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201章谁与争锋

阵黑气铺天盖地而来,将西岐你所有的清净之气压制我见状不好,拉了哪吒的手,同他施法术急速出了西岐城。

在空中所见,果然是张桂芳营多了几位奇人,心中不由地暗自惊讶。

姜师叔同那白脸道者讲完之后,只见他们四人座下的异兽同时耀武扬威向前,顿时之间冲击的西岐这边将士们站不住脚,我见状,心中不由地冷笑,按落云头,纵身跃下。

落地之时,大袖一挥,紫气凛然四散,那迎面而来的滚滚尘沙忽然停住,而那四兽带来的腥臊之气也随之消退,隐约听得西岐方面将士发出惊叹之声,而对方阵营,犴,狻猊,花斑豹,狰狞四兽顿时前蹄屈倒,齐齐跪倒在地。

形势顿时逆转。

我一挥手,站在两方阵营之间,哪吒挺枪闪身上前,说道:“清流,这几个都是什么来头?”

此刻姜子牙师叔踱步过来,笑道:“清流,幸亏你来的及时。”

我微微一笑:“是清流迟来,让众将士受惊了。”

姜子牙冲着我点了点头,这才说:“这几位乃是西海九龙岛的练气士,是王魔,杨森,高友乾,李兴霸四位道友。”

我这才转身去看,那白脸的方才说话的,想必就是王魔,其他的,骑的杨森黑脸,花斑豹的高友乾蓝脸,而最后那红脸骑狰狞的,则一定是李兴霸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四人已经面面相觑,见座下猛兽都匍匐在地,没有先前那么嚣张,顿时都齐齐地从坐骑上跳下来。向前走了几步,王魔问道:“来者何人,居然敢降服我等座下奇兽!”

我微微一笑:“王魔道友稍安勿躁,吾乃紫皇清流,见过各位。”

说罢。冲着四人团团行了一个礼。

王魔四人顿时色变,王魔转身,同那三人一阵商量,这才重又回头说:“没想到紫皇居然在此,我等九龙岛四人见过紫皇。”

四个人一起躬身行礼,我一摆手。示意请起。

王魔这才转头看向姜子牙,问道:“姜子牙,方才吾提出的三项条件。你可接受?”

姜子牙笑道:“道友请了,请恕姜子牙不能接受道友所提条件。”

“姜子牙,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王魔顿时变脸,喝道。

“这又如何?”姜子牙笑,随即侃侃而谈说道,“王魔道友。第一,我武王本是商纣臣子不错,只是纣王无道,天下皆知。更何况紫皇也在西岐,天下大势,岂非已经定下,谁是真主,旁人一眼明了。为何还要向无道殷商俯首称臣?第二,我西岐的粮仓,不必向残暴之师敞开;第三。黄飞虎本是殷商重臣,忠心耿耿,不料纣王杀他妻妹,手段残暴天下皆知,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武成王投奔西,乃是明智之举,我西岐武王开明聪慧,封他为开国武成王,又怎会将如此耿耿重臣交给殷商,这样一来,寒了天下有识之士的心不说,更对不起武成王一片归顺之心。道友可不是在做梦么。”

说罢呵呵而笑。

身后的西岐群臣也相视而笑。散宜生夹杂其中,连连点头,而黄飞虎站在旁边,脸上亦露出士为知己者死地感动表情。

“姜子牙如此说,可是不同意我四人的议和提议了?”杨森说道。

“若是合理,姜子牙自然是从善如流。”姜子牙回答。

“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高友乾厉声喝道。

“不错,从此之后,刀兵相见。”李兴霸怒哼一声。

四人齐心,怒气冲天,杀气滚滚。

******

姜子牙低声问:“清流,今日可一战么?”

我还没有回答,哪吒说:“丞相怕他们作甚?让我出战吧。”

我伸手按住哪吒肩头:“稍安勿躁。”

哪吒嘟起小嘴:“清流,你不相信我么?”

我笑了笑:“乖,这几个人面相如此凶恶,不一定有什么法宝未出,没有准备之前,我怎能让你轻易冒险。”

哪吒听了这话,笑了笑,不再要求什么。

我将他安抚住,这才转头,说道:“各位道友远道而来,清流擅自提议,我等今日暂且休战,明日继续如何。”

李兴霸怒目相对,似有话说,王魔手臂一伸,将他三人拦住。

“既然紫皇如此提议,我等敢不遵从?”王魔笑吟吟地说。

“多谢王道友成全。”我微微颔首。

姜子牙探头过来,同我商量回阵,就在此时,王魔忽然又说:“紫皇暂请留步。”

我闻言停住脚步,不知他还有何话说。

却见杨森歪头过来,同王魔窃窃私语一会,王魔这才抬头看我,忽然面露微笑,笑道:“请问紫皇,可是昔日在碧游宫做客过么?”

“碧游宫”三个字听入耳中,我顿时沉下面色。

“王魔道友,何出此言?”我抬眼,冷冷地盯向四人。

“不敢不敢。”王魔笑道,“只是闻紫皇的名字,让我等想起一些陈年往事……”

“既然知道是陈年往事,又何必挂住不放。”我拂袖转身。

“我等并无他意,”杨森开口,“只是……吾太师尊对于紫皇可是牵挂有加啊。”

“紫皇清流何德何能,不劳他人牵挂,四位请勿多说,若是想要同清流套交情的话,大可不必,因为碧游宫那位,并非我地朋友,若是见面,也是仇敌!请四位免开尊口了。”我心中愤怒顿起,顿时停了步子,回头怒道。

“那也无妨。”杨森笑着,毫不恼怒地说,“关键是吾太师尊对紫皇的态度如何,这才是紧要。”

我心头气急。

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得哪吒在旁边说:“我呸你们几个!清流明明说跟那什么碧游宫没什么关系,见面也是仇敌,你们只管纠缠不清是怎样?莫非是想讨打吗?”

高友乾一扬手:“紫皇既然说了今日休战,我们便不能擅自动手,小鬼,明日老子就教训一下你。你不必着急。”

“你这蓝脸怪!只管口出大话。”哪吒一挺火尖枪。

我一把抓住他肩头:“哪吒,稍安勿躁。”

哪吒这才住了身形。

我不再理会那四人,偕同姜子牙一起慢慢地返回了西岐阵营。

而就在回身之时,忽然察觉有一股熟悉气息,在朝歌那边营中散发而出,我蓦地回首相看,却见到王魔四人站在原地,兀自对着我,不时地窃窃私语。心中不由地很是愤恨,不愿再去斟酌,转身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