身来:“说了这么久,想必你也烦了,我们一起去吧,这也快要到晌午,淑妃必定准备了饭菜等候。”

“这个……清流还是直接回丞相府的好。”我推辞。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你若不去,她又要多心来想了,何必拂了她一番美意呢?”姬发殷殷地劝着。

“可是,清流还有要事同丞相商量。”

“吃过午饭就离开,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姬发仍旧说。手!打!小-说¥网~网友收录

再推辞下去,就不像话了,我只好躬身说:“既然如此,清流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姬发很是开心:“这样才好。”

姬发跟我一起前往后宫。

一路越过好些亭台楼阁,说不尽的美丽景致,几处宫殿,一一经过,隐隐香风飘拂,让人心旷神怡。

我心头暗暗羡慕姬发,他却司空见惯地。面色丝毫不变,一边走还一边向我介绍:此处是何地,谁在这里居住。脾气如何。

说来居然头头是道的。

我虽然不耐烦听他说这些,可既然他说的这么兴致勃勃。倒也不好忤逆他的意思,只好随口附和:“哦,原来是这样啊。”又或者,“真的……甚好……”之类地废话。权当是被人免费带着参观胜景罢了。

不料我一派冷淡的敷衍,姬发却好像受到鼓舞。网友上传越发的神采飞扬,看着我地眸子都亮了三分。见到什么假山石,奇花之类的,都要停下脚步来认真介绍一番,仿佛引我为毕生知己一样,弄地我心底暗暗叫苦,心想这么转悠下去,得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哪吒,又什么时候离开这皇宫啊。

而就在姬发带着我前行的这一段时间。不时地从两边的亭台阁楼里探出几个美人的脸来,都是躲在窗户后面或者柱子之后,隐隐地偷偷地向着这边打量观望。脸上都带着好奇的神色。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已经毫无力气再同他演戏,他再跟我讲什么名胜古迹地来历。我也只无精打采地点点头。最初伪装的礼节荡然无存。

姬发看出我兴趣缺缺,便适当地住了口。我感觉耳畔一阵宁静,看他丝毫不变的面色,却又有点心头愧疚。

幸亏有宫人在前面及时地说:“淑妃娘娘来见驾了。”

说话不迭,只见一个宫装丽人冉冉而来,走到姬发同我面前一步之遥,盈盈下拜说道:“淑妃参见大王,紫皇大人。”

姬发伸手说道:“淑妃请起。”

将她轻轻地扶了起来,动作之中,柔情万种。

我看在眼底,心想姬发帝王之身,后宫佳丽三千,不知可对任何人都是如此柔情脉脉么?

淑妃起身,站在一边,说道:“哪吒公子在臣妾的宫内,方才还吵着要见紫皇大人呢。”说着,冲着我微微地露出笑容。

我只好点了点头。姬发携着淑妃的手,看向我,又慢慢地放开,这才笑着说:“既然如此,清流随孤一起入内吧。”

“是。”我答应一声。

淑妃又说:“宫内的几位妹妹听说了紫皇要来,都聚集在这里,想要一睹紫皇风采,实现没有同紫皇说明,万望紫皇不要见怪才是呢。”说着,脸上露出歉疚表情。

我一怔,随即说道:“淑妃娘娘说哪里话,这是请流的荣幸。”

姬发却对淑妃笑着:“你啊……”虽然是责怪,但双眸看着淑妃,神色之中带着无限宠溺。

“臣妾下次不敢了。”淑妃娇俏一笑,眉眼流转里,带着娇羞跟满足。

我如此近距离目睹这番恩爱,稍微愣神,之后实在有点受不了,只好收回目光,讪讪地看着地面。

就在这顷刻间,心头却忽地想起一个人来。莫名地在我心上转了一圈,他双眸流光婉转,笑着说:“清流。”

怎地忽然会想到那无赖,我反应过来,吓一跳。

正在此时,姬发回身:“清流,随孤来。”

我答应一声,摇头将那人影像挥走,迈步随着他两人入了宫。

入了淑妃的宫殿,只见坐上四五个美人顿时站起身来,齐齐向着这边迎了过来,俯身拜倒,香风飘飘,张口唤“大王”,莺声呖呖,实在是好听好看。

姬发唤免礼功夫,哪吒扑过来拉着我手:“清流,你总算来了。”嘴角还沾着一点白糖沫。

可见这小鬼在这里混的很是不错,我伸出手,将他嘴角地白糖抹去,才说:“怎可如此无礼,也不见过大王。”

姬发笑道:“何必多礼,他还是个孩子。”

姬发的姬妾又来见过我,我十分不适应这种场合,只好伸手说道:“各位请免礼。”姬发也说:“紫皇是很好相处之人,大家不要如此局促,他反而会不安。”

她们才一个个起身,站在一处,偷眼看我,一个个美貌端庄,温婉大方,难得的却是没有任何妖媚之态。

我看着,心底连连赞叹,连后宫都能如此仪态端然,可见姬发此人不愧是天命王者。

姬发地姬妾们十分殷勤,频频过来敬酒,我挨不过她们的好意,每次便都浅尝辄止,意思一番,不料眼见这群人融融恰恰,恩爱之情溢于言表,又牵动心事,不时地竟想起某个可恨地人,又恨自己怎么竟想到他,这样一来,不知不觉喝地多了,几巡下来,终于感觉有点头昏昏支撑不住。

忽然想到早上还未吃过东西,中午便又空腹饮酒,醉倒是意料中事情。

隐约见眼前人物面容逐渐模糊,耳畔声音也慢慢地听不清楚,却强撑着一份清醒,拉了身边哪吒,低声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

果然哪吒说:“武王,清流哥哥有点不舒服,要回去了。”

姬发吃惊:“清流是怎么了,要否传太医前来?”

“不必。”我摆手,“只是清流要告罪离席了。”

“臣妾大胆,”淑妃说道:“不如紫皇就暂时休息在这淑仪宫内,等身体大好了再走也不迟。”

姬发看着我:“清流可同意?”

我心下模糊,几乎想睡,强撑着说:“真的不必了,清流回相府就好。”

说着便站起身来。

姬发地声音似乎有些失望:“清流你可能支撑,不如孤派人送你。”

“不必劳烦大王。”我伸手架在哪吒肩头,哪吒抬头看我,担忧地说:“清流,不如先休息在淑妃姐姐这里好了。”

我身子一晃,喝道:“哪吒。”

不是我不愿意在这里安歇,只是,不知怎地……心底对姬发终究是怀着一份警惕。

迈步强向着宫外走去,刚出了殿门,只觉得眼前一阵光芒闪烁,心头烦闷之意升腾,而此刻身后似有一股清凉感觉*近,我迈不动脚,顿时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