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第169章厅内隐情

事厅内,姜子牙师叔坐在正中位上,两旁将官林立,个,面容熟悉,虎头虎脑,双眉漆黑,眼睛锐利,动作时颇有威仪,竟是旧时相识——黄飞虎。

我淡淡地扫过他一眼,黄飞虎脸上惊诧表情一扫而过,然后却又目光一变,扫向我的身后。

不必回头我也知道,身后之人是杨戬。

他仿佛真的要实践自己的诺言,我到哪里,他便在哪里,形影不离似的。

我垂下眼眸,不再去看黄飞虎的眼色,而此刻,见我来到,姜师叔便忙着从桌子后站起来,向着这边走过来。

而本来正在议论纷纷的两旁将官也停了声音,满大厅无数亮晶晶的眼神,好奇,惊诧,莫名敬畏,望着我和杨戬。

“清流,没想到你竟然能来这里。”姜师叔走过来,挽住我的手,笑着说。

“嗯,陪哪吒天祥他们来看看。”我回答。瞬间看到黄飞虎脸上诧异表情一闪而过。

“师叔,”随着姜子牙向前走了两步,我站住脚,“方才大家正在议论什么?为何都不说了?”

姜子牙说道:“朝歌派了晁田晁雷前来探我西岐虚实,方才南宫将军外出交战,生擒了晁雷回来,现下众人正商议将此人如何处置。”

“哦……”我答应一声,“那么,可有了结果?”

姜子牙同我并肩走到案几边上,沉吟说道:“南宫将军主张斩了立威。可是武成王却有不同意见。”

我转过头,却看黄飞虎。

黄飞虎越众而出,拱手说道:“黄某以为,晁田晁雷不过是听令行事,罪不至死,若是丞相能给黄某一个机会,我能保证将两人规劝到自动归降西岐。”

姜子牙不说话,却看着我,我想了想。笑问:“武成王当真如此笃定?”

黄飞虎扫我一眼,飞快垂下双眸,却回答的斩钉截铁:“不错。”

“若能化干戈为玉帛,免除双方刀兵相见之灾,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望着他,慢慢说。

黄飞虎抬眼,若有所思看向我。

姜子牙问道:“清流你可是同意武成王此举?”

我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试试看,又怎么知道成败为何?更何况武成王如此笃定,若不给他一个机会,恐怕他心中不服吧。”

我扭头去看黄飞虎,他却已经低了头下去。

姜子牙笑道:“既然如此,劝降晁雷之事,就交给武成王去做。”

黄飞虎双臂一振,拱手说道:“黄飞虎遵命!”

他说罢之后。转身便大步流星出了大厅,姜子牙目光一转,看向我身后。笑道:“原来杨戬也来了,容我给众位将官介绍一番。”

杨戬闻言上前,行了一个礼,按姜子牙所言,一一见过各为将军。我冷眼旁观,看他一本正经,毫无嬉笑之态。一举一动,规规矩矩,丝毫不逾越,答话之间,也是进退得当,博得众人一片称赞敬仰,这般看来——此人倒也模样端正,仙风道骨。

但想到他这正经面具之下地恶质表现,莫名想到有个词叫做“沐猴衣冠”,再也忍不住,趁着人不注意,不由地闪身躲在一边,心头暗自发笑。

正在无趣,想着自己出去再转转,哪吒跟天祥不知下来了未曾。

而黄飞虎……轻轻一笑:这个人,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望了一眼在人群中接受众将官敬仰的杨戬道友,不料举目找了一会,却没有看到那人身影,只见众人围在一起,兀自交口称赞,什么卓尔不群,什么飘然出尘,什么年少天纵,什么名门仙

呀呀,真是叫人听的脸红耳热。

又想起那个“沐猴衣冠”,我正躲在柱子之后捂着肚子笑得肠子都疼,忽然听得一个声音自身后来:“是何事让清流你笑得如此开心?”

我吓了一跳,身子向前一晃,杨戬的手却搭上我的肩头:“难道是看到夫君被众人交口称赞,所以心中窃喜?”

低低地俯身在我肩头,仿佛笑着那么说。

这话说的太可恶了。

我吃了一惊,想要板起脸来,已经来不及,只好咳嗽一声,转过头,先后退一步,才说:“非也非也,清流是看杨道兄被众人参观的不亦乐呼,想必扬名立万之日指日可待,真是羡煞旁人,若是玉鼎真人有知,该当如何的老怀欣慰啊。”

“我师傅自来是对我‘老怀欣慰’的,你就不用担心了,不过,假如他知道清流你如此地在意他,肯定会更加的‘老怀欣慰’,而夸奖你孝心可嘉啊……”他望着我,笑得不怀好意。

我不知他绕着什么弯弯肠子,却也知道这话不是好话,冷哼一声说:“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出去看看哪吒天祥他们。”

再退一步,转身想走。

杨戬却一步上前,攥住我的手腕:“等一下。”

我回头看他。

他上前一步,我大惊之下,身子后*,顿时贴上柱子,再也无法后退,他趁机一笑,*身子上来,低头望着我,说:“什么天祥天祥,以后不许叫的如此亲热。”

“关你何事!”我还嘴说道,一边眼睛四看,心底无比害怕有人会看到这边来。

“怎么不关我的事。”杨戬淡淡然说,伸出一只手,强行捏住我的下巴不让我东张西望,“你很怕别人看到么?”

“你!”我大怒,他却实在说中我心中所想,于是只好压低了声音,说,“你快放手,这里不是好玩的地方。”

“只要我愿意,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他低低地回答,带着一点笑意,一手攥着我的手按在柱子上,那捏住我下巴地手轻轻地在肌肤上摩挲,一根手指伸出,顿时紧紧地贴在我的嘴唇上。

我吃了一惊,却更加羞恼,又不能大声同他讲话,为了顾全大局,只好委曲求全,说:“你不要胡闹,方才在众人面前那般正经,人人称赞敬仰,若是被人看到你……你……这般对我……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好处?”他笑一声,“清流你可知道我心底最想要的‘好处’是什么吗?”

我心中一跳,然后便控制不住,心大跳起来。

“杨戬……”我低低一声,已经带有哀求之意,“别在这里……被人看到的话……”

“你就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他玩味地看着我,“不过这样反倒更让我……”

“放手!”

我紧张地转动眼珠,竖起耳朵细听,仿佛有人向着这边走过来,心底大惊,差点叫出声音来。

“以后不许叫他天祥。”他低低地说,命令一般。

我听到脚步声逐渐*近,心跳都停止了,脱口而出:“好!”

杨戬得意一笑,手却一紧,将我的下巴扳起,头低下,双唇在我的唇上轻轻印过。

我一手抓在柱子上,一手被他固定,六神无主。觉得那双唇湿润温暖,擦过唇上。

而就在瞬间,有个人影从柱子之后闪了出来,笑道:“原来你们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