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死道友
字体:16+-

四十章夜来

“我很好,没事。”

阿姜上前,将落在地上的被子捡起,放在**,见我这么说,也不再反驳,一双好看眼睛默默地瞅着我。

我对上她的眼光,那张脸,烛光里似曾相识,刹那搅乱心曲。急急忙忙转了头。

“你……回去睡觉吧。”我艰涩开口。

“公子,你是做了噩梦了吗?”她温柔地问。

我点点头,觉得解释的力气都没有,默默地叹一口气,正要回身睡倒,忽然之间觉察一股异样气流,正在接近,不由心神一凛。

“阿姜,你出去。”我皱着眉,吩咐。

她一怔,到底不再是人类,刹那间也发觉了什么,将烛火放在桌面,转身便出了门。

就在阿姜前脚出门的瞬间,室内光华闪烁,一道纤长人影赫然出现眼前。

衬着烛光,那人双眼越发流光溢彩,嘴角含笑望着我,笑道:“清流,你学乖了不少,总算没对那女人……”

“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我一伸手,一道真气劈向他肩头。

他右臂微动,已经隔开。

我冷冷一哼,正要再动手,他说:“你伤势没大好,擅自动怒过招,不会想要云中子再替你操一次心吧?那些药,可采的很不容易。”

这话一出,我顿时僵了身子。

想起云中子手臂上那些细碎伤口。

他趁机向前。

我警醒,伸出手指点住他:“杨戬,别过来,就站那好了。”

“你就这么怕我?”他笑一声,索性坐在桌旁。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也不嫌凉。

“不是怕。”我懒得跟他多说。

他不以为忤,又问:“清流,你知道我今晚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抱着被子,向后*了*,望着床帐说。

“你去向元始天尊告状了吗?”他忽然问。

我心一跳,感情他已经收到消息了,窃喜。表面的笑容却只是一闪而过,说:“你做了什么好事自己心中知道,玉鼎治不了你,天尊可治得了你。”

说这话,未免有点得意洋洋。

“少说这些有的没的,”他笑盈盈,“我只问你是不是你告的状?”

我沉默。

“我师傅向来不管我,怎么忽然急忙忙召我回去,若不是天尊压他,他是不会对我那么疾言厉色的。”他慢悠悠说,“清流啊,我这是要回去呢,特意来给你道个别,顺便确认一下是谁在背后捣鬼。”

我听到他说“要回去”,想到日后他不会跟着我身边烦我了,心底更喜。又听他末一句,隐约带着威胁,不由得多存了一个心眼。

惹怒了这无赖,可是没什么好事。

想了想,还是说:“是云中子。”

“哦?竟是他?”他细长手指玩着手心的杯子,眼睛向着我这边瞥过来。

我咳嗽一声:“我说了,不是我,是云中子对天尊说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sishisidaoyou_2/2934.html