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四十九章杀机

巡海夜叉气咻咻,嗒地跳上河岸。

在我怀里的哪吒笑得死去活来:“你看看他那副傻样,喂,你放我下来,让我教训他!”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只得苦笑,紧紧抱着他不放,一边说:“这位,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大吉大利,您又何必生气?须知忍一时海阔天空。”

姿态做低,真是难受的隐忍,若是我自己得罪了这夜叉,早就翻脸,不过怀中有哪吒,多少顾忌他的安危,因此只好温言相劝。

“你又是什么人?”巡海夜叉望着我,大喇喇说,“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我心中略微着恼,已经有点不耐烦。

哪吒眼睛甚利,发觉我的松动,顿时手脚一挣,已经从我怀中跳到地下。

“臭怪物,给你脸不要脸!”他站在地上,嫩嫩小脚踩在沙子里,一手卡腰间,一手将手臂上的金黄色圈子拿在手里。

我看得触目惊心:这东西应该是乾元山太乙真人的镇洞之宝乾坤圈,若是打在人的身上,可不是好玩的。

“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居然也敢辱骂神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巡海夜叉气冲牛斗,持斧冲上来。

哪吒小小身子跳起,跃跃欲试,一点不怕,仿佛要迎战。

我苦笑一声,伸手拍在他的肩头。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振袖,浑身真气散出,将巡海夜叉弹开去。

“你!”他跌落水中,面露惊骇之色,“这是……紫麟真气,你是什么人?”

我垂下双眉,淡淡说:“既然认得这是紫麟真气,为何不能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呢?”

“纵然你是……”夜叉怔了怔,随即露出獠牙,“这小子在这里摇动水晶宫之罪,也是决计不能善罢甘休的。”

“他有何罪愆,我一力承担。”我冷冷地说。

“你真是紫皇大人吗?”夜叉望着我,双眼闪闪发光。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哪吒望着我,不耐烦地嚷起来:“你只管跟这丑怪说什么?让我一圈子打死他也就罢了。”

我望着他天真的脸,说这话时候,这小子倒是一本正经的。

转世了之后,他的脾气长了很多,杀性也如此的大,跟以前那个温和的,隐忍的灵珠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于是只好低声劝他:“他是正经的神官,不能说杀就杀了的。”

哪吒气鼓鼓地看着我,似乎还是不理解。

就在这时候,身后有人唤了我一声,我扭头回看。

身旁脚步声轻轻一动。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看到眼前熟悉人影正慢慢走过来,而耳畔听有一个小小声音叹了一句。

我再转身回来之时,惊得眼睛瞪大。

哪吒一步上前,乾坤圈祭起在空中,化作万道金光,冲着那巡海夜叉打落下去。

夜叉举起斧头抵挡,可怎能抵得住乾元山的镇洞之宝,刹那间斧头被打飞,乾坤圈落在夜叉头顶,顿时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打的头破血流,脑浆迸出。

夜叉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说,已经倒地身亡。

“你!”我心头震惊,瞪着哪吒,略有点怒,居然一时说不出话。

哪吒哼地一笑,扭头看着我,居然带着一丝得意:“怎么啦?你看,多么容易,你还费那么多口舌跟他讲来讲去。”

他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得意洋洋站在那里。

我望着这张孩童的脸,压了压心头火气皱起眉头:“他罪不至死,你怎么可以妄自动手?况且他是正经的值日神官,你这般无端端打死了他,日后必定有祸事生出。”

我指望他会觉得怕。

可这明显是妄想。

哪吒瞅着我,眼睛里露出一丝不屑一顾:“我怕什么?打死了就是打死了,你再多说千言替他惋惜,也是一样的死了,不然你使法子把它弄活啊?”

说到最后,他自己捂住嘴巴吃吃地笑了起来。

我望着他粲然的笑脸,这孩子的面庞,如斯纯真无辜,吹弹得破的脸,因为日头晒着,略见一丝薄薄红晕,花朵般娇嫩,好看非常。

但是他下手如此急促狠辣,又着实叫我心头有点抑郁。

而且看他模样,居然真的……记不得我。

如此这般,我忍不住轻轻一叹,身后有人便说:“清流……”

这声音太过亲昵跟一丝莫名的熟络,我悚然回身。

却看到余先生正站在身后,风过来,吹动他的衣襟飘飘,很有几分超凡气质。

见我望着他,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尴尬,干咳了一声,才又叫:“公子。”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像是一个谜,弄得我很不舒服。

哪吒见到余先生,圆溜溜的眼睛转动,问我:“他是谁?”

我望着他,不回答,转过身冲着余先生挥手,示意他离开。

他却破天荒的固执不动,反而说:“公子,此地不宜久留。”

我心头一动,眼睛定定看在他面上,想要看出什么不妥。

他镇静地望着我,天衣无缝神色坦然,又说:“我希望公子,尽快离开。”

我皱了皱眉,想要问为什么。

他忽然面色一变,略见担忧地说:“好像……来不及了……”

我闻言一惊,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

九湾河水忽然泛起更大浪花,郁郁地,似乎海底有无数生物在涌动,随时都会破水而出。

哪吒却是一点都不在意。他眼睛眨眨,看着我,胖乎乎的小手拉住我的衣襟,只管一叠声地问:“喂喂,他是谁啊?他是你的谁啊?”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