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第156章如露亦如电

记得我拜别了天尊,一个人走出了大殿,但我站在玉大殿之外,举头是清晨灿烂阳光的时候我却忽然愣住,我忘了我是怎么同天尊道别的,怎么答应天尊一些话的,只记得有一种古怪的感觉直直地击中了我的心,就好像是昨天晚上我拼命拉着杨戬的手不放,生怕一松手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今生今世再也不复得见一样,只不过不同的是,——如今,这种感觉成了真。

我木然地站了好一会,热热的阳光晒得我的眼睛里流出了汗滴。

我握着拳,忽然很想很想有一场雨。

那样的话,在狂风骤雨之中,我便能放声大哭大笑,任凭泪落都无人看到,多方便。

我望见,在泪眼朦胧之中,那一袭白衣飘然而来,他站在我的面前,拉我的手,在我耳畔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全然听不到感觉不到,等到自己开口,却说一句:“没事的。”

是什么没事?

我不清楚。

只不过,此时此刻,唯有说出这两个字,才最叫人安心。

没事的,他没事,我没事,天下没事,大家都不会有事。

这便也是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了吧。

我看着云中子,云中子望着我,眼神之中终于多了一点什么,我却无心辨别。

我迎着阳光抬起头,眼泪就滑入鬓角,我又摇了摇头,跺了跺脚。终于清醒过来。

“清流,你没事么?”云中子问,声音发抖。

我笑了笑:“你这话问的奇怪,云中,我自然是很好地,天尊答应了要救杨戬。”

“可是,你哭了。”

他说。

“哭?”我惊了惊,伸手去抹眼睛,然后笑。“哦,这是汗,你不要看错。”

他静静看着我,白色的长长的眼睫毛一眨:“我只问你一句话。”

“嗯,什么,说吧。”

云中子皱着眉:“清流,对你来讲,杨戬竟是如此重要?”

“这话越发怪了。”我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淡淡地念叨:“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一切有为法,当作如是观……”

迈步向前走,嘴里翻来覆去颠颠倒倒念着。

而云中子追上来:“清流,你为什么说这些?”

我站住了脚步,望着他:“云中。你不是说,你不会再见我吗?现在你可想通?”

云中子脸上露出苦涩表情,他慢慢地一笑。

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云中。你跟我,都应当戒,戒掉心头不该有的一切,就清净了,云中。试想以前,你我是何等逍遥自在,终南山上。无波无澜,百年如一日,你可还记得?曾几何时,竟变得如此?七情迷眼,六欲伤人……”

云中子不语,眼睛定定看着我。

我还说:“你斩了欲念,我灭了杀机,从此之后,海阔天空,无拘无束,多么自由……”笑了笑,拱手说,“云中子道友请了,我要去打坐了呢……”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sishisidaoyou_2/3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